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離道反教–2014

THE APOSTASY–2014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六月八日早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une 8, 2014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帖撒羅尼迦後書2:3)。


我近來一直在宣講有關大洪水之前那出自屬魔鬼的離道反教。在挪亞的日子裡,在大洪水到來之前,我們看到了一個離道反教的清楚描述。而耶穌說,末世的離道反教將類似於挪亞時代的情形(太 24:27)。我今早要宣講的經文,清楚地豫言到我們當今的離道反教。

經文內的帖撒羅尼迦基督徒身處疑惑與驚恐中。假教師告訴他們,基督的日子已經到來,所以他們才生活在大患難中。但使徒保羅告訴他們,那是不可能的事。在大患難到來之前,必須先有兩件事發生。大患難發生在教會時代結束前的最後七年內。那時,敵基督將作為至高的獨裁者統治世界。在七年大患難快結束時,神將向拒絕基督的世界傾瀉出祂的七碗憤怒。"基督的日子" 和 "主的日子" 大略地描述了從大患難起,到基督第二次降臨並祂在人間設立祂的王國之概況。帖撒羅尼迦的基督徒被錯誤地告知,他們已經生活在那將要到來的審判中。在這節經文中,使徒告訴他們切莫害怕,因為在大患難發生之前,有兩件事必須發生:

1. 第一,"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因此,這發生在大患難之前〕。

2. 第二,"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大罪人" 是使徒對世界的最後獨裁者「敵基督」的稱呼。敵基督將會在大患難開始時顯現〕。


大多數經卷豫言的教師就此會立刻討論大患難的事件,但我一直都不願這樣做。我會時不時地提起這些事件,但我對大患難之前的事情會更感興趣 ── 因為這正是我們如今生活的時期!我們如今正生活在那 "離道反教" 的時期內。

我始終不明白, 一個人如何能教導聖經預言, 但卻不把它應用在聽眾身上。我認為,如此的說教能吸引了 "耳朵發癢…增添好些師傅"(提後 4:3)的人。

今天早上,我將要花幾分鐘來講我們經文中提到的那個 "離道反教"。我對當今離道反教的根源從歷史與神學的方面作過深入的探討。請點擊此處來閱讀

I. 第一,[神] 揭示了離道反教。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帖撒羅尼迦後書2:3)。

在此,請思考 "離道反教" 這幾個字。那正是《新美國標準版聖經》對這詞的英譯: "the falling away"(離棄)。首先,"離道反教" 一詞來自希臘文的 "apostasia"。該字的希臘原文字義是 "離棄某事",在此代表離棄經卷的真理。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說:"「主的日子」到來之前,會有一場顯著的偽善信徒的離道反教。保羅使用了定冠詞 [the],表明他所指的是一個特定的離道反教"(The Criswell Study Bible, 對多哥林多後書 2:3的註釋)。希臘原文是 "hē apostasia" ── 那獨特的離道反教 ── 史無前例、以後也不會再有的 ── 那個離道反教。查爾斯•萊利博士(Dr. Charles C. Ryrie)對我們的經文作出了這樣的評註:"那場離道反教是激烈並極端的對神的反叛,它為那大罪人 ── 敵基督 ── 的出現鋪平了道路"(The Ryrie Study Bible,對帖撒羅尼迦後書2:3的註釋)。

如此,這節經文能對我們現今有何影響呢?答案很簡單 ── 它對我們有極大的影響,因為我們此時此刻正生活在離道反教的末世中,而這節經文預言到了如此的情形。我知道,離道反教的情況會變得更糟 ── 糟到極處。但它已經開始了。約翰•沃弗爾特博士(Dr. John F. Walvoord)說,馬太福音24:4-14中所提到的預兆 "在我們現今時代中也部分地得到了應驗…我們如今已經能觀察到,但在將來的大患難時期,它們將會更為具體地顯現出來"(John F. Walvoord, Th.D., Major Bible Prophecie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91年版, 第254頁)。那正是我對離道反教的看法。它從如今這個時代開始。"我們如今已經能觀察到,但在將來的大患難時期,它們將會更為具體地顯現出來。"

我們是否進入了 "離道反教" 的開端呢?請聽哈羅德•布朗博士(Dr. Harold O. J. Brown)的一段話。他說:"宗教遭世人迴避,已退到了文化的邊緣,不同信仰的混合已導致了〔聖經〕權威的瓦解"(The Sensate Culture, Word, 1996年版, 第54頁)。你無需擁有宗教博士學位,便能看到我們當今眾教會所面臨的嚴重問題。至今為止,所有歷史上的傳統教派,人數都已急劇縮減;與以往相比,他們如今只剩下隱約可見的殘骸而已。即使那曾經昌盛一時的美南浸信協會,如今每年也在失去1,000所教會。不錯,每年有1,000所美南浸信會的教會關門閉戶。從2006年以來,他們受洗的人數正逐年減少。(據浸信新聞社–Baptist Press News–報導)美南浸信會去年失去了 "超過十萬會員"。無論我們朝哪方向看,我們都能看到沮喪和驚恐的教會成員。我不知道有哪間教會,甚至約爾•奧斯丁(Joel Osteen)的教會,正在靠轉變而不斷成長。他們能夠做的,最多是靠些機智的手段從其他教會中去 "偷" 人。我們的教會正迅速地墜入嚴重的離道反教之中。雖然我並不同意劉易斯•斯佩理•謝弗(Lewis Sperry Chafer)的全部觀點,但我認為他以下的言論是完全正確的,

     這些〔談論離道反教的〕經文描述了人如何離棄信念(提前 4:1-2)。雖然穿戴着 "敬虔的外貌"(參: 提後 3:1-5), 這些人總會露出他們未獲新生之人的特征。其癥狀在此,在否認〔或 背棄〕了基督寶血的能力之後具有這類敬虔外貌之人的領袖 將是一群未曾獲得新生的人,在末世的教會裡,他們不可能說出〔比這〕更為屬靈的內容了(Lewis Sperry Chafer, D.D., Systematic Theology, 卷IV, Dallas Seminary Press, 第375頁)。

不錯!即使我們最好的教會也常常由一些極為背道的人帶領, 以至 "他們否認了基督寶血的能力"!即使有些非常保守的牧師,他們也否認了希伯來書 12:24,其中清楚明了地提到了 "所灑的血" 在 "天上的耶路撒冷" 內。很多人聽從了這些教師(如約翰•麥加瑟)的說教,認為基督的寶血只不過是個 "轉喻詞",是祂死亡的代名詞。但馬丁•羅伊-瓊斯(Martyn Lloyd-Jones)博士說,

看某人是否真在宣揚福音, 最終要看他是否重視對「寶血」的宣揚。僅僅討論十字架與死亡是不夠的;寶血才是最終的試金石(D. Martyn Lloyd-Jones, M.D., God's Way of Reconciliation (Ephesians 2),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81, 第331頁)。

如今,對聖經內所教導的真實寶血的救贖,正存在着嚴重的背棄。宣道士們可能會說,他們相信寶血的救贖,但我不知道有哪位知名的牧師能像 司布真 與 羅伊•瓊斯博士那樣去宣揚基督的寶血。願神來幫助我們!我們如今正處在那獨特的離道反教之中!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hē apostasia – 末世獨特的離道反教!(帖撒羅尼迦後書2:3)。

這便是離道反教的啟示!

主再來之豫兆日增,
 東方已現出了晨光;
儆醒等候,時日將臨,
 此刻切莫打盹昏睡!
("What If It Were Today?" 詞: Leila N. Morris, 1862-1929;
      由海羅伯博士稍加修改)。

II. 第二,離道反教的原因。

打開聖經,翻到啟示錄12:12,

"所以,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們都快樂罷!只是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示錄 12:12)。

請看最後兩句話 ──"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 12:12)。

是的,我知道這是對「大災難」期間撒但之惱怒的描述。但在華人教會中長期作我牧師的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在此看到了其他一些事物。他說,魔鬼現在很清楚,牠的時間不多了,很快便要在「無底坑」內被「捆綁一千年」了(啟 20:1-2)。約翰•菲利普(John Phillips)寫道,

撒但如今像一頭受禁的獅子,暴怒不堪…極想找到發泄牠內心對人類的憎惡與鄙視的渠道(Exploring Revelation, Loizeaux, 1991, 第160頁)。

撒但無法觸踫在天之神, 所以牠便惱怒地去攻擊神的最高創造物–人。使徒彼得說:

"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 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書 5:8)。

幾週前,一位二十二歲的聖巴巴拉城市學院的學生,在城裡殺了六個人,另使十三人受了傷,然後他開槍自殺了。當我讀到他在YouTube上留下的奇怪信息時,我想到的第一個念頭是, "鬼魔附身"。不錯!那正與可怕的《驅魔人》(The Exorcist)影片中所描述一樣。左翼政治家告訴我們,只要禁止公民擁有槍枝便可杜絕這類的槍殺案件。但他們錯了。另一位年青人在前幾週曾用獵刀捅了十六個學生。如果禁止了槍枝,他們還會用獵刀!

這些年青人如何變得鬼魔附身的呢?心理學家庫利安斯基博士(Dr. Judy Kuriansky)說, "一些心理已經很不穩定的人,然後再接觸到大量好萊塢推銷的暴力 ── 於是變成了連環殺手與大屠殺制造者的候選人。" 另外,青年發展學家坎諾博士(Dr. Keith Kanner)說, "我們的調查研究顯明,那些時常接觸暴力遊戲、電視 與電影的人,性格更加沖動與暴躁。" 坎諾博士說, "我責怪好萊塢"(John Blosser, National Enquirer,2014年6月9日刊,第10-11頁)。坎諾博士,你說得很對 ── 那都是好萊塢的過錯,並非「全美步槍協會」(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的失職!沒有一個人因為加入NRA而變得鬼魔附身。沒有一個!但有許多青少年,卻因觀看暴力影視、玩暴力遊戲而變得性格畸形,甚至成為鬼魔附身的人!

年青人,不要再看那些影視了;把那些電子遊戲拋掉吧!不要成為鬼魔附身的人!甚至不要受鬼魔的影響!從你的人生中把這些垃圾清除掉吧!切莫遲疑!

噢,順便說一句。在聖巴巴拉殺了這麼多人的那位年青人,他的父親是最近發行的一出暴力血腥電影的助理導演。願神幫助我們!這位年青人毫無任何機會 [走上正路了]!

還有一件事。不要忘記,魔鬼常去教會!是的, 撒但每週星期日都去教會!牠和跟隨牠的邪靈在過去二百年間已經把教會搞得一團糟了!當我讀到查爾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所謂的轉變及聖靈充滿的見證時,我甚至會感到全身毛骨悚然!我感到,當那些事件發生時,菲尼一定有邪靈附在身上,或者完全受到了鬼魔的控制。我有一位朋友, 持有神學理論學博士的學位。有一天他對我說, "菲尼被某種黑暗籠罩着。他生活在折磨中。" 然後他說, "你是否見過他兩隻眼的相片?他看起來像位狂人。" 我本人認為他是鬼魔附身的人。

正是菲尼這個人,曾經喪心病狂地去攻擊新教的傳統轉變,並引導美國所有的牧師(以及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人)放棄了那傳統的轉變,令其變成了「決志主義」(請點擊這裡閱讀對它的定義) ── 把百萬迷途之人接納為福音派教會的成員。法蘭西斯•謝弗博士(Dr. Francis Schaeffer)的最後一本書叫做《福音派的大悲劇》(The Great Evangelical Disaster)。為什麼福音派是一場大悲劇呢?因為我們的宣道士接受了「決志主義」這一鬼魔的教訓,反而背棄了愛德華、懷特腓德、以及司布真(Jonathan Edwards, George Whitefield and C. H. Spurgeon)的傳統、古老的信念。願神來幫助我們吧!成百上千萬失喪的民眾進入教會,從未獲得轉變 ──毀掉了教會。菲尼的鬼魔式教訓「決志主義」毀掉了公理會,然後毀掉了循道宗, 接着是長老會、以及北美浸信會。如今,菲尼的「決志主義」正在摧毀美南浸信會 以及 原教旨獨立浸信會,令他們教會中裝滿了未得轉變的人 ── 他們是如此的不穩定,以至於分裂了教會、離棄了教會、毀掉了教會!

「達爾文主義」與「決志主義」乃是魔鬼毀人耙子上的兩支分叉。撒但手持這兩齒的耙子,正在極力去摧毀西方世界的基督教!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hē apostasia – 末世獨特的離道反教!(帖撒羅尼迦後書2:3)。

主再來之豫兆日增,
 東方已現出了晨光;
儆醒等候,時日將臨,
 此時切莫打盹昏睡!

我們已經觀察了離道反教的啟示,又看到了離道反教的緣由。但我只能稍微談到最後兩點 ── 離道反教的惡果與醫治的方法。如想獲得更多的細節,請閱讀 穆瑞(Iain H. Murray)寫的《傳統福音派主義》(The Old Evangelicalism, Banner of Truth, 2005)。

III. 第三,離道反教的結果。

結果很明顯。現今的教會成員很少有得救的。他們讓3、4歲大的孩子重複那所謂 "罪人的禱告",然後便給他們施洗!太糟糕了!這不比中世紀的天主教好多少!或者更糟!至少那些神父並沒有把 "永恆保障" 的虛幻安全感教導他們。只因孩子們說過 "罪人的禱告" 便給他們受洗完全是害人,完全出自撒旦!願神幫助我們!在許多地方,「決志主義」已使獲得重生的浸信教徒猶如非洲中部的白皮膚侏儒那樣稀少!以下正是對一般浸信教徒或新福音派的描述,

"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 (啟示錄 3:17)。

"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啟示錄 3:16)。

這便是 "決志主義" 帶來的離道反教所造成的惡果!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 –hē apostasia–獨特的離道反教!  (帖撒羅尼迦後書2:3)。

主再來之豫兆日增,
 東方已現出了晨光;
儆醒等候,時日將臨,
 此時切莫打盹昏睡!

IV. 第四,醫治離道反教。

你如何能醫治離道反教呢?其治療的藥方何在?答案何在?醫治的藥方與答案救贖主耶穌基督!耶穌是治療離道反教的藥方!耶穌能補救離道反教!是的,耶穌是針對離道反教的答案!使徒保羅明白這點,因此他纔這樣說,

"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哥林多前書 2:2)。

基督能救我們脫離罪。基督能救我們脫離地獄。基督也能救我們擺脫離道反教!擺脫美國的垂死的文化,以及它垂死的教堂!從中走出來 ── 一直到你進入耶穌為止。祂永遠不會讓你失望!

我心所望別無根基,惟有救主流血公義;
 除此以外空虛無憑,我靠耶穌救主聖名。
立在基督磐石堅固,其餘根基都是沙土,
 其餘根基都是沙土。──《堅固磐石》
("The Solid Rock," 詞: Edward Mote, 1797-1874)。

今早我要告訴你,在這世界上除了耶穌之外再找不到安全的地方了!來靠祂吧,祂必拯救你!

在中國大陸的離道反教少得多。要知道,他們與美國和西方分隔開了。除了耶穌之外,沒有誰來幫助他們、或保護他們。耶穌為他們提供了無窮的幫助。據美國聖經協會估計,每小時在中國大陸便600多人轉向基督 – 既每天有14,000人獲得轉變!他們依靠的是耶穌基督,於是祂賜給他們能力,帶領數以萬計的年輕人信靠基督並進入教會!

基督能赦免你的罪。祂死在十字架上,為你的罪還清了代價。他又從死裡中復活了,為了賜給你生命與希望!我希望你下週日能回到這裡來。我邀請你直接來到耶穌這裡,來到 "除去世人罪孽的"…"神的羔羊" 這裡!希望你能來和我談談,並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帖撒羅尼迦後書 2:1-9。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What If It Were Today?" (詞: Leila N. Morris, 1862-1929; 經牧師修改)。


證道 / 宣道提綱

離道反教–2014

THE APOSTASY–2014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帖撒羅尼迦後書2:3)。

(提摩太後書 4:3)

I.    第一,[神] 揭示了離道反教,希伯來書12:24。

II.   第二,離道反教的原因,啟 12:12; 20:1-2; 彼前 5:8。

III.  第三,離道反教的結果,啟示錄 3:17, 16。

IV.  第四,醫治離道反教,哥林多前書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