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复兴的代价!

THE PRICE OF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于 二○一七年十月十四日星期六晚
在 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October 14, 2017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 得见耶和华的恩惠,就早已丧胆了"(诗篇 27:13)。


在一个充满了患难和艰难的人生中,即使在最黑暗的时期,我一直以来都知道这节经文是真实的。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我总能够以某种方式战胜一切困难,来侍奉基督。在我的软弱与恐惧的背后,总会有一种信心,我总是相信神最终会攻克一切障碍;而我也会在离世前看到胜利。 那种信心有时会变得很微弱,但却从未完全消失过。 我若不信活在人间时 "得见耶和华的恩惠",我早就丧胆绝望,一败涂地了。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见耶和华的恩惠,就早已丧胆了"(诗篇 27:13)。

当我发现我得了癌症后,那种信心受到很大的动摇。我奋斗的目标、以及对神遣送复兴的期望,在我的内心中几乎消失了。但我却无法放弃。这六十年来,神用艰难的事工来训练我,教我做一个不轻易放弃的人 — 不论处境有多么艰难都不放弃。 于是,我在黑暗中挣扎,感觉像 迪伦.托马斯(Dylan Thomas–诗人)那句名言中所说的, "不要坐以待毙地陷入黑夜;要奋起: 奋起去挽回垂死的光明。"

伴随着这些阴暗的思绪,我开始在我们教会里宣讲复兴。 我如今能确切地与 理查德.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一同说:"作为垂死的人,我在向另一个垂死之人宣道"。 我不断地宣讲复兴 — 即便在情形看起来似乎绝望的时候,即使在魔鬼攻击的时刻,即便在我肉体软弱、信心动摇的时候,都未停止过。 神赐予我超然的能力,使我能不断地宣道。 在几周内,我宣讲了四十多场有关复兴的道。与魔鬼争斗,又通宵撰写布道文,我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每晚都是如此。 几周过去了,几个月过去了,胜利仍然毫无音讯。

最后,情形有了扭转。 那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大约有二十位年轻人得到了转变,他们中有些人经历了相当剧烈的转变。但是,我未能说服约翰.凯根(John Cagan)去献身传教。 我清楚,若没有他的帮助,我们定会失败;因为在我离世后,没有其他人能有他那样的才能,没有另一个人能带领这间教会。

接着,发生了一个很突然的改变。 约翰决定献身传道。 在我们一场接一场的祷告会中,圣灵一直与我们同在。一位接一位的年轻人决定为主耶稣做出更多的奉献。 上周四与周五,我们举行了延续到午夜的祷告会。 上周日,我们举行了非常好的礼拜 – 陈提摩(Timothy Chan)早上宣道,约翰.凯根晚上宣道。 教会里坐满了人,我们还庆祝了我们的优秀的中文翻译 宋文埙 先生的六十大寿,早晚两场礼拜中充满了得胜的喜乐。

我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有安稳地睡过觉。 但我的心情就像丘吉尔得知日本轰炸了珍珠港、把美国作为英国的同盟国卷入了二战之后一样。 丘吉尔说:"如此看来,我们最终还是得胜了。那天晚上我带着感激之心安然地入睡了。" 我感到胜利就在眼前。 从星期天晚一直到星期一,我足足睡了23个小时。 我在星期二凌晨5:30突然醒过来! 我的确带着感激之心安然入睡了。 我们的教会有了一个新的理想。毕竟,我们的争斗得胜了!

当丘吉尔次日醒来的时候,他听说2万5千日军在夜间袭击了香港,英国从而失去了对香港的控制。 丘吉尔醒过来的时候,日军已经打败了皇家空军,并威胁要用高射炮和炸弹去占领新加坡。 战役一场接一场陆续不断,此刻不比前一天晚上更加接近胜利。

我们的情况也是如此。 我们得到了一场胜利。我们有过一段欢喜的时间。我们得到了一场 "小规模" 的复兴。但我们没有彻底地得胜! 要使我们教会通过我们的网站与见证 成为复兴的中心与世界的光,我们还需多花几个月的时间和更大的献身决心。 我们仍然需要面对这场战争。 这是一场庞大的持久战。 这是一场为有生命力的基督教而进行的战争! 这是一场为有生命的祷告会、为有生命的得人事工、为有生命的福音宣道、以及有生命力的为耶稣基督去献身所进行的一场争战! 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持久战! 这是一场规模庞大、持久、与艰难的战争,而我们的敌对势力极为强大。 牠是人类最大的仇敌。 不错!我们正与撒但争战!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 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 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 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 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 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 我为这福音的奥秘作了带锁链的使者,并使我照着当尽的本分放胆讲论"(以弗所书6:12-20)。

把使徒保罗的那段话 作为我们的警句和护身武器吧!

我从前特意不愿唱莱斯博士写的那首歌,《复兴的代价》, 原因是我们在教会分裂的时期经常唱那首歌。 我觉得我们暂时不应唱那首歌。 但是,我们如今得到了一场 "小规模" 的复兴,我认为我们应该开始时不时地唱那首歌了。这是歌页上的第九首诗歌。请大家起立来唱。

复兴须付代价、得人必有艰苦,
 长时刻的祷告、负担、与泪珠;
与陌生、孤单罪人的辩争,
 在上天丰收时必得报答 !
收获,天国的收割!获人间性命。

人间的财宝,何等虚幻、转眼逝凋,
 它消散如云雾,枯萎如花草;
但靠泪水与恳求赢得的魂灵
 将存到天国丰收时刻。
收获,天国的收割!获人间性命。

若带草木,禾秸进入此丰收内,
 面临封赏的主会何等羞愧;
无人因我们信靠了救主耶稣,
 被带入上天的丰收中。
收获,天国的收割!获人间性命。

来到基督前领受得人的奖赏,
 智慧人必发光,如天上的光!
那靠救主福音令多人获救者,
 必得赐福,如星永闪烁。
收获,天国的收割!获人间性命。
("The Price of Revival," 词: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经莱斯博士的女儿授权使用–2011年10月1日)。

请坐。

复兴本身并非目的地!在你转变后,你被召去为耶稣做工,"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弗 2:10)。基督拯救了我们,希望我们 "热心为善"(多 2:14)。当你得到复兴并充满了圣灵,你恢复兴起,得到能力做得人的工作。基督告诉我们,"勉强人进来,坐满我的屋子"(路 14:23)。在这邪恶肆虐的日子里,你必须与魔鬼和肉体的私慾争斗,才能成为得胜的基督徒!

下面是我的朋友罗杰.霍夫曼牧师(Rev. Roger Hoffman)在〔评价我的自传时〕所说的话﹕

我们俩在神院读书的时候相遇。 四十六年来他一直是我私人的朋友,我亲眼目睹了很多这里记述的故事。 读读这个故事。 你会受到挑战、鼓励、和启发。 当人处在逆境中时,你会由此得知 如何去处理人生。 读完这本书后,你不仅会感到你认识了海罗伯博士,而且不知为何,他也认识了你,并且是你的战友。 写得太好了。 你能闻到 亚利桑那州潮湿的土壤,感受到你头上那团压抑的阴云,犹如伦敦夜晚那阵朦胧的雾霭。 但你会从挑战中走出来,充满信心地加入争战的行列,相信神必得胜。 我极力推荐这本书。

费尔.戈布博士(Phil Goble)三十多年来一直在向纽约市的犹太人传道。 他与我和我太太多年来一直是好朋友。 戈布博士说,

很少有人通过争辩、或在讲坛上灵界的生死搏斗中去认识撒但。 很显然,那些角斗手、那些属血气的拳击手、那些赤手拼搏的勇士,没有一位能理解传道士神的道所展开的充满血汗的搏斗。 宣道–真实的宣道–是为拯救世间失丧灵魂而进行的徒手搏斗。 这便是为什么圣经本身就是无错的宣道精华。 这事谁能当得起呢? 然而靠神的恩典,海罗伯博士已成为我们身边名副其实的现代 "约翰.卫斯理",一位传教士的牧道人(a preacher's preacher)–若真有这种头衔的话。 从我被召传道的最初时刻起,海博士便一直是我个人的灵感。 所以,我的祈求是,今后几代的年轻宣道士,都能彻底吸收这本自传中的每个字,读尽他们能找到的每一场海博士所宣的道,就此令他们去跟随这位伟大的一流宣道士,步入与当代世俗社会角斗的斗兽场内,像他一样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夺得一顶获胜者的永恒冠冕。

路易斯安那州 浸信大学的校长 尼尔.魏弗博士(Dr. Neal Weaver)说:

这是一本迷人而又启发人的书。 这本书描述了一位勇士坚强奋战的故事,他充满了信念,并且不怕去为此信念而争斗。 那人就是我的好朋友 海罗伯博士。

决心在加州 洛杉矶市中心建立一所教会,他必须面对恶意的指责与铺天盖地的异议 –包括一位流氓传教士所酿成的可怕的教会分裂。 靠着坚持不懈的决心,他逆水行舟地在一座美国最黑暗的城市中心建成了一座闪光的福音灯塔。

他的一生是对使徒保罗崇高词句的写照,"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 4:7)。

基督本人给予了我们教会一个使命:"看哪,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启 3:8)。仔细听我今天收到的一封电邮。这是来自非洲西部一位说法语的牧师。这位非洲牧师说:"因为你的这些宣讲道文稿,我要向你表达我最深的感谢。我觉得这些道文非常好,内容很丰富。如果你还有其他的教导工具,可否让我知道、使我能赐福基督的身体?" 我回信告诉他:"我们打算增加各种能够帮助牧师的工具。" 首先是《林道亮博士对祷告和祷告会的教导》,约翰·凯根现在正在更新其内容。下一个是凯根博士准备的《如何准备一则福音讲道》的布道文。各个地方的第三世界的教会在大声求助。 他们被来自美国的垃圾宣道所淹没,例如:"说出便可索取"("name it and claim it")、"发财福音"(prosperity gospel)、"健康与致富福音"(health and wealth gospel)、"神无人不医的福音"(God wants everybody healed gospel)、"信福音得舒坦"(feel good gospel)等理论。 我们在教会里、宗教节目中、和广播里听到的,大部份都在强调并非真正福音的事物。 即使许多原教旨浸信派也不再宣讲福音讲道。他们被解经所取代,专门针对那些已经被认为是 "基督徒" 的人。就像那个非洲西部的牧师一样,尤其是第三世界的牧师在大声求救。他们想要赢得迷途人,但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做。我们通过市中心的事工学会了如何传福音并使非基督徒家庭出生的世人和其他宗教的人得转变。通过网路打开了我们通往第三世界的大门,耶稣给了我们一个旨意要我们去帮助第三世界以及其他地方的牧师。

但是,除非我们教会是传道能量的源头,我们无法去帮助他们。 如果没有更多的复兴的话,这是不会发生的。 没有更多的祷告与献身精神,这也不会发生。我们教会还不够洁净。 怨恨、偏见、以及彼此相爱的缺乏 仍然要继续更正。 我们仍然需要更多的认罪,来医治我们中间破裂的关系,使我们更加坚强。 我们仍然需要更多的献身,来完成基督的使命。

我对复兴的强调必须暂停一段时间。 我们接下去的几周内必须专注在传福音的工作上。 接下去是感恩节,然后是我们的年度会议和受洗礼拜。之后是圣诞节和新年。接着是凯根博士、约翰 和宋天礼 去非洲的乌干达、肯尼亚、与卢旺达传道。 此后,如果有神引领的话,我们会再次回头强调复兴。 在我们教会的复兴之事上,神还需做许多工作。 我相信,神会再次遣送另一波复兴,而这一波会比我们以前得到的更为强烈。你们中有些人必须发生重大的人生变更,才能帮助我们的教会成为世上的灯塔。

你们有些人必须要为得救而努力。
你们有些人必须要互相认罪、互相代求。
你们有些人必须要把基督放在迷途家人之上–即使他们不断在扯你后腿。
你们有些人必须要开始交十一奉献,或甚至牺牲性地拿出更多奉献。
你们有些人必须要开始独自一周内几天外出去传福音。
你们有些人必须要星期三和星期四都来参加祷告会传福音的活动。

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努力使教会成长——否则我们会慢慢地失去我们的爱和热情,而成为洛杉矶市中心漆黑街道上的一间不起眼小教会。

我们教会现在到了交叉路口。如果我们选择了走简单的道路,我们会慢慢地沮丧起来,并开始衰亡。但如果我们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我们会在传教事业中投入心血,为教会添加更多人,朝成为伟大教会的方向前行,通过我们对基督的爱和我们不惜一切代价献身跟随基督的决心,使我们的教会能够帮助世上其他挣扎中的教会。

邱吉尔在二战中带领着英国。 接下来的许多年他们将面对艰难险境 –几年的鲜血、辛劳、泪水 与 汗珠。但是,靠神的帮助,他们最终赢得了胜利。 因此,我们最后也会打赢这场战争,我对我们最终的胜利有着前所未有的信心。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见耶和华的恩惠,就早已丧胆了"(诗篇 27:13)。

请起立唱歌页上的最后一首圣诗,《我一生求主管理》。

我一生求主管理,愿献身心为活祭,
我双手为主作工,因被主慈爱感动,
因被主慈爱感动。

使我脚为主行路,快如飞从主吩咐。
使我口满有主言,各处宣讲在人前,
各处宣讲在人前。

使我口时常颂扬,赞美我荣耀君王,
愿虔诚献上金银,不为自己留分文,
不为自己留分文。

愿将我爱献给祢,凡事听凭主旨意,
使我志愿如火焚,全献给我主我神,
全献给我主我神。
   ("Take My Life, and Let it Be" 词: Frances R. Havergal, 1836-1879)。

请坐。

在聚会结束从前,让我们多加几个见证。这是我们感谢神行奇事的时候,让我们祈求能力,能够为基督做更多事。我希望你们能够到前面来,分享一些见证,使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得到鼓励。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独唱﹕
"Take My Life and Let it Be"(词:Frances R. Havergal, 1836-1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