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真實轉變的確切表相

〔探討復興的第七講 / SERMON NUMBER 7 ON REVIVAL〕
A TRUE SIGN OF REAL CONVERSIO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九月十四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14, 2014

"耶穌基督的啟示, 就是神賜給祂, 叫祂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眾僕人。他就差遣使者曉諭祂的僕人約翰。約翰便將神的道和耶穌基督的見證, 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證明出來。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啟示錄 1:1-3)。


彼得•馬斯特博士(Dr. Peter Masters)從1970年起一直擔當倫敦司布真浸信會幕的牧師。44年以來,他一直在宣講福音,而且他的教會一直在世上為基督作極強的見證。馬斯特寫了一本書,名叫《真實轉變的七個確切表相》(Seven Certain Signs of True Conversion, Sword and Trowel, 2009年版)。我本打算列舉那發生在一位真正獲得轉變的人身上的全部七點表相。但我決定在此僅列舉其中的第一點。

基督教歷史上的第一次復興期間 ── 既五旬節那天,真正的轉變發生在3,000人身上。

19世紀早期的新英格蘭著名牧師 約珥•霍伊斯(Joel Hawes)博士 為復興作出了一條很好的定義,他如此說,

復興的理論非常簡單。那不過是在一個罪人獲得轉變時,聖靈對此罪人所施的影響 得到延伸、並擴展到許多罪人身上而已…(Joel Hawes, D.D., 引用在William B. Sprague博士 所著的Lectures on Revivals of Religion,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2007年版,第290頁)。

我完全同意這個見解。在神遣送的復興之中,發生在罪人一人身上的轉變會發生在一群罪人身上。因此,馬斯特斯博士(Dr. Masters)用五旬節復興來描述轉變的表象是很正確的。以下是 馬斯特斯博士 列舉的在真正轉變時發生的第一件事,那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認罪感以及靠基督的寶血獲得赦免。使徒彼得在五旬節中說:

"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祂為主、為基督了"(使徒行傳2:36)。

"眾人聽見這話,覺得扎心,就對彼得和其餘的使徒說:弟兄們,我們當怎樣行?"(使徒行傳2:37)。

在這段信息中,第一個恩典的表象就是認罪感。他們 "覺得扎心" ── 或如希臘經文所寫的 "刺穿了心靈"。轉變的發生,是從 聖靈使人的內心產生強烈的感受 開始,使得轉變的人對自己的罪產生極度的憂慮,並且極力尋求赦免的途徑。並非每個人都會感到班楊、懷特腓德、以及司布真所有過的那種感受,但無論如何,你必須要有某種認罪感 與悲哀感。否則,真正的轉變便不會發生。

最近有人問我是否經歷過 懷特腓德 所經歷的認罪感。我對此思考了一段時間。然後我意識到,我的經歷在很多方面跟他的很相似。我有好幾個月處在這樣的傷痛與苦楚之下。最後,我願意做任何事情來擺脫我在聖潔之神眼前的罪惡。然後,我聽到查爾斯•衛司理(Charles Wesley, 1707-1788)的聖詩,"奇異的愛!何能如此,我主,我神,竟為我死。" 神向我顯示了基督的大愛:基督替我而死,赦免了我的罪,並且以祂的寶血洗淨了我罪惡!我在一瞬間信靠了基督!我回家唱着 "奇異的愛!何能如此,我主,我神,竟為我死!"。

但僅有認罪感並非轉變的表象。喔,不是!在有了認罪感之後,對基督赦罪的寶血產生了信念,才是轉變的表象!認罪感被基督吞噬了!認罪感被祂的寶血淹沒了!就是在真正的轉變中所發生的事!當這發生在你身上時,這將會改變你的一生!基督將不再看似一位法官。喔,不會!你將會跟 摩拉維亞 傳教士 辛辰朵夫爵士(Count Zinzendorf)一同高呼,

基督徒是神的子民,由祂的靈而生,服從於祂,經神的聖火磨煉;祂的寶血是他們的榮耀!

祂的寶血是他們的榮耀!祂的寶血是他們的榮耀!祂的寶血是他們的榮耀!

十字架,十字架,
   永是我的榮耀
當我越河至天家,
   心滿安寧快樂。
("Near the Cross," 詞: Fanny J. Crosby, 1820-1915)。

大家一同來唱!

十字架,十字架,
   永是我的榮耀
當我越河至天家,
   心滿安寧快樂。

辛辰朵夫爵士說,

基督的寶血不僅僅是罪惡的唯一解藥,也是基督徒成長的主要營養。

求主使我依十架,
   思念昔日情景;
常在十架蔭庇下,
   緊緊跟主前行。

大家一同來唱!

十字架,十字架,
   永是我的榮耀,
當我越河至天家,
   心滿安寧快樂。

那是真正轉變的印記 ── 認罪感與靠十字架上基督寶血的救贖!聖詩第六首!大聲唱!

何能使我脫罪擔?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使我得平安?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惡清潔;
 使我白超乎雪,全賴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救贖我罪人?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使我與神近?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惡清潔;
 使我白超乎雪,全賴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救我免地獄?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引我上天堂?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惡清潔;
 使我白超乎雪,全賴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使我得稱義?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何能使我得成聖?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主在十架流血,洗我罪惡清潔;
 使我白超乎雪,全賴主耶穌之寶血。
("Nothing But the Blood" 詞: Robert Lowry, 1826-1899)。

那就是真正轉變的第一個表象 ── 認罪感與得到基督寶血的清洗!讓那誇口的人,誇耀基督的寶血!讓那歸榮耀的人,將榮耀歸於十字架!讓那見證的人,為基督作見證,

"…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着耶穌的血,藉着人的信"  (羅馬書 3:24-25)。

"現在我們既靠着祂的血稱義, 就更要藉着祂免去神的忿怒"  (羅馬書 5:9)。

靠十架上之寶血我已得救!
從罪中得贖,我新生命開始,
高聲讚美天父,讚美聖子,
我得那釘十架者寶血的拯救!
得救!得救!我罪皆得赦免,
我心得釋放!
得救!得救!我得那釘十架者寶血的拯救!
 ("Saved by the Blood" 詞: S. J. Henderson, 1902)。

只有基督耶穌,
能除罪惡後果;
只有贖罪羔羊之血,
重立和好之約。
("Not What These Hands Have Done" 詞: Horatius Bonar, 1808-1889)。

那就是真正轉變的第一個表象 ── 認罪感與靠基督寶血獲得的安寧!年邁的 穆迪經常說,

因墮落而敗壞,
因寶血得救贖!

救贖,救贖,
   羔羊的血將罪洗去;
救贖,救贖,
   永遠稱為天父兒女!
("救贖" 詞 Fanny J. Crosby, 1820-1915)。

大家一同來唱!

救贖,救贖,
   羔羊之血將罪洗去;
救贖,救贖,
   永遠稱為天父兒女!

很抱歉!馬斯特博士列舉了七個真正轉變的表相!但是我卻無法講完第一點!大家一同來唱!

救贖,救贖,
   羔羊之血將罪洗去;
救贖,救贖,
   永遠稱為天父兒女!

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說:

你會發現,在每次復興期間,毫無例外地總會有對基督寶血的強調… 我清楚地知道,當我指出這一點時,我所說的是極不尋常、而且是如今極不受人歡迎的話。有些基督教宣道士總會 自以為是地去譏誚這種寶血的理論。他們對此嗤之以鼻…他們當然有這樣 [做]。那正是教會落入現今狀況中的緣由。但在復興降臨的期間,〔教會〕會以十字架為榮耀,〔他們〕會藉寶血來吹噓… 正如《希伯來書》的作者所說的,僅有一條路,我們能藉以坦然進入至聖所,也就是靠耶穌的寶血(參: 來10:19)。這才是聖靈所榮耀的事情…基督教福音的核心就是,"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着耶穌的血,藉着人的信"(羅3:25)…當世間男女在否認寶血的功效時,我便看不到有任何復興的希望(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87, 第48, 49頁)。

很久以前,一位 摩拉維亞 傳教士講述了一位印第安酋長在轉變之後告訴他的話。年長的印地安酋長如此說,

     一位傳教士有次來找我們,希望〔教〕我們,並開始向我們證明有位神的存在。我們告訴他, "你以為我們對此是無知的嗎?你走吧!" 另一位牧師又來告訴我們, "你們不應偷竊、不應酗酒、不應說謊。" 我們回答說, "你以為我們不明白這些嗎?你去告訴你本族的人吧。白人酗酒更利害, 偷東西更多, 說謊更甚。" 結果我們也打發他走了。後來, 有位 摩拉维亚 傳教士到我的棚屋內來找我,他在我身邊坐下對我說, "我代表天地之主來找你。祂讓我告訴你,祂要拯救你,把你從可憐的狀況中解救出來。為了拯救你,祂變成了一個人, 灑下了祂的寶血來清洗你的罪。" 然後,那位傳教士便在我棚屋裡躺下睡着了,因為在長途跋涉之後他非常疲勞。我內心這樣想, "這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呢?他躺在那裡,如此寧靜地安睡着。我完全可以把他殺了,把屍首扔到叢林內。有誰會知道?有誰會來找他?但他所擔憂的卻是我的靈魂。" 我內心無法擺脫他的話。當我睡着後,我夢見了基督為我灑下的寶血。我想, "這信息很新穎;對我來講非常希奇。" 我把那位傳教士的話告訴了其他印第安人。結果,靠神的恩典,復興在我們中間爆發了。我對你們傳教的人說, "弟兄們,向異教徒們傳道吧;如果你真想賜福給他們,去向他們傳揚基督、傳揚祂的寶血、以及祂如何為他們的罪而死的福音"(改編自John Greenfield, When the Spirit Came: The Moravian Revival, Strategic Press, n.d., 第36, 37頁)。

在人生的暮年中,九十多歲的使徒約翰開始書寫《啟示錄》這本書。他一開頭便提到了基督;他說,

"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洗去罪惡"(啟示錄 1:5)。

使徒約翰作基督徒已有七十多年了 ── 然而,他仍舊時時回想基督的愛、以及祂寶血的重要性。基督在十字架上灑下了自己的寶血來拯救我們。當約翰開始寫啟示錄的時候,他首先提到的便是基督的寶血。

那位年長的酋長夢見了耶穌的血。暮年中的使徒約翰七十多年來一直在思考耶穌的寶血。啊,但願你們也能為罪自責,然後來信靠耶穌,靠祂 "自己的血" 洗淨你們的罪惡。當你信靠耶穌的那一瞬間,你便會得救,並會得到耶穌在十字架上灑下的寶血的清洗,從而洗去你的一切罪愆!那便是真實轉變的確切表象!在那之後,你便能以宏亮的聲音如此高歌,

得救!得救!我罪皆得赦免,我心得釋放!
得救!得救!我被那釘十架者灑下的寶血所拯救!

陳醫生,請帶領會眾禱告。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帶領會眾禱告﹕使徒行傳 2:37-38。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Saved by the Blood"(詞﹕S. J. Henderson, 1902) /
"Not What These Hands Have Done"(詞: Horatius Bonar, 1808-18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