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那日他們就要禁食了

〔探討復興的第四講 / SERMON NUMBER 4 ON REVIVAL〕
THEN SHALL THEY FAST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八月十日晚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August 10, 2014

"但日子將到,新郎要離開他們,那日
他們就要禁食了"
(路加福音5:35)。


耶穌召馬太作門徒。然後,馬太在家裡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宴會。"有好些稅吏和罪人來",與耶穌一同坐席(參 太 9:10)。法力賽人見了,就問耶穌為何與這些惡人座席。耶穌說: "我來本不是召義人, 乃是召罪人"(太 9:13)。耶穌的意思是, 祂並非來召那些自認為是正義的人。祂來是召那些知道自己有罪的人。

施洗約翰的門徒在宴席上問耶穌。他們想知道為什麼他們與法力賽人經常禁食,但祂的門徒卻不禁食。耶穌說:

"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時候,豈能叫陪伴之人禁食呢?但日子將到,新郎要離開他們,那日他們就要禁食了"  (路加福音 5:34-35)。

耶穌的意思是, 祂的門徒不宜禁食── 因為祂仍與他們同在。祂把自己稱為 "新郎",并把祂與門徒的宴席比作猶太人的婚筵。但耶穌說,祂很快就 "要離開他們"(路 5:35)了。祂的意思是,祂將回到天國內 ── 那時門徒就要禁食了。

"但日子將到,新郎要離開他們,那日他們就要禁食了"  (路加福音 5:34-35)。

此刻,我希望你能把注意力集中在基督的話上,

"那日他們就要禁食了"(路加福音 5:34-35)。

約翰•萊斯博士(Dr. John R. Rice)說,

當〔耶穌〕被帶走之後,他們受苦、並渴望得到靈界能力的時候、以及受迫害的時刻便會來臨;那時,他們便要禁食了。[那時,他們便要禁食] 這幾個字顯示出,當耶穌被帶走之後(徒 1:12-14),在五旬節的復興降臨之前的等候期間,眾門徒一定禁過食。保羅同樣過禁食,祈求得到聖靈的力量(徒9:9, 11, 17)。後來,巴拿巴,保羅,以及其他傳教士和教師,在神的面前等候禱告的時候,都禁過食,使徒行傳13:1-3(John R. Rice, D.D., King of the Jews,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80年版,第144頁)。

聖經譴責虛偽的禁食,但從來沒有指責真心的禁食。聖經清楚地告訴我們, 當基督本人在人間就要開始傳道的時候,也曾在曠野中禁過食(太4:1, 2)。所有三本對觀福音(馬太、馬可、路加福音)內都記載了耶穌對我們說的話,"那日他們就要禁食了。" 我們仍生活 "在那日中" ── 因為這是基督在當今的時代中對我們的指示── 我們仍然生活 "在那日中"。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說,"如今, 禁食具有真正的價值…禁食應使我們倒在神的面前,因為我們急需祂的憐憫和祂的幫助"(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第四卷,第53頁;有關馬太福音 9:15的註釋)。

司布真(Spurgeon)說, "禱告禁食具有極大的能力"(見 "The Secret of Failure")。我知道這是真的。在我所見的第一次復興中,人們因祈禱的專注,連吃都忘了。在那之後3年間,教會中有成百上千的人獲得了轉變。在我見到的第三次復興中,牧師受到聖靈的督促,整天在禁食禱告,結果神在那天星期天晚上的禮拜中遣送了復興降臨。從那天晚上起,持續了大概三個月左右,約有500人得到了轉變。我從親身的體驗中知道,司布真說得很正確,"禱告禁食具有極大的能力。" 但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指出, "事實上,這整個話題已經不再被人提起,甚至已被整個基督教界遺忘掉了"(Studies in the Sermon on the Mount, Eerdmans, 1987年,第39頁)。約翰•萊斯博士說,"禁食是如此一項失傳的藝術,以至極少有人使用, 極少有人傳播,所以我們要認真考慮…禁食的意義"(John R. Rice, D.D., Prayer – Asking and Receiving,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70年版,第216頁)。下面便是萊斯博士談到的一些有關禁食的事情。

1. 禁食代表了把神放在首位。有些時候,我們應當避開世間的一切瑣事來專心尋求神。這正是禁食禱告的時候所應做的。

2. 禁食代表了把全身心放在禱告上,來等待神的回答。所以,在禱告時,禁食其實是一個人把神放在首位上,對神的渴望超過了對食物的需求。

3. 禁食代表了禱告的堅持不懈。若把禁食當作自我懲罰,但卻不去禱告的話,那麼禁食就毫無意義了。禁食應伴隨着熱誠不懈的禱告。

4. 禁食顯明了一個人的誠懇,以及他對得到神的回答的信心。禱告很多時候是膚淺和不真誠的。這便是為何許多禱告沒有得到回答的原因。禁食向神表明, 我們真誠地希望得到祂的回答(同上,第218-220頁)。


接着,萊斯博士列舉了幾樣我們可以通過禁食與禱告從神那裡得到的事情(同上, 第220-227頁)。

1. 在困境中所得到的幫助,常常因禁食禱告而獲得。遇到困難時應當禱告。若情形極為不佳時,就應在禱告的同時禁食了。

2. 有時候,我們需要通過禁食禱告來得知什麼地方出了錯,到底是什麼觸怒了神。

3. 禁食與禱告常常能使人戰勝罪孽。在我第一次目睹的復興中,我記得有年輕人為了取悅於神,甚至公開地彼此認罪。復興中有時會發生這樣的事。通過禁食禱告,他們在與罪孽的爭戰中獲得了一場大勝。

4. 禁食與禱告幫助我們為他人代求。如果你在為其他人得救而禱告,要指名道姓地一個接一個祈求;不要作籠統的祈求, "神啊, 請你拯救某人"。要指名道姓地為失喪的人祈求。你是否希望為某人禱告呢?那麼就為那人禁食禱告,直到神回答為止!一首古老的詩歌說得好,


你可有不斷祈求,直到神作回復?
實有一應許,正等你領取;
禱告祭壇前,耶穌等候你,
是否見到祂,可曾不斷求?
曾否祈求直到神答复,
曾否藉主名義祈求?
曾否祈禱、爭鬥〔直到深夜〕,
曾否祈求直到神答复?
 ("Have You Prayed It Through?" 詞: W. C. Poole, 1875-1949;
   詞句由牧師稍加修改)。

當我於1960年代初剛剛得救的時候,我幾乎每天都在讀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的日記。那經歷就如同閱讀使徒行傳一般。日記中描述了被稱作 "第一次大覺醒" 的復興。我那時還很年輕,纔二十二歲。我不知道在過去的一百年來再也沒有發生過那樣的復興了。我想,"衛斯理先生的那個時代發生了那樣的事,神如今一定也能這樣做!" 我的無知使我不去懷疑,神是否會遣送復興臨到我所加入的那間教會中。我禁食禱告,祈求神遣送復興。我在每週三的禱告會中在全體會眾前為復興而祈求。有一次,在一次宴會用餐前,林頌祺牧師請我禱告, 祈求神為飲食賜福。我站起來,花了大約十來分鐘為復興祈求!卻忘了祈求神為飲食賜福便坐了下來!我肯定曾使不少人厭煩了,因為我隨時都在祈求復興!有人說,"哎,他還是個孩子。那鼓熱心會冷卻下去的!" 但有天早上,在夏令營內, 在我還熟睡的時候,神回答了我的禱告!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震撼了整間教會的復興 ── 有成百上千的年輕華人進入教會獲得了拯救。

許多年後,我已忘記了我從前是如何作禱告的。但有一天,林博士告訴我: "鮑勃,你還記不記得,1960年代初,你總是在祈求復興?" 然後我纔記起來。林博士說:"鮑勃,你得到了你所祈求的!" 我的眼眶濕了,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 我曾祈求神傾瀉聖靈給我們,而且 "禱告通天了"(prayed through)!

另一次,在一所神學院裡,有幾位年輕人在我宿舍裡禱告,祈求神或使那些不信的教授得到轉變,或者把他們解僱。我們中有許多人為此禁食禱告過。最後一次的禱告,是在我的房間裡舉行的,有超過一百名學生擠進了我的房間,還有些在走廊中,有些在窗外面。35年過去了,我已忘記我們是如何禁食與禱告的。有一天,我得知最後一位自由派的教授已經離開,而每位新任教授都是相信聖經的,並且他們大多數持有改革派的信念!那些每週來我宿舍禱告的年輕人終於得到了回答("禱告通天了")!神以超乎我們期望的方式回答了我們的禱告!

曾否祈求直到神答复,
曾否藉主名義祈求?
曾否祈禱、爭鬥〔直到深夜〕,
曾否祈求直到神答复?

我也曾為得到一位良妻而等待了多年。我已經四十多歲了。當時我不認識一位能作牧師妻子的人。所以繼續為得到良妻而不斷地祈求。我甚至有禁食禱告過。一天晚上,我望向房間的一角,看到了伊利亞娜。神似乎在說,"那就是你所祈求的!" 有人說,你不會娶那女孩子吧?" 但我娶了她。她證明是一位完美的牧師妻子 ── 絕對完美! 我禱告通天了 ── 得到了神的回答。

我再告訴你另外三個例子。沒有人能想到我母親竟會得救;甚至連我也不相信。我不斷地為她禱告,但這似乎是毫無希望的。然而我依舊繼續禱告。我經常為母親得到轉變而禁食禱告。母親就要80歲了,連一點接近轉變的跡象都沒有。伊利亞娜和我有一次到紐約,我去那裡參加一些特別會議。我清楚地記得當時的場景。我當時正為那天晚上的禮拜禁食禱告。在其中某個時刻,我開始為我母親能得救而禱告。突然間,神開始對我說話。那並非能聽見的聲音,但我幾乎能聽見。神告訴我,"你的母親現在會得救了。" 我流着淚打電話給在洛杉磯的凱根博士。我說, "博士,你能不能去見我母親,引導她信主?" 他大致上這樣回答說, "這我辦不到" ── 因我母親曾因凱根博士來和她談話而發過脾氣。我說, "去吧,神剛剛告訴我,她現在可以得救了"。長話短說,他開車去見我母親,並很容易地便帶她信靠了基督!我的孩子可以告訴你,奶奶的一生完全改變了!她每天晚上都與我待在教會,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天!我為母親作的禱告承蒙了應允!靠神的恩典,我一直祈求到得到回答為止!

還有另一例。順便提一提,這些例子中都帶有禁食與禱告的時刻。是的,禁食在這些經歷中都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當我太太懷孕時,我們的婦產科醫生是位無能的庸醫。他後來失去了醫師執照。我們去找他做超聲波造影,想看看嬰兒如何。當超聲波造影出來後,醫生要我們先坐下,然後告訴我們說,嬰兒嚴重畸形;但他願意再照一張,然後到星期一再為我們最後地確診。那天是星期五的下午。我們回家後,因嬰兒可能會嚴重畸形,我幾乎要發瘋了。但出於習慣,我禁食祈求那不會是真的。那天晚上,神在夢中向我顯現。這完全是真的,問問我妻子就知道了!神來到我夢中說, "羅伯特,你的妻子懷的是雙胞胎 ── 因此把醫生搞糊涂了。" 醒來後我告訴伊利亞娜,"不用擔心,你懷的是雙胞胎。" 星期一我們復診,醫生再次要我們坐下。我說, "不用坐了。她懷的是雙胞胎。" 醫生問, "你怎麼知道?" 我說,"神在上週五晚上我的夢中告訴了我。" 所以,我這兩個健全的兒子,是神對禱告賜給我們的回答。

下面是最後一個例子。我還可以講許多,但我們時間有限,僅能講這一個了。那是在東岸的一場盛大的聖經研討會最後一夜發生的事。教會裡座無虛席,甚至有一些世界知名的宣道士到場。牧師要求我在星期天晚上做最後的宣道。我所準備的是一篇簡單的福音道文。那天早上,我問那間教會裡的一個年輕人,看他覺得我當晚應講些什麼內容。他說,"無論你做什麼,不要宣講福音的道。牧師每個星期天都宣講福音的道,而今晚來訪的所有人都已經得救了。所以無論你做什麼,今晚千萬不要宣講福音的道!"

我回到我們的旅店,讓伊利亞娜帶孩子們出去走走, 讓我下午能獨自思索。在我手邊的僅有一篇簡單的福音道文。我在房間內來回踱步,汗流浹背。魔鬼告訴我,如果宣講那篇道,我會在這些知名宣道士面前丟臉。我反復地踱步。毋庸置疑,我當時在禁食!我嘗試着準備另一篇道文,但卻辦不到。似乎很明顯,我必須宣講這篇簡單的福音道文。所以我祈求神會吸引二、三個人"走向前"。我說,"神啊, 請不要讓我在那些知名宣道士面前出丑!" 然後神似乎問我說, "你在為他們宣道,還是在為我宣道呢?" 我於是說, "神啊,我要為、而不是為他們宣道。不管我是否會出丑,我只要為宣道。"

在這時候,伊利亞娜和孩子們回來了。當我們去到教會時,我仍然在緊張地顫抖。在唱聖詩時,我渾身顫抖,直冒冷汗。然後,牧師介紹我上台;突然間, 我變得像在自己教會裡宣道那樣冷靜!我用盡了渾身的能力宣講了那篇道。

長話短說,那晚大约有75人走向前面,希望獲得拯救。其中包括了牧師的兒子 ── 他一直嘗試作宣道士,卻仍未得救。還有一位穿連衣工作褲的老人,爬到教會的前面喊着說, "我失喪了!我失喪了!我失喪了!" 三個十幾歲的女生上台唱三重唱,她們淚流滿面地承認,她們也是失喪的。那天晚禮拜持續到將近晚上11點。沒有人離開。他們都意識到, 此乃非同尋常之事。培斯理博士(Ian Paisley)的兒子對我妻子說, "我從未見過這種事情發生。" 他是一位世界知名宣道士的兒子。復興臨到了這間教會。接下去幾週內,有超過500人獲得了拯救,並加入了那間教會。

魔鬼通過那年輕人說了話,"無論你做什麼,不要宣講福音的道。" 但是神反駁了魔鬼,在我禁食並尋求神旨意的那天,遣送了復興來回答我傍晚的禱告。

親愛的朋友們,我們可以獲得復興。這是可能的。神可以在幾分鐘內完成我們幾年來都無法辦成的事!把這篇道文帶回家!下禮拜閱讀幾次。這會增加你的信念!加入我們下週六的另一次禁食禱告日。為神降臨、並與我們同在, 並高舉祂的聖名而禁食禱告吧!

耶穌為了償還你罪孽的代價而死在了十字架上!祂在十字架上灑下祂的寶血,為清洗你所有罪孽!祂的肉體從死中復活了,為了賜給你生命!靠信念來相信耶穌吧,祂定會拯救你── 自始至終、直到永遠!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馬太福音 9:10-15。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Have You Prayed It Through?" (詞: Rev. William C. Poole, 1875-1949; 由牧師稍加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