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永恆的歧視

ETERNAL DISCRIMINATIO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十二月廿九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December 29, 2013

"這些人要往永刑裡去; 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裡去" (馬太福音25:46)。


在我成長的時期內,種族歧視的勢力仍然很強。但我免受這一勢力侵害,因為我的母親教導我這樣的行為是有罪的。在我還很小的時候,我記得母親說,在神眼裡,一切被造的人完全平等。我們的對話大致是這樣的: 母親說, "羅伯特,你沒有選擇自己要做哪一種族的人,對不對?" 我說, "沒有,媽媽。" 母親說,"其他人也沒有。所以,你要平等對待他們。" 但我從未體驗過種族的緣故而被歧視的痛苦感受,直到我長大之後。在那之後,我感到了作為白人而受到種族歧視的那種刺痛。靠着母親教導我對種族歧視的包容心,我才沒有因此耿耿於懷。然而,靠神的恩惠,祂利用那樣的經歷使我成為一個能應對任何種族的人!若沒有母親的教導和人生中這些經歷,我是絕對無法在洛杉磯市中心建立並牧養這間教會。.

許多年後我察覺到,當我與人打交道的時候,我根本不會去考慮一個人的種族。那是一個罕見的品質,我感謝神將這樣的品質賜給了我。如果神沒有除去我心中一切的種族歧視,我們不可能有這間教會。一位最近拜訪過我們的傳教士說:"我因你們會眾令人詫異的多種族化而感到高興與吃驚。這就好像未來的天國一般!" 是的!在天國內,我們會向耶穌如此唱,

"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啟示錄5:9)。

我對處於種族變化地區內的牧師感到同情。他們時常靠這樣的方法來挽救自己的白人教會:把西語或亞裔的會眾安排到另一個房間內,安排在主日學教室內,讓一位同族裔的牧師來引導他們。但那種作法極少有成效。幾乎必然發生的是,白人會眾越來越少,直到無法維持教堂為止。教堂通常落到邪教徒、或某類怪異的基督教組織的手中。我為那些過於膽小而不敢合併會眾的牧師感到傷心。五旬節教派在一百年前就合並了教會種族!美國的公立學校在五十多年前也已合併了!我們如今已到了二十一世紀。看在老天的份上,我們所有原教旨浸信教會難道不也應合併會眾了嗎?我知道,會有些人在讀到這些話之後便不再訪問我們的網站了。但我必須對你說實話!任何如今沒有完全合併種族的教會,是對基督的不良見證!將亞裔或西語裔會眾塞進主日學課堂裡並不算數!倘若所有會眾沒有一同作禮拜、並在一位牧師的帶領下,那個教會便仍沒有完全合併!

但種族歧視並非我今晚宣道的主題。社會學家把人們劃分為族群 ── 根據他們的膚色、頭的形狀等等特徵。但基督徒把人類分為兩類。

屬靈的人知道,所有人類起源於一對 [始祖]。而且,他們知道一切活着的人可分為兩類,兩者間的差別如同晝夜之別。他們知道,如今有兩個家庭。他們相信,這兩個家庭在時間的開始就存在了。一個家庭是骯髒污穢的。而另一個家庭在神的眼中就如水晶一般潔淨。

自從造物開始,一直都有那兩個截然不同的家庭 ── 亞伯獻上了令神滿意的祭獻,而在同一塊土地上,有惱怒和殺人的該隱;以諾與神同行,而拉麥與罪同流合污;挪亞和他的家人得到了神的恩惠,而世上的不敬虔者在大洪水中滅亡了;亞伯拉罕敬畏神,所多瑪的居民則生活在貪婪與罪孽中;神的子民以色列在世的同時,也有他們的埃及奴隸主在崇拜木石所造之神;當以色列進入應許之地時,那裡便有崇拜巴力的,以及敬拜耶和華的;在巴比倫流放期間,有末底改那樣敬虔的猶太人,也有惡人哈曼去百般陷害他的性命;當基督在世時,有信奉並跟隨祂的人,也有那些呼喊 "把祂釘十字架!把祂釘十字架" 的人。如今亦是如此。這一邊有聖潔和善的基督徒,而在另一邊,則有充滿仇恨、殺氣騰騰的穆斯林教徒,以及美國的無神論者。在神的眼中總有這兩組人!

"這些人要往永刑裡去;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裡去" (馬太福音 25:46)。

邪惡的和公義的從來都不同行。他們一直都是不同的 ── 其差異就如一個是撒旦的後代、另一個是神的後代一樣巨大 ── 這是邪惡之人和公義之人的對比。今晚也是如此。此刻坐在我面前的聽眾也是如此!如果被提升天此刻發生的話,將會…

"…取去一個,撇下一個" (馬太福音 24:40)。

這並不代表神在現世中總會保護祂的子民,或總會懲罰惡之人的。如果地震到來的話,它不會區分基督徒的住房或惡人的住房。如果穆斯林歹徒引爆了炸彈,它會炸毀神的子民的會所,也能炸毀那些屬撒旦之人的住所。有時從表面看來,神對惡人的待遇似乎比義人更好。詩篇作者曾說道:

"至於我,我的腳幾乎失閃;我的腳險些滑跌。我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懷不平" (詩篇73:2-3)。

拉撒路淪落到需要狗來舔他傷口的境地,雖然神聽到了他的禱告;而同時, 那位財主則穿着紫色袍和細麻衣,天天奢華宴樂 ── 無論神的懲罰怎樣在等着他。沒有,神區分了義人與惡人,並不代表祂會改變他們現世的生活。

一個人身體健康,生意興隆,並不代表神在賜福與他。另一個人生活困苦,疾病纏身,也不意味神在懲罰他。一個患有重病、並且子女又非常邪惡的人,很可能是一位好基督徒。有人可能很富裕,卻同時很狡詐。在這些方面上,神沒有分別。祂對這些不作區分。

但在其他方面來看,神把惡人和義人永恆地分開了。我們的經文告訴我們,他們之間的區別是永恆的。

"這些人要往永刑裡去;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裡去" (馬太福音 25:46)。

對惡人的懲罰,以及義人在上天的生命,兩者都是永恆的。基督本人說,兩者都是 "永恆" 的。請考慮下面幾點神對惡人的永恆區分。

首先,神在生命冊上對把義人和惡人永恆地分開了。聖經說,公義的是那些 "名字都在生命冊上" 的人 (腓 4:3)。啟示錄13:8說,"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人"(啟 13:8)乃是惡者。惡人的名字沒有記在神的生命冊上。從創世之初,主神沒有把他們的名字寫在上面。神沒有揀選他們獲得救恩。基督徒的名字記在了神的生命冊上。他在創世之前已蒙神的揀選。在世界奠基的時候,他的名字已被耶穌刻印在神的生命冊上。惡人現在可以取笑基督徒,但有朝一日,基督徒則會可憐那些惡人 ── 因為他們選擇了世間暫時的享樂,而基督徒選擇了永存不朽的事物!

然後,在地方教會裡,神還用兩種儀式來區分那些失喪的和得救的人。這兩個儀式便是洗禮和主聖餐。洗禮的儀式是為那些得救之人舉行的,僅有得救的才能受洗。從前,有人稱自己已經信了主,我們便馬上為他施洗。但後來我們發現,他們作信主見證時,很多人說了謊。他們受洗後便離開了教會,回到了世俗中。因此,如今在為任何人施洗之前,我們總要觀察一段時間。出於同樣的原因,許多國外的傳教士也是這樣做的。所以,洗禮僅限制於那些得救的人。

同樣,主聖餐也區分了得救之人與失喪之人。主聖餐是僅為得救之人設立的。那些沒有得到轉變的人,我們清楚地提醒他們不要參與。有經文這樣講,

"所以,無論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餅,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因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體,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們中間有好些軟弱的與患病的,死的也不少"(哥林多前書11:27, 29, 30)。

如果你敢受洗,或敢吃主聖餐,如果你的牧師聽過你的見證,認為你已得救了,那就請你走進受洗池,並走到聖餐桌前。神邀請你來。但祂禁止未得救的人這樣做。所以,得救之人和失喪之人,在受洗和主聖餐這兩種儀式中是有區別的。

更進一步,在祂暗中的旨意中,在如何對待得救之人與失喪之人中,神也有所區別。我剛才說過,神對待義人和惡人從外表來看沒有區別。但我現在告訴你,祂實際上從內心已做出了微妙的區分。神的旨意從外表上看似乎一樣,但是從內在卻不一樣。當基督徒的車子完全撞毀,其中帶有福分;然而當罪人的車子完全撞毀時,其中便帶有詛咒。如果不信之人的人生不順時,他感到那是神詛咒的刺。但當不幸的事發生在一個基督徒身上時,他仍可以說:"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着!讚美主!" 當基督徒遇到困難時,他知道神在糾正他、教導他、並且用他的困難使他更加堅強成為更好的基督徒。但是,當惡事落在不信者身上時,他感到那是神的懲罰 ── 是永恆懲罰的先兆,以及生活沒有神的絕望。所以,即使在神的旨意中,神也區分了義人和惡人。

然而前面談到的與將來的區別相比就根本不算什麼了。得救之人與失喪之人間的最大區別仍在未來。

各類人臨死的情形有極大的不同。我知道,如今幾乎所有人在臨終前都處在鎮靜藥的麻醉下。在發現乙醚之前(南北戰爭前不久),失喪的人在臨終前總在呻吟、尖叫。當你讀到對派恩或伏爾泰(Tom Paine, Voltaire)等人死亡的描述時,你不能不感到,無神論者在臨死面對神的時候是多麼的恐懼。婦女臨產的呻吟完全比不上惡人落在死亡的魔掌中時那種尖叫聲。

另一方面,基督徒的死亡總是比較簡單的,並且時常帶有凱旋性。當約翰•歐文(John Owen)剛剛完成他的著作《基督的榮耀》 (The Glory of Christ)時,他將稿紙放在床邊說: "啊!把它們收起來吧!我無需再寫了。我現在就要親眼見到基督的榮耀 ── 並要尊崇祂為天地主宰了!"

並非每個邪惡的罪人都會在痛苦和恐懼中死亡。每個基督徒也並非會像歐文博士那樣歡喜地過世。但他們家屬的反應則每次都能透露實情。失喪之男女的家屬是不可告慰的。我見過一個壯漢從棺材中搬出一具死屍抱在手中,像個受折磨的人那樣,在他非基督徒朋友的屍體上嚎啕大哭。我還見過一位醉醺醺的女士,竭力要跳進她迷途之母親仍未掩蓋泥土的墳墓,結果要三條大漢才拉住她。我在失喪之人的葬禮上看過並聽過不少可怕的事情。但基督徒的葬禮卻總會帶有細微的甜意,從來不會有失喪罪人死去時的那種強烈的絕望感。

想一想!現在來想一想!如果你今晚死去,你是否會有基督徒的葬禮 ── 或者你的母親和其他人會嚎啕痛哭,知道你已進入了沒有基督的墳墓?如果你對你的母親和其他家人有愛心的話,這便足以促使你去信靠基督了 ── 如果不為其他原因,也要為你所愛的人免除從如此的痛苦而信主!

結束時,我必須再次重復我們的經文。

"這些人要往永刑裡去;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裡去"(馬太福音25:46)。

當你的棺材被放進坑內,然後被土覆蓋了,當最後的禱告結束之後,你的朋友都已四散回家,你不會留在墓地中,埋在六呎深的泥土之下。噢,不會!你完全不在那裏!你或者在永恆的懲罰中–在不滅的永火中–嚎哭,或者在天城內與基督並聖潔的眾天使一同喜樂!在你埋葬的那日,你或者和義人一同歡唱,或與惡人一同哭嚎。你會是哪一類人呢?

如你今晚還是失喪的,我督促你要將自己投向基督的憐憫。將你自己投在向耶穌,因為祂說:"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 (約6:37)。祂在十字架上撒下寶血,為了洗淨你從所有的罪。祂從死中復活,為了賜給你永生。現在就來投靠耶穌吧,並靠祂在永恆中永遠得救!

如你希望我們在有關信靠耶穌並靠祂得救之事上引導你,並與你一同禱告的話,請你現在就離開你的座位,走到聚會廳的後面去。請你現在就去。陳醫生, 請為今晚能有人得救而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 路加福音 16:19-24。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What Will You Say Then?" (詞: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Eternity" (詞: Elisha A. Hoffman, 1839-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