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网站的目的是为世界各地的牧师与传教士提供免费宣道文稿与视频,尤其为身处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里极为缺乏神学院或圣经学校。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通过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21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的网站上。YouTube会带观众转到我们网站上。这些以39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稿件不带版权,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时无需我们的许可。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海博士在庆祝他传道60周年的仪式上讲话
"我一生中神赐的福分"

DR. HYMERS SPEAKS ON HIS 60TH ANNIVERSARY IN MINISTRY
"THE BLESSINGS OF MY LIFE"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在加利福尼亚州 约巴·林达 尼克松 总统图书馆
于主日,二○一八年四月八日晚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Yorba Linda, California
Lord's Day Evening, April 8, 2018


请大家起立,听我读我的终生经句。

"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基督我〕凡事都能做"(腓立比书 4:13 )。

请坐。

你可能在推测,我为什么会选择「尼克松总统图书馆」来庆祝我传道六十周年。 当你读完我的自传之后,你会明白我如何从尼克松总统那里得到了我这节终生经句,

"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基督我〕凡事都能做"(腓立比书 4:13 )。

我两岁时我父亲便离家出走。 我再也没和他一起住过。 我只和母亲住在一起,直到12岁。 从此,我便从一家搬到另一家,与不想接纳我的亲戚住在一起。 在我高中毕业之前,我曾转学22次。 我总是一位 "新生"。 我几乎就是个孤儿。 但我最大的损失,就是在一个没有父亲的环境中长大。 我独自一人,得不到任何人的帮助或支持。 但最糟糕的是,我没有父亲作我的榜样。 于是我开始寻找历史人物,想从他们身上创出一个理想人物。 这些人便成了我的英雄。

我将他们划分成世俗的榜样 和基督徒的榜样。 我的英雄都是一些面临艰巨考验 并征服困难的人。 我心中的基督徒英雄是亚伯拉罕.林肯、约翰.卫司理、理查德.温布兰(Richard Wurmbrand)以及约翰.莱斯(John R. Rice)等人。 我的世俗英雄是 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与 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 )。 尼克松的传记作者之一说:"他是一个从事外向型事业的内向之人。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成了一名成功的政治家。 作为一个害羞的书呆子,他知道自己会被人击倒、被人忽略,然而 – 无论障碍是什么 – 他总会东山再起。" 不错,他并非一位基督徒。 然而,他总会重返战场。 腓立比书 4:13是尼克松总统最喜爱的一节经文。

当我发现尼克松总统为何如此喜欢那节经文后,我便无法讨厌他了。 他曾征服了如此多的障碍,我把他看成一位与我心灵相通的人。 在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中,我时常想:"如果理查德.尼克松能度过水门事件,我也能度过这一关。" 记者 华尔特.克郎凯特(Walter Cronkite)指出,如果你或我是尼克松的话,我们早就没命了。 对我来说,尼克松是位典型的意志坚定的人。 他曾说过:"战败并非一个人的了结。仅有放弃时 他才完了。" 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止他。 在1960年的总统竞选中 他败给了约翰.肯尼迪。 然后他又在1962年的加州州长竞选中失利。 他在1968年赢得了总统职位。 因水门事件,他被迫辞职。 但他总会东山再起。 那便是为何他即便不是一位基督徒,他仍是我世俗上的英雄之一。

使徒保罗说,

"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基督,我〕凡事都能做"(腓立比书 4:13 )。

并不意味我能让头发从我头顶长出来! 这并不意味我能飞! 这并不意味我可以在数学上大有成就! 使徒保罗的意思是,靠着那加给他力量的基督,他可以忍受一切考验、完成任何职责、征服一切障碍。 而且我发现,这对我也很适用。 我为这节经文感谢神。 但我更加感激神赐下祂的基督来加添我的力量! 我读大学辍学了,但基督加增了我的力量,让我回去挣得三个博士学位。 我未能作传教士,但通过我们的网站,基督让我成为世间各处传道人力量的源泉。

当你读完我的书后,你也会明白为什么 葛利费斯先生刚才的独唱歌曲是我最喜爱的圣诗。

救主已经呼召,路上艰难重重,
 危险忧愁般般 散布在途中;
上主圣灵亲自 安抚忧苦伤痛,
 只管跟随救主,勇往不回首。
恩主已在呼召,疑惑试探途中
 常来骚扰排战,我众仍欢唱:
"望着标杆前进",甚至经过灾难,
 锡安儿女兴起,随王上征途。
("The Master Hath Come" 词﹕Sarah Doudney, 1841-1926 )。

我起初落笔写自传,是在我儿子罗伯特的督促下才动手的。 写作的过程很苦闷,因我一生内充满了逆境、挫折、与痛苦。 我几次想把草稿扔掉,因它太过阴暗与负面了。 但约翰.撒母耳.凯根对我说:"海博士,不要放弃你的书。 只需加多一章,讲述你母亲曾如何告诫你 当「数主恩惠」"。 我听从了约翰的劝告,写成了最后那章书,那正是我下面要简略向大家讲述的内容。

我坐在医院里母亲的病床边。 那是感恩节过后的几周。 我们一直在谈论我们最喜爱的人之一–亚伯拉罕.林肯,以及林肯总统如何把感恩节设为国家性节日。 我们一同唱起了在 感恩节 期间唱过的那首歌,

当你遇见苦难如波浪冲撞,
当你忧愁丧胆似乎要绝望,
若把主的恩惠从头数一数,
必能叫你稀奇感谢而欢呼。
主的恩惠样样要来数,
主的恩惠都要记清楚,
主的恩惠样样要来数,
必能叫你稀奇感谢而欢呼。 –《数主恩惠》
 ("Count Your Blessings" 词﹕Johnson Oatman, Jr., 1856-1922 )。

唱完了这首歌妈妈说:"是的,罗伯特,我们一生中确实有太多事情 要感谢神。" 于是,我们开始 "一样样地数" 算我们的福分。首先她感谢我们的孩子 罗伯特和约翰。 然后,她数算了对我妻子伊丽娅娜(Ileana)的感激﹕"她对我很好,罗伯特。 确实不愧是贤妻良母。" 她为能和我们住在一起而感谢神。 她为我们的教会而感谢神。 她 "一一数算" 了一些她所感激的教会成员。 然后,我也列举了几件可为之感恩的事情。 接着,我们又把副歌唱了一次,

主的恩惠样样要来数,
主的恩惠都要记清楚…

那时已是深夜。 当我亲吻了母亲,就要离开病房时,她说了一句我终生不会忘记的话。 她说,"罗伯特,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福分。" 当我离开病房,走出医院大门,进入黑夜时,泪水充满了我的双眼。 这是我和妈妈的最后一次谈话。 当天晚上,一场大规模的中风夺走了她的生命。

"海博士,不要放弃你的书。 只需加多一章,讲述你母亲曾如何告诫你 当「数主恩惠」"。 因此,下面便是神在我的人生旅途中,赐给我的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福分。

首先,我感谢神,我的母亲终于得救了。 她当时八十岁了,我以为她永远不会得到转变。 我和伊丽娅娜及孩子们 正在纽约的几间教会里宣道。 在旅店房内来回度步时,我正不断地为母亲的得救祈求神。 突然间,我感到她此时能够得救了。 正如古人所说的那样,我的 "祷告已达神的视听"(prayed through )。 我马上打电话给凯根博士,请他去引导母亲信基督。 母亲从未听从过 他的指点。 但这次,她听信了耶稣。 正如所有真实的转变一样,此乃一个奇蹟。 那天她 停止了吸烟喝酒。 从此她再没吸过另一支烟,再没喝过一滴酒。 她多次通读了圣经;每周四次与我一同到教会来。在她最喜爱的节日七月四号那天,我为她施了洗礼。 我为我母亲的转变感谢神。

其次,我为我美丽的妻子伊丽娅娜感谢神。 她〔第一次〕来是为参加我主持的一场婚礼。 在婚礼之前,我通过约翰福音3:16宣讲了一篇简短的道文。 这是她到新教教会里听到的第一次宣道。 她响应了邀请,并马上得救了! 我第一次向她求婚时,她说 "不"。 我很伤心。〔过后〕奥兰多.瓦斯戈司(Orlando Vazquez, 他今晚在场)请我和他(以及他妻子艾琳–Irene)一起去波多黎各。我跟他去了,但我一直在惦记伊丽娅娜。 她也在想着我。 她说,"我希望他会再向我求婚。" 当我再次求婚时,她 "同意了"。 我们结婚已经三十五年。 我每天为我的小妻子感谢神! 她正如箴言31章内 "才德的妇人" 一样。 读读那章书,你便能认识我的爱人伊丽娅娜。 我心中会永远珍惜她。 她的父亲今晚就在我们身边。 他从危地马拉一路过来参加这场庆祝。 谢谢你,奎亚尔先生! 伊丽娅娜的哥哥和他的家人也在这里。 谢谢你,欧文!

第三,我为我的两个儿子罗伯特和约翰感谢神。 他们是双胞胎,现在已经三十四岁了。 他们俩都是Cal State Northridge的毕业生。 罗伯特娶了一位韩国的美丽女子,名叫瑾。 瑾的父母、弟弟和弟媳今晚都在这里。 谢谢你们来参加! 罗伯特和瑾有两个女儿,哈拿与撒拉。 感谢神 赐给我这些美丽的孙女。

我另一个儿子是约翰.卫司理,借用伟大的英国传教士的名字来命名。 罗伯特和约翰 都出席了我们教会的每场礼拜。 卫司理是一位祷告能手。 他经常花几个小时来祈祷、阅读圣经。 他是一位优秀的基督徒,也是我的朋友。 我对两个儿子都很满意。 他们对我和我妻子来讲,是神所赐的难以置信的福分。

我为克里斯托弗.凯根博士感谢神。 他是我一生内所缺乏的兄弟。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密切的合作者。 我们彼此尊重,甚至从未用名字相互称呼。 即便独自相处时,我总会称他为凯根博士;他也总叫我海博士。 我感谢神,赐给我这样一位忠实与聪慧的朋友。 我们彼此理解。 我们都偏于内向,花很多时间独自祷告,研读圣经。 他的思维更偏重于数学与科学化。 而我更近于神秘派与直觉感受。 但我们完全能轻松合作。 我们是合作的夥伴,犹如福尔摩斯与华生、或 如约翰逊与博斯韦尔一样(有人补充说,像两位传统喜剧演员 –"劳雷尔与哈迪" 或 "阿伯特 与 科斯帖罗" 一样)。

我是一名创新者,他是一位综合总结者。 我有文学头脑。他有数学思维。 他认为我有领导的能力。 我看他是一位天才。 我们联手同工对双方都是福分。 我为身旁的 克里斯托弗.凯根博士 感谢神。

我为约翰.撒母耳.凯根而感谢神。 他是凯根博士和夫人的大儿子。 约翰是今天作司仪的这位年轻人。 他昨天刚被按牧立为浸信会的牧师。 所以,今天他已是约翰.撒母耳.凯根牧师了! 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传教士 与谘询员。 我把约翰看成是我事工的 "儿子"。他在Biola大学Talbot神学院进修第二年。 他很聪明。 这不奇怪,因他的父亲有两个博士学位,母亲朱迪又是一位医生。 约翰是位全A的学生。 他打算得到神学博士学位。 24岁时,约翰在印度、多米尼加共和国 和非洲的三个国家举行过布道会。 每个星期天早上他都会在我们的教会里讲道。 我们的每个星期四下午都会在一起度过,讨论神学问题和事工工作。我为约翰感谢神。 他会接替我,成为我们教会的下一任牧师。 他是我的朋友。 就这么简单。

我为宋天礼感谢神。 他是我的另一位年青 "布道人"。 天礼正努力完成他的大学学业,然后将去读神学院。 他和约翰.凯根会组成一支优秀的团队,引导我们教会走向未来。

我为天礼、亚伦.杨希 和颜国辉感谢神。 他们是我们近来新任命的执事。 亚伦是我交心朋友。 他看护着我,就像一只仅有一只幼雏的母鸡。 他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之一。 颜国辉已经成家,有两个儿子。 这事你可能还不知道。 我的人生还没结束! 我打算明年 在颜国辉家里 创立一座全新的华人教会。

约翰.凯根、宋天礼、亚伦.杨希、颜国辉、与本.葛利费斯 是我的祷告夥伴。 我们每周三晚上都会在我家的书房中一同祷告。 我为这些人感谢神。 他们帮我度过了一些艰难的时期,尤其是我治疗癌症的那段时期。

我为陈医生、萨拉查夫人、以及「39位中间骨干」感谢神。 陈医生是我们教会的助理牧师,负责传福音和我们打电话联系客人的事工。 萨拉查夫人负责我们的西班牙语的事工。「39位」是群忠诚的人,在教会分裂过程中拯救我们教会免于破产。 我为他们每个人感谢神。 我为亚伯.普鲁德鸿先生感谢神。 他是停止了教会分裂的人。 我为Virgel和Beverly Nickell夫妇感谢神。 这对夫妇贷给我们教会最大的一笔款项,为了购买我们现今的楼房。 他们对我们的支持从未动摇过。 他们现在已是我们教会的重要会员。

我们教会的百分之五十左右是由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组成。 我一直很喜欢牧养年轻人。 我们现在的团队是我所知道的最好的团队之一。 我们有一组出色的执事。 我们立有八个执事,每两年轮换一次。 亚伦.杨希是永久性的执事主席,所以他永不轮换。 我为这些人感谢神。

我们教会年老的一代人对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提供了大量的支持。 他们每次礼拜都会参加。他们很能作祈祷,并极力建造我们的教会。我根本不担心把星期天早上的礼拜让约翰.凯根和这些执事来掌管,而我会去 蒙特贝优市(Montebello)去开创新的华人教会。 我完全信任这些人。 星期天晚上我会回到母会中宣道。

我的整个人生都围绕着我们教会的人。 他们是我的 "亲人"。 作为如此美好的一个大家庭的家长,让我非常高兴。 耶稣说:

"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 13:35 )。

除了讲述下列这则真实的故事外,我想不出更好的方式来结束这篇信息。 当我在马林县的「开门教会」里讲道时,我每周五和每周六晚上都会带一群年轻人上旧金山去。 我在街头宣道时,他们便在街上分派单张。 我们常去市内一个叫北滩(North Beach)的地区。 这是一个极不文明的地方。 那里有吸毒的人,并有几间 "脱衣舞" 的铺子。 我通常在一所叫 "伊甸园" 的店铺前,站在人行道上宣道!!!

有天晚上,一些孩子把一位年轻人带到我身边。 他告诉我,他的海洛因毒瘾很深,耗费极高。当我和他谈话时,我感到他很真诚。晚上结束时,我让他上了车,带他回到我的公寓。 我让他待在厨房里,自己便锁上门睡觉了。

接下去的几天内,他坐在厨房的地板上,多次经历毒瘾的发作。 最后,他平静了下来,问我是否有个吉他。 我让孩子们给他带来一个吉他。 他坐在地上弹奏了几天。 然后,他想要一本赞美歌集。 我们给了他一本,于是他开始为其中一首圣诗谱写新曲。 我忘了这孩子的真名。 我总称他DA(Drug Addict–吸毒者)!

DA有一天对我说:"来听听这个曲。" 他拿起吉他,打开歌集,用他新谱的曲唱起了Albert Midlane(1825-1909)的赞美诗,"复兴你的作为"。 简直美极了!直到今天,我们仍用DA的曲调来唱那首圣诗!

恳求复兴主工,显露祢大能力;
 开启祢子民的耳目,呼出复苏气息!
复兴祢的作为!赐下阵雨清新;
 万般荣耀全归耶稣,我们得福滋润。
( "Revive Thy Work" 词﹕Albert Midlane )。

回到洛杉矶后,我与DA失去了联系。 日积月累,我们教会最终搬入了我们现今所在的这座建筑。 有天晚上电话响了。 我上办公室拿起电话说,"你好"。 电话里的声音说:"喂,海博士,这是DA。" 我问,"D什么?" 他说,"DA。你忘了吗? DA-–吸毒者。" 我几乎昏了过去。 近三十年没听到他的声音了! 我问他,"你现在在哪里?" 他说:"我在佛罗里达。我已结婚,有几个孩子,还有一个好妻子。 我还在教会里教主日学学校。"

我因喜乐而欢笑了! 当晚回家我一路上在歌唱! 正是因如此的时刻,我才会为自己走入了传道事工而庆幸。 这完全抵销了我所承受的一切磨难与痛苦! 能够赢得像DA那样的年轻人,那使我内心充满了喜乐!

当我想到一切已经得救的年轻人时,痛苦和悲哀都会消失。 六十年的事工为我带来了许多幸福的时刻。 我绝不会把传道事工与世间任何事作交换!

与往常一样,我必须花几分钟来讲一下福音。 耶稣从天国降临人世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死在十字架上,来承受对我们罪孽所必需施行的惩罚。 祂在首次复活节的星期天以骨肉之躯走出了坟墓。 祂洒下祂的宝血,为了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祂告诫我们,只要信祂,我们便能摆脱罪孽。

我曾试图作完人来拯救自己。 我是个法利赛人。 但在1961年9月28日,在百欧腊(Biola)学院里,我信靠了耶稣。 是这首歌把我带到了基督身旁:

我的心灵被罪捆缚,
 幽暗成性不得自由,
被你圣眼睛,如光透视,
 闪烁光焰 使灵苏醒。
锁链脱落,心灵释放,
 跃身而起 跟主前行,
锁链脱落,心灵释放,
 跃身而起 跟主前行。 –《但求如愿》
("And Can It Be?" 词:Charles Wesley, 1707-1788 )。

耶稣是披戴肉身的神。祂为我而死。我开始用全新的眼光去看待祂。我信了基督。 我祈求你能信靠耶稣,并得到祂的拯救。 然后,千万要进入一间相信圣经的教会,为耶稣基督度过你的一生。

我对在座的所有人说:"愿神赐福你,正如祂帮我征服了万般恐惧那样。" "我听见我的儿女们按真理而行, 我的喜乐就没有比这个大的"(约三1:4 )。 阿们。

现在我把节目交回到约翰.凯根牧师的手上,让他来为礼拜收尾。(约翰用两个蛋糕来宣布 海博士和海师母的生日,"祝你们俩生日快乐!")


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 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宣道结束)
您每周都可上网阅读海博士的道文。
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请点击〔中文 简体/繁体 宣道文〕

本站刊载的宣道文稿不带版权,你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 但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以及出自我们教会的
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使用前必须徵求我们的同意。

宣道前 约翰.海默斯先生(Mr. John Wesley Hymers)领读的经文﹕诗篇 27:1-14。

宣道前 执事 本.葛利费斯(Deacon Benjamin K. Griffith)的独唱﹕
" Must Jesus Bear the Cross Alone? "(词﹕Thomas Shepherd, 1665-1739; 第一与最后一段歌词)/
" The Master Hath Come "(词﹕Sarah Doudney, 1841-1926; 最后两段歌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