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在當今的時代中為得解脫而禱告禁食

〔探討復興的第三講 / SERMON NUMBER 3 ON REVIVAL〕
PRAYER AND FASTING FOR DELIVERANCE IN OUR TIM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八月三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August 3, 2014

"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祂說: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 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趕牠〕出來"(馬可福音 9:28, 29)。


如果你在讀這篇道文,或者通過我們網站的視頻或YouTube觀看這次禮拜, 希望你不會因我對 "禁食" 二字之可靠性的觀點而停止觀看或閱讀。雖然我遠不是一個完全無誤的人,但我非常確信,"禁食" 這兩個字應該保存在經文內。原因之一是,除掉這兩個字,那節經文便說不通了。很清楚,門徒在那之前赶鬼的時候肯定作過禱告。因此,禱告之後必須還有其他一些東西 ── 那就是出現在大部分古抄本之內的 "禁食" 二字。他們在那之前曾禱告過,並趕出了一些較弱的邪靈。但如今,他們面對的是一個更強的邪靈, 僅靠禱告不足以使牠屈服。因此耶穌說, "非用禱告(禁食–KJV)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可9:29)。下面,我還要提供第二個原因,說明我們為何要保留這兩個字。我全心相信我說的這些話!切莫把我掐斷了!

我的妻子和我幾年前去登西乃山。我們下上之後,有人帶我們去參觀 聖凱瑟琳修道院 (St. Catherine's Monastery)。它坐落於西乃山山腳。那裡有一棟黑暗恐怖的東正教教堂,它建於六世紀。教堂一角有一堆超過六英尺高的人類顱骨,這是多個世紀以來生活在這裡的僧侶的顱骨。其中一個僧侶的整副骨架被鏈條掛在前門。在一個昏暗的會堂內,燭光閃爍,有鴕鳥蛋掛在天花板之下。這地方看起來就像一個你在電視上看到鬼屋,就如《奪寶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 中的場景那樣。在這黑暗恐怖的建築物的另一個角落,有一個架子。架子上面有一個字條,寫着不同語言的文字。字條的英文版本這樣說,這是新約「西乃抄本」的儲藏地點,"一直到提臣朶夫(Tischendorf)把它偷走然後賣給英國"。正是根據這個手抄本 ── 從那黑暗而且很明顯屬魔鬼的地方盜竊而來的手抄本,"禁食" 二字被刪除了。那手抄本被英國購買。在另一趟旅途中,我的妻子和我在英國倫敦的博物館參觀過它。正是在那裡,兩個自由派的英國國教會神職人員,布魯克•威斯科特(Brooke Westcott, 1825-1901)和 範騰•霍特(Fenton Hort, 1828-1892),採用了提臣朶夫 的西乃手抄本,將其作為《威斯科特和霍特希臘新約》(1881) 的權威根據。此聖經中的幾乎所有修訂都是根據 聖凱瑟琳修道院 的那部手抄本。所有現代譯本都是基於威斯科特和霍特的希臘文字。所以,當你讀現代譯本的時候,你讀的是提臣朶夫從聖凱瑟琳那黑暗的魔窟般的修道院內盜竊來的手抄本。我越來越確信,某位僧侶受諾斯底主義的影響,當他抄寫西乃抄本的時候,把 "禁食" 二字給刪除了。還有,我相信撒但一直保護着這部經卷,一直到現代 ── 然後把它公佈於眾,藉此來毒害這離道反教末世的所有翻譯版本。我相信,福音教派閱讀的現代譯本其實是來自 "撒但的聖經"。

毫無疑問,撒但希望把 "禁食" 二字刪除掉。為什麼?很簡單!撒但希望除去那兩個字,因為 "非用禱告(禁食–KJV)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很簡單! 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說, "魔鬼一直在伺機把我們搞糊涂。牠總想摧毀神的工作"(Spiritual Blessing, Kingsway Publications, 1999, 第158頁)。

你是否想過,為何自從1859年之後,美國就一直未曾有過任何全國性的復興?無需再猜想下去了!自從「威斯科特-霍特聖經」開始流行之後,基督教徒停止了禁食。那便是在154年以來,美國一直未曾有過復興的原因之一!在那之前,每隔十年便有一場神所遣送的大規模復興!想想看。所有18世紀的宣道士,在「第一次大覺醒」中都曾禱告禁食,他們根據這幾個字,"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當論到並行的馬太福音內的經句,偉大的傳教士衛司理如此說 – "這裡是一則多麼好的一則見證啊,證明熱情的禱告加上禁食之後的極大效果!"(John Wesley, M.A., Explanatory Notes on the New Testament, Baker Book House, 1983年版, 卷I, 有關馬太福音17:21的註釋)。喬治•懷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郝威爾•海利斯(Howell Harris)、約拿單•愛德華(Jonathan Edwards)、以及那段期間所有的宣道士, 都會完全同意衛司理的看法,認為禱告外加禁食是極為重要的!但那時,他們仍舊沒有受到腐敗的「威斯科特-霍特聖經」的影響!

接下來,讓我們想想第二次大覺醒。那些偉大的牧師是如何做的呢?提摩太•德懷特(Timothy Dwight)禁過食。亞薩黑•內特爾頓(Asahel Nettleton)禁過食。羅伯特•穆雷•麥克尼(Robert Murray M'Cheyne)禁過食。約翰•安吉爾•詹姆斯(John Angell James)禁過食。他們經歷過復興,他們為 [迷途者] 禁食與禱告。但那時,他們沒有威斯科特和霍特那殘缺的聖經!

正如我說的,1857至1859年的第三次大覺醒發生在那魔鬼聖經問世之前。那時禁食是如此的尋常,以至於在內戰期間林肯總統曾號召全國舉行一天的禁食和禱告。1859年的復興爆發於一個禱告會中。在那裡,人們在禁食之後聚在一起禱告。司布真是第三次大覺醒中最偉大的宣道士。司布真經常禁食,並且宣講有關禁食與禱告的道!即使連1905年的威爾士復興,也發生在牧師們停止使用那傳統可靠的英皇欽定本聖經之前。威爾士人以禱告禁食聞名。劉易斯島亦是如此:1949年,遠離蘇格蘭海岸,有兩位失明的老婦人禁食禱告,直到神遣送了復興!

那中國呢?所有老一輩的中國基督徒先驅都禁食禱告過。他們這樣做,是蒙了偉大的浸信會傳教士先驅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 1832-1905)的指教。在共產黨統治中國不久前,極具能力的的福音人士宋尚節(John Sung, 1901-1944)目睹了中國的偉大復興。宋尚節博士曾持續不斷地禱告。中國先烈王明道牧師 (1900-1991),因為宣揚福音而在監牢內度過了二十年。他也曾經持續不斷地禁食禱告。戴德生的曾孫 戴德生三世博士 如此評論王明道:"二十世紀的華人基督教領袖中,沒有人要比他更清楚地呈現耶穌基督福音的大能了"(David Aikman, Jesus in Beijing, Regnery Publishing Company, 2006年版, 第56頁)。袁相忱牧師(1914-2005)也因為宣揚福音而在監牢中度過了二十年。他也曾不斷地禁食與禱告。林獻羔(1924-2013)、謝模善(1924-2013)、以及其他人,在監牢裡通過禁食與禱告侍奉主。神聆聽了他們的祈求,使基督教在中國 "文化大革命" 的恐怖鎮壓下保存下來。然後,1980年代間,神傾瀉了一股復興的浪潮,一直持續到今天!據 美國聖經協會 估計,中國每小時約有700人得到轉變,每天二十四個小時 ── 大約每天一萬七千人!中國牧師從未見過威斯科特和霍特所扭曲的聖經。他們仍舊經常禁食禱告,而神回答他們的禱告。參:《十字架》(點擊此處從亞馬遜網站購買),一部由中國人製作的關於復興的電影。觀看這影片時會讓你覺得使徒行傳活生生地展現在你眼前!林道亮博士曾作我的牧師有二十三年之久。他總是隨身攜帶一本老舊的聖經,他擁有這本聖經已經超過六十年了。這本聖經本沒有受到威斯科特和霍特的影響。禁食二字沒有被刪除。在林博士的傳道生涯中,他不斷地禁食禱告。我目睹了他的教會經歷了暴發性的復興,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就有成百上千年輕人湧入教會。林博士相信通過禁食和禱告來祈求神的賜福。我很不情願這樣說,但那些繼他之後的牧師,常常受 "西方思想" 的影響以及 威斯科特和霍特殘缺聖經的影響。

我知道有些人會認為,我在貶低現代譯本上走得太遠了。但我要問他們的問題,與門徒問耶穌的一樣:"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可 9:28)。司布真知道在修訂版聖經(Revised Version)的這節經文中刪除了 "禁食" 二字,因此他在1886年宣講了一場題為 "失敗之秘密" 的道("The Secret of Failure",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卷XLII,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6年版, 第97-106頁)。他講述這點時說,"禱告和禁食有很大的力量…有一種鬼魔〔妖魔〕是不會因普通的禱告而離開的。在那懇求之外必須增添新的東西,藉此我們的熱忱能得以進一步增加:必須有「禱告和禁食」"(同上,第105頁)。

司布真把門徒的問題 –"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那鬼呢?"– 應用到教會的衰弱狀態上。司布真說:

"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 讓神的教會…說,「當我們宣道時,為什麼沒有成千上萬的人來聽福音呢?」我們的街頭有這麼多的淫亂:為什麼神的教會沒有將其清掃掉?最卑鄙的犯罪行為到處猖獗–這些是我們無法描述的,因它們是如此的卑鄙,但為什麼我們不能將其鏟除掉呢?…為什麼我們不能將這邪惡的勢力趕出去呢?在我們多年宣道之後,許多人仍舊和從前一樣。是何種妖魔佔據了他們?我們為何不能把那妖魔趕出去?(同上,第101頁)。

司布真的回答與基督的一樣, "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可 9:29)。

羅伊-瓊斯博士(Dr. Lloyd-Jones)還講到了那個問題 — "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那鬼呢?"、以及基督的答案 — "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羅伊-瓊斯 "醫生" 說,我們必須診斷出當今的 "這一類" 是什麼。他說:

"這一類" 是什麼?什麼是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在我們仔細審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越來越深刻地感覺到,我們如今面對的這類問題,比許多世紀以來基督教教會所面臨的那些問題要更加嚴重與迫切(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7,第15頁)。

他說,過去的方法似乎對當今的 "這一類" 沒有任何影響。他還說,有幾個 "新方法" 並不管用。他說,新的翻譯並沒有觸及到問題本身。他說,福音單張和大眾的福音布道沒有把失喪的人帶入我們的教會。他說,"你必須明白,你所面對的,超出了你的方法所能應付的"(同上,第19頁)。

我相信他在這些方面都是對的。當今失喪的人看不到他們對教會的需要。他們不覺得他們是邪惡的也不覺得需要得到原諒。在我們現代這種強調 "感情需 要" 的環境中,什麼是教會可以提供而且加以利用的呢?經過多年對此的思考,我逐漸確信,我們的教會沒能提供消除孤獨感所造成的 "感情需要"。傑出的精神病學家 威廉•葛拉瑟博士(Dr. William Glasser)在他的書《自我了解協會》(The Identity Society) 中做出了這樣令人驚嘆的陳述,

無論是心理或心身上的所有症狀,以及所有強暴的、非理性的行為, 都是孤獨感造成的產品, 與那些孤獨、痛苦、掙扎着尋求自我了解、但却仍未成功之人形影不離(quoted in J. Oswald Sanders, D.D., Facing Loneliness, Discovery House Publications, 1990年版,第46頁)。

沮喪、各種邪惡的癮頭、與絕望–"所有的徵兆…以及所有的侵略性和無理性的行為都是孤獨的產物"。我認為葛拉瑟博士正確無誤!我們社會中的 "大罪" 都來源於孤獨感!"孤獨感" 是我們現今文化中的 "這一類"。如果我們不提供孤獨感的解救, 我們不能期待會有許多失喪的人對進入我們的教會感興趣!

長期在華人浸信教會中擔任我牧師的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知道這一點!他是位自中國大陸的老一輩人,但他是用很多時間來禁食禱告。神向他顯明治癒孤獨感的重要性,因為這是將失喪年輕人帶進來的一條渠道。他經常說, "我們必須醫治年輕人的孤獨感, 我們必須使教會成為他們的第二個家。" 我完全同意他的看法!1960年代期間,那間教會依照林博士說的去做,上百位年輕人從世俗進入了教會。而那間教會經歷了神遣送的復興。有些人往往忘記這所有一切是發生在林博士的傳教之下, 之後就不是那樣的了!

但我必須在此停下來提出一句警告。我們千萬不能以為禱告禁食會自動引發復興–或帶來許多轉變。我們必須要非常小心,不能把神當作一種我們可以操控的"能力"。那是當巫師西門這樣說時所想的, 他說, "把這權柄也給我"(徒 8:19)。如果我們把神當作一種非人性的 "能力",一種我們通過禱告禁食便可操控並且 "使用" 的能力,這樣我們便非常危險地接近於 "白魔術" 的領域。在 "黑魔術" 中,魔術師用特定的言詞來控制或操控邪靈。而在 "白魔術" 中,魔術師用特定的咒語或禱告來控制或操控所謂的 "善靈" – 甚至是他們稱為 "聖靈" 的神祗。冒着有可能被人誤解的風險,我要說,我確信辛斑尼 (Benny Hinn) 與其他 "靈音派" (Charismatic) 的領導都涉及到 "白魔術"。

真正的神的靈是位個體。不能靠說某些咒語而將祂 "召下來" 或 "利用" 祂–甚至連禱告禁食都不能。祂是一個個體,並不是一種非人性的 "能力"。許多現今所謂的 "復興" 其實是屬魔鬼的,是 "白魔術" 的產物。

所以當我們禱告禁食祈求神吸引年輕人進入我們教會時,我們必須要謹慎地了解到祂是位神聖的神。祂是一位個體,是應該受到極大的尊重和敬畏的。在另一次講道中,司布真說,

因放棄了禁食,我不知道我們是否失去了對基督教會的一大賜福…有一篇由一位老清教徒寫的論文,叫做《禁食的靈命增肥機構》(The Soul-fattening Institution of Fasting)。他列舉了自己的經驗,說他在祈禱期間內心的饑渴程度比任何其他時候都更加深沉(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卷X, Pilgrim Publications, 1991年版, 第35頁)。

下星期六我們會有另一個禁食日,直到下午5點,我們會到教會一同用餐作禱告。我們將祈求神,通過人們因孤獨感所產生的 "感情需要",吸引他們進入教會。但是那不能讓他們呆下來,除非他們在認罪後信靠了基督。所以,請為神吸引人、並使他們得到真正的轉變而禱告。

如果你還未得轉變,我要告訴你,耶穌愛你。祂死在十字架上,為了償還你罪孽的代價。祂的寶血在十字架上傾灑下來,為的是洗淨我們所有的罪惡。祂的肉體從死中復活了,為要給你生命。"當信主耶穌,你…必得救"(徒 16:31)。把你全身心的精力專注在耶穌身上── 祂在十字架上流血死去, 為的就是要拯救你。全心全意地信任祂。祂會拯救你逃離罪惡、死亡、而且地獄!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帶領會眾禱告:馬可福音 9:23-29。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Old-Time Power" (詞: Paul Rader, 1878-1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