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惡 – 狂妄 – 與死亡

EVIL – MADNESS – AND DEATH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四年六月廿一日星期六晚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June 21, 2014

"世人的心充滿了惡;活着的時候心裡狂妄,後來就歸死人那裡去了"(傳道書 9:3)。


I. 第一,"世人的心充滿了惡。"

聖經註解家查爾斯•布裡奇斯(Charles Bridges, 1794-1869)清晰地描述說,這如何提供了一幅有關人心的畫面。

人心被描述成極為邪惡的 ── 是的,充滿了惡 ── 習慣性的惡、有意的、純粹的惡,甚至從根源起便是如此。站在鏡子面前看一看!承認鏡中的自我是如此之邪惡多不容易啊!然而,在聖靈的深入引導下,人怎能否認如此的坦白呢?–"我是卑賤的!"(伯40:4)…此處毫無夸張與謬誤。這是神 ── 那位洞察人心的神 ── 僅有祂明白一切﹕此乃祂所寫成的文字,是祂繪成的圖畫。── 不,祂列舉了我們罪孽的邪惡程度 ── 從人心內傾瀉而出 ── 令我們全身的肢體 ──乃至靈魂的每一功能骯髒至極。這一描述也不限於某一時代與民族。此乃對人心的描述 ── 是歷史上人類之全部後代的未得轉變的狀況。所有人都被關進了同一牢籠── 成為罪孽的盲目囚徒。對人類的描述還有比這更為恥辱的嗎?(Charles Bridges, MA., Ecclesiastes,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8年版,第214頁)。

不錯,聖經中的許多章節描述了沒有得到轉變的男女,他們正處在如此的狀態中,因為 "世人的心充滿了惡"。耶利米說: "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耶17:9)。主耶穌基督說:"因為從心裡發出來的有惡念…"(太15:19)。

在講英文的國家內,喬治•懷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 1714-1770)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福音宣道士。葛培理並沒有為我們教會帶來任何好處。葛培理不過讓我們教會中增添了一群不三不四的從未得救的人。但喬治•懷特腓德的宣道却迎來了「第一次大覺醒」, 使我們教會中增添了成千上萬名真正獲得轉變的人!下面, 我想用我的語言重復一下懷特腓德所講的道,《聖靈勸服世人》(The Holy Spirit Convincing the World)。他說,

     使人心靈不安的從來都是聖靈,令人心中絕望,使人忐忑不安。
     聖靈通常使你為自己的某樣極大的罪行自責。這便是聖靈通常在罪人身上工作的方式。祂首先使他們為自己某種可怕的罪而自責,然後,令他們想起其他自己的罪孽。你的罪孽是否曾如此呈現在你的眼前?如果沒有,那你便從未有過自責,也從未獲得過轉變!
     我的朋友,你是否曾因自己邪惡的心而自責過?神是否曾令你看到,你內心毫無善良?你是否曾感受到,你生來便是個罪人?這些罪是否曾令你感到恥辱?如果沒有,那你便仍舊是迷途的人。你仍舊從未獲得過轉變。你還從未覺醒過,從未認罪自責。你仍是一位失喪迷途之人。

我們教會中的一位華人男孩有過這樣的經歷。他說:

     我突然間產生了很深的認罪感。"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這節經文對我來說很真實。我心裡所想的,僅僅是我如何因犯罪而觸犯了聖潔的神。在神眼裡,我所做的一切盡都像污穢的布。我因罪而產生的認罪感令我幾乎無法承擔。除了我的罪孽之外,我很難再去想其他事情。我的認罪感是如此的沉重,我唯一思考的就是我必須從罪孽中得到拯救。

另一位華人男孩說:

從那以後,我意識到我自己有些地方出了錯。我知道我是一個敗壞的罪人。無論我如何努力,我都無法改變自己。在聽了許多宣道之後,我最終意識到我是一個墮落的罪人。我如此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罪孽,以至於我感到是我殺死了耶穌。雖然在耶穌的十字架前跪下哭泣,我仍舊不願意來信靠祂。我常常感到非常的絕望,擔心自己並非是神所揀選的人。

你可曾有過這樣的認罪感?你可曾感到過,對神來說,你的心是邪惡和死亡的?你可曾感到過,你之中毫無希望?正如懷特腓德所說的,"如果沒有,那你便仍舊是迷途的人。" 你仍然不是一個基督徒。

"世人的心充滿了惡;活着的時候心裡狂妄,後來就歸死人那裡去了"(傳道書 9:3)。

II. 第二,他們 "活着的時候心裡狂妄"。

請再仔細聽一下古典聖經註解家 查爾斯 布利其(Charles Bridges)有關這節經文 ──"活着的時候心裡狂妄"── 所講的話,

〔人〕莽撞前行,闖入狂妄〔瘋癲〕内 ── 有意識的癲狂 ── 成心有意的罪孽 ── 由心喜愛的罪行 ── 但願罪人能思考一下。難道每次反叛神的行為不都是狂妄之舉嗎?因為有 "誰向神剛硬而得亨通呢?"(伯9:4)。他所作出的選擇, ── 喜愛世俗之物、反而厭棄天國之物 ── 顯明他已失去了理智。僅有瘋子才會拋棄純金,厭棄珍珠,選擇稻草。在此可見這可憐的滿心謬誤的人 ── 深受謊言的誘惑。除了 "心裡狂妄" 之外,還有什麼能使人去如此自行毀滅呢?人性中還能有比這更為墮落的舉止嗎?逃離神的身旁 ── 逃離慈悲 ── 迴避天國 ── 侍奉魔鬼 ── 生活在神的詛咒之下 ── 瀕臨永恆的詛咒。活着的時候心裡狂妄。他們會一意孤行在這一道路上。

請聽這一狂妄。這是我們一些人在得救之前的癲狂。我們中有位年青人如此說,

我繼續與基督對抗,想繼續去實現自己的野心、貪懶與罪孽。[我知道] 我的志向全都錯了,[然而] 我不斷地轉離基督。我繼續生活在空虛內,持守着我的獨立反叛、沒有基督、沒有救恩、以及生活沒有真正希望之中。

癲狂!這若不是心裡狂妄又是什麼呢?另一個人說,

我繼續尋找感受和證明,却沒有信靠耶穌。我不斷地一次又一次地如此行。

這難道不是狂妄嗎?另有一人說,

每當我聽海博士宣道時,我的心智便開始模糊起來,而且我總會去想些其他東西,

狂妄!靈命中的癲狂!然而他又一次地說,

當我來到諮詢室內,我會開始想要講些什麼,靠回憶講道的內容,說上幾句話…我不願想有關自己的罪惡,反而想其他人的罪惡,或其他人的轉變〔以便抄襲一些詞句]。

更多的狂妄!更多心裡的癲狂!然後有一個說,

我嘗試改良我自己。這不過是我不肯信耶穌的藉口而已。

"活着的時候心裡狂妄"!一位年輕女士說,

我沒有為信靠基督而努力,我繼續尋找得救的感受、或某種 "經歷" 來證明我的信念。你一旦有了這種感受或那種經歷,你便會 "得救" 了。〔儘管諮詢員告訴我這毫無效果,我仍舊不斷地這樣去做]。

又是心裡更多的癲狂!

你是否有過如此癲狂的想法?那麼,我問你,這是否對你有幫助呢?如果沒有,你為何繼續保持這同樣的念頭呢?這樣做不是癲狂嗎?

"世人的心充滿了惡;活着的時候心裡狂妄,後來就歸死人那裡去了"(傳道書 9:3)。

III. 第三,他們 "後來就歸死人那裡去了"。

聖經註解家 布裡奇斯說,

他們活着的時候心裡狂妄。更為可怕的是,他們會在如此狀況中生活下去,直到他們的人生終結為止。後來就歸死人那裡去了 ── 啊,卻不是加入 "在主裡面而死"(啟14:13)的有福之人的行列。可憐的、無所畏忌的罪人成群地墮入地獄,進入那黑暗痛苦的疆域 ── 那充滿 "哀哭切齒" 之聲(太22:13)的冥府。最不可思議的恐怖乃是地獄的永恒性。福音中所含之慈悲和恩典的能力一定是多麼的巨大 ── 以至能使罪人逃避如此絕望的墮落,並把他帶入救恩(同上,第216頁)。

惟一逃脫的道路,便是靠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亡來替你贖罪,靠祂的寶血來洗去你的罪孽。我們教會裡的一位年輕人說,

福音的宣揚對我變得清晰起來 ── 即救恩來自主耶穌基督。我相信耶穌降世並死在十字架上,為的是償還我所有罪孽的代價。我以一個惡鬼、一個罪人的身份來到耶穌身邊,對自己毫無希望,我的希望如今在耶穌基督身上。對我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來信靠耶穌,而我的罪孽被祂的寶血洗去了。我相信主的寶血。

"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着耶穌的血,藉着人的信"  (羅馬書 3:24, 25)。

請聽宋尚節博士講述他的轉變經歷。在那之後,他進一步成為中國最重要的宣道士。下面便是他得救的經歷,

     "世間充滿了虛榮,人生隨處都是煩惱與痛苦… 我内心充滿了極深的苦悶。"
     那天晚上他無法入睡,內心思考着世間智慧的虛空與人類的無能為力…但宋博士的心靈仍舊未曾尋到安寧。宋博士說,"我心頭的重擔變得越加沉重,以至於我不想繼續活下去了。"
     然後,在二月十號的晚上,一線光明照入了他黑暗的心田。他看到自己一生全部的罪孽展現在眼前。起初,似乎根本無法擺脫它們,就此他必須進入地獄了。他努力去忘掉他的罪孽,但卻辦不到。這些罪刺穿了他的心。他翻出了他的聖經,把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故事讀了一遍。在他心目中,他來到十字架前,祈求耶穌用寶血来洗淨他一身的罪孽。他不斷地哭泣禱告。突然間,他肩頭全部罪孽的重擔似乎全都消失了。他跳了起來, 歡呼着 "哈利路亞!" 完全忘記了當時已是午夜,其他人都已入睡,他跑到宿舍的走廊内,高呼讚美神,感謝他擺脫了罪孽!
     他如今唯一的願望是與他人分享基督。他開始請求他遇見的每一個人,帶着眼淚要他們来信靠基督。口中不斷流淌着喜乐的歌聲,雙唇止不住讚美的言詞。他整個人都變樣了(Adapted from Leslie T. Lyall, John Sung,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1965 年版,第31-35頁)。

在講道結束之際,我將引用我們教會中一位年輕女士的一段見證。這是在她得到轉變的那晚發生的事。她說,

     我覺得基督在對我說話,召喚我到祂那裡。那天晚上,海博士強烈地責備了那些與全能的神做遊戲的迷途者。我坐在椅子上,因害怕而顫抖。我知道那人是我。就像一個被寵壞的孩子那樣,我蔑視並嘲笑神的愛和慈悲;最嚴重的是,我拒絕了神的兒子耶穌。讓後,海博士講了神的愛。正當他講話的時候,我意識到了生命中經歷的痛苦與無望,這世界的空虛與冰冷,以及那令人窒息的罪孽的重擔 ── 一切都是因為神愛我,要讓我謙卑下來而看到我需要耶穌。我進入諮詢室,一道罪惡的牆似乎在我面前聳起:這是我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我心中的邪惡和黑暗,我思維中的邪惡念頭,以及我不斷地拒絕耶穌。我的罪孽似乎像無邊的海洋。我再也無法忍受了。我必須得到基督!我必須得到祂的寶血!我雙膝跪下,很簡單地信靠了耶穌本人。神使我從對自己的 感情、心理分析、以及尋求得救確據的偶像中獲得了解脫。靠神的恩典,我放棄了那一切,倒在了救主身上。我停止了躲藏在自己怯懦的恐懼中而不來信靠耶穌,停止了對再次經歷虛假轉變或再犯其他什麼錯誤的恐懼,停止了審查自己的感受, 不再望向自己,不再獨自一人在黑夜裡摸索前行,就像我以前一直那麼做一樣,取而代之,我通過信念望向了基督。祂就在那裡!活生生的基督!祂拯救了我。祂用寶血浸泡了我的罪孽。祂帶走了我肩頭罪孽的重擔!耶穌抵擋了神向我傾瀉的憤怒。祂原諒了我,赦免了我的所有罪孽。我的記錄被寶血印上了 "無罪" 的字樣!"… 如今,每當我聽到有關耶穌的宣道時,我的心充滿了喜悅和感激之心。我僅能和使徒保羅一同說,"感謝神,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林後 9:15)。

除了宋尚節博士的見證之外,以上所有見證均來自我們教會裡的年輕人。他們中的每一個人,包括宋博士在內,都會告訴你他們的内心曾經充滿了惡,心裡狂妄 ── 直到神令他們產生了很深的認罪感 ── 直到他們無法繼續忍受自己的罪孽 ── 僅有那時,賜人福分的聖靈才會吸引他們来到基督那裡。

你可曾感到過這些人曾有過的認罪感?你是否因生活在自己罪孽的污穢中而感到厭倦了?那麼,請到諮詢室裡來相信基督吧。我罪怎能得洗净?惟靠主耶稣的宝血!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傳道書 9:1-6。


證道 / 宣道提綱

惡 – 狂妄 – 與死亡

EVIL – MADNESS – AND DEATH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世人的心充滿了惡;活着的時候心裡狂妄,後來就歸死人那裡去了"(傳道書 9:3)。

I.    第一,"世人的心充滿了惡",傳道書 9:3a; 約伯記 40:4; 耶利米書 17:9; 馬太福音 15:19。

II.   第二,他們 "活着的時候心裡狂妄",傳道書 9:3b; 約伯記 9:4。

III.  第三,他們 "後來就歸死人那裡去了",傳道書 9:3c; 啟示錄 14:13;
馬太福音 22:13; 羅馬書 3:24, 25; 哥林多後書 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