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海博士夫妇所受的苦难 造就了这间教会

THE SUFFERING OF DR. AND MRS. HYMERS PRODUCED THIS CHURCH
〔Simplified Chinese〕

执事 李揆东(Kyu Dong Lee)先生
与 凯根博士(Dr. Christopher L. Cagan)合写
凯根博士于 二○一七年九月十六日星期六晚
在 洛杉矶浸信会幕 宣讲之道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牧师〕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 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摩太前书 5:17 )。


我们的牧师海博士(Dr. Hymers)是位长老 – 一位牧师。 他忠心善导了我们的教会。 他忠实地依据神的道传播福音。 他为我们献出了自己的时间与精力 – 为把迷途之人带到耶稣的面前、并照看好信徒。 每人都知道这是真实的! 今晚,我要向把一封电邮读给大家听。 这封电邮是我们执事李揆东先生(Kyu Dong Lee)发给海博士的,我也添加了几段文字。 李先生这样写道:


亲爱的牧师﹕


你现在是,也永远是我灵命的父亲。 谈起父亲,我们的在天之父非常清楚你作出的一切牺牲。 下面是我所记得〔你们经历的〕许多苦难 与成功之事中的突出几件事。

你对人的关切极深,很多时候还要冒着自身的风险。 如果不是你服从了神的呼召,我便不会在这里了。 许多牧师早会放弃了,更有其他许多牧师笑话你,说你想促使遭神厌弃的洛杉矶异教徒得到转变。 在他们眼中,这群异教徒不配得救。 他们选择去 "侍奉" 与自己同种族的 自私并与世隔绝的人。 我说这话心中毫无疑虑。 在度假和商务旅行中,我从未见过任何真心关切灵魂的牧师与会众。

〔凯根博士加话说〕"我在度假、出差、与出国传道期间访问过许多教会。 没有一间教会能像我们那样接近新约的标准。 没有一位牧师能像海博士那样接近新约的标准 – 无论在宣道上、或对圣经与神学的领悟上、在祷告上、在对得人的激情上、或在自我牺牲的工作上。 我从未见过一位牧师的妻子 能像海师母那样接近新约的标准。 大部分牧师的妻子在她教会里几乎不管任何事。 其他牧师的妻子干脆就游手好闲。 许多人反而会拖丈夫的后腿。 但海师母绝非如此! 她舍身投入了基督的工作中。 没有她,许多在座的人根本不会坐在这里。 海师母,谢谢你 !"

〔李先生接着说〕"那些牧师没有一位能说,他们曾如你那样努力尝试过了。 比如,我清楚地记得你曾为某位年青女子做的事。我所认识的牧师中不会有一位能像你那样去帮她。 但那女子却毫无感激心。 不知感恩的罪人正是你所侍奉并关照的对象。 然而其他一些人–如约翰.凯根等–却最终变成了神恩慈结晶的宝珠。"

〔凯根博士说〕"希望未来带领这间教会的人,能有海博士的爱心与耐心。海博士夫妇如今感到,因我们教会现已进入了一段较好的境况,他们正在被人绕过去。 很少有人打电话给他们;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一事实﹕我们现在能过度到下一代 – 那正是他们辛勤追求的果实。 是海博士,而不是我们,对我们的下一代充满了兴趣,以使我们的教会能延续下去。 是海博士,并非我们,在号召我们去寻求复兴、寻求医治。

不知感恩是我们教会的一大缺陷。 我们从神得到了祝福,得到了安逸。 但我们忘记了带给我们福分的人。 圣经说:「神并非不公义,竟忘记你们所做的工和你们为祂名所显的爱心,就是先前伺候圣徒,如今还是伺候」( 来 6:10 )。 弟兄姊妹们,既然神不会忘记,我们也切莫忘记!"

〔李先生说〕"你为我们教会献出了一生,实际上已耗尽了精力。 你所投入的几千小时的祷告、侍奉、与宣道,藉神的恩典已得到了回报,你造就了一些优秀的信徒。 作为一个企业来看,这似乎是单 亏本生意;但作为神的投资来看,此乃圆满的成功! 我相信,在大审那天,耶稣会称海博士为既良善又忠心的仆人。 神使用了你的忠心侍奉,令罪人悔改,得到救恩。 请看,我正是其中一员,对此我充满感激–永恒的感激。 我确信,神一定很欣悦;天国内也一定有喜庆!" 〔凯根博士说〕"我看过一位接一位 我们曾以为永远不会得救的人,在海博士的宣道与谘询下 获得了转变。海博士甚至在他所谓 "度假" 期间,也要耗费许多个时辰来维护我们教会! 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止他去帮助你们,并改进我们的教会!"

〔李先生说〕"作为一个人,你会期待你的劳作能有更多的成果。 作为基督徒 我们有同样的期待。 然而,这实在是个谜,神的恩典能有这样的伟大、充满如此的忍耐,在此数百万人的都市中虽得救之人极少,祂仍维持了我们向这群恶人侍奉传道至今。 即便在「三十九位」骨干(付清我们教会楼房贷款的人)走后,我们身后新一代的信徒们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吗? 我看根本没有。 他们需要像您 海博士一样,为基督福音的传播使命牺牲自我。 海博士,你正是一个活证,说明为基督舍弃自我是完全值得的。"

〔凯根博士说〕"虽然我儿子的宣道比海博士晚年的宣道更有精力(因他患过癌症 ),并充满更强的措辞,我们应该牢记,包括约翰在内的所有人,我们都是在海博士的宣道下得救信基督的,并且承受了海博士和师母的精心调教。 他们俩可能不再朝气蓬勃,但我们如今的教会全都出自他们的辛勤耕耘。 你们在座的,请环顾一下– 你们便是海博士为基督献身的果实明证! 海博士如今可能已经年迈体弱,饱受癌症的摧残,你们所有人都应感激他,因他仍在辛勤耕耘。 换成另一位牧师,他早已离职退休了。"

〔李先生说〕"这场争战的代价太大了。但因神的恩典,海博士,你走过了所有的 教会分裂与争斗,忍受了一切痛苦与磨难,最终幸存下来! 魔鬼竭尽全力去伤害你的事工,但我们的救主伴随维护了你。 不论攻击如何强烈,祂都令你最终得胜。 例如,我记得在八十年代末期,有位领导在小组长聚会上对你大喊大叫。 我以为他会被赶出教会,但我很吃惊地发现,你继续容忍了他的行为。 我后来打电话给他,试图说服他去道歉。 我很惊讶地发现,你充满如此的耐心去承受他的反叛。 这场争斗的代价是许多小组长也去学他的样子,起来反叛你。 我看没有任何牧师能承受如此长期的攻击! 但你承受了一切。 你在那位领导如此恶毒地攻击你之后, 仍旧允许他留在教会里。 海师母也在这场争斗中受害。 如果她没有如此呕心沥血地照看如今在这里的亚裔女孩们,她的身体会如此糟糕吗? 我看不会。 她的身体仍会是强壮健康的。 但由于撒但和牠的爪牙所造成的痛苦不断袭来,你们一家遭受了多重苦难。 这是另一个秘密,在肉身与精神上的磨难结束之后,你们一家仍在侍奉神! 所有痛苦都有一定的目的,那正是战争的含义之一。"

〔凯根博士说〕"海博士夫妇作领路人。所有「三十九位」骨干都受过苦,包括我家在内。 但海博士夫妇是领路人,在痛苦中将教会打造成如今的状况。 通过自己的磨难和榜样,他们引导我们走过来了,带领教会承受了艰难的时期,建成我们如今这间教会。"

〔李先生说〕"你的事工在愚昧的事物中看到潜力。 互联网是人的工具,这在神的眼中无疑是愚昧之事。 但你还记得那天吗? 你那天问我,是否能为教会设立一座网站。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 人人都在鼓掌,包括一些已离开我们的人。 我从来无法想象到,这网站会成为神赐福的工具,甚至能使其他国家的灵魂得到拯救! 我从来没有想象到,这座网站将为世界各地这么多的牧师和传教士 带来如此的喜乐、幸福、和安慰。 毕竟,我们整个网站仅有一样东西 –福音。 我很高兴你洞察到别人所看不到的事物。"

〔凯根博士说〕"海博士是位有远见的人。 他不仅埋头做自己的事,然后回家了事。 他一直在寻找新的方式去传播基督的福音–不仅为了我们教会里的人能够得救,还要包括世界各地的人,并且帮助在其它国家的牧师,通过36种自己本国的语言,阅读并宣讲 他的道文!我们因海博士而感谢神!"

〔李先生说〕"你努力去阻止决志主义的异端邪说。 一旦你看穿了它,你便竭力去警告他人。 你并非偶然谈起此事。 你通过著书和宣道对它作出了最强烈的抨击。 有人听到了你的声音。 我知道这一邪说不会轻易消失,因它已延续了近二百年。 扎根的邪说不会轻易死亡。 但你毫不犹豫地继续冲击。 你展开了这场运动,我希望并祈求,能有更多的牧师得到启迪,采取行动。 极少人能看穿真相,我祈求圣灵会在获得转变的传教士心中完成此事剩余的工作。 我很高兴你察觉并暴露了「决志主义」– 我相信神清楚你的劳做。愿神在维护你的搏斗中得荣耀 !"

〔凯根博士说〕"如今几乎没有人能看穿决志主义的危险。 几乎人人都受到它的欺骗。 此乃过去二百年的极大错误。 但海博士看穿了它、作出了回答、并且站起来与它作对! 他能与马丁.路德相比,因路德看清了仅能靠恩典得救的真理,并靠对基督的信念去为此搏斗。 我们的牧师宣扬真实转变的必要性。 在为此真理展开的争斗中,你们许多人不知道他有多么重要!"

〔李先生说〕"你近来在强调复兴。我们都应为此而感恩。 我们所得的复兴正是神希望赐下的。 不错,祂赐给我一位好妻子、兼祷告能手。 那并非偶然、或独我得宠。 因复兴的降临,我妻带来的福分 已遍及我们教会所有的人,更不用提众多已获转变的年轻人! 对此我实感哑口无言。 谁能想到这么多年轻人会在几个月内得到了拯救? 我知道,在「三九位骨干」中,很多人在我们去年强调复兴之前 根本不信会有这么多人得到转变。 对他们来说,这些人不过是群参加礼拜的孩子而已。但当神在去年降临时,祂开始在那些弟兄姊妹的心中做工,促使他们为年青人祷告﹕结果使许多年青人得到了转变。 祂还医治了我,以及许多生活在苦毒、嫉恨、和恼怒中的人。 神回答了圣徒们的祈求,因你渴望祂在复兴中降临! 神通过你所做成的事确实无法估量! 神仍在拯救异教徒! 此乃耶和华的作为, 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 我们教会能得到大规模的复兴吗? 我祈求祂会这样做,并希望你 能继续激励我们去寻求祂的同在。"

〔凯根博士说〕"海博士被神使用,为我们带来了复兴! 他一晚接一晚地作祷告。他尽力为他的宣道作准备。 虽然他已76岁,并刚从癌症医疗中走出来,他仍一晚接一晚地来教会宣道。 海博士在几周内讲了三十次道。 任何其他牧师一定早已退缩,恢复他仅在星期天宣道的常规﹕但那人一定得不到复兴! 海博士把基督的工作看为至上! 他一晚接一晚地迫使自己到教会来,然后他会专心投入宣道,为了让罪人得救,使信徒们得复兴。 正因他的灵界洞察力与指引,复兴临到了我们教会。 我因海博士而感谢神!"

〔李先生说〕"神通过你还成就了其他许多事,但仅此一点便够了–我们都从历史中读到,只要祂的仆人愿意,神能办成何等的奇蹟,我们耳闻此事便可得福。 我确信在天国内,宋尚节博士、大卫.理文斯顿、以及戴德生等人,都在关注着洛杉矶浸信会幕里所发生的事。 我知道宋博士带领许多人信主;而理文斯顿或许仅令一人得转变,但他们都同样是福音的使者。 如你一样,他们对神向他们的呼召至死不渝。

当生命的艰难和陷井都变成往事时,我总能看到你的身影 – 坚定不移并充满无比的勇气,紧跟我们的元帅耶稣基督冲向战场。 感谢神在引导你勇往直前!


愿神丰盛地赐福你们!

主内,李揆东"


〔凯根博士说〕"我们不清楚、也不赏识 我们所得到的。 让我解释一下。 年轻人不清楚父母为他们所付出的。 他们父母忠诚地呆在一起 – 这在如今是不常有的。 他们的父母生活稳定 –这在如今也不常见。 他们的父母精心养育了他们 – 这在如今不太多。 他们父母支付了他们的教育经费、还有驾车辆与保险–很少年青人得到如此的关照。 这一切都在暗中办成。 年轻人不清楚父母为他们作出的牺牲。 对他们来讲,这些牺牲并不特别,似是背景的陪衬,是自然 "存在" 的。

我们对待教会的态度也是同样。 我们教会比我见过的其他教会好很多 –但你们许多人却不爱它。 它似乎是自然 "存在" 的。 福音得到了传扬;心灵获得基督的征服–但对此你们并不赞赏。 那不过是自然 "存在" 的。 我们的牧师是位非凡的人–无论他的宣道、或是他的学识、以及他对灵界的洞察力 –但你们却不赏识他。 他的 "存在" 似乎很自然。 牧师太太日夜操劳,带人进入教会–但你们却不赏识她。 她的 "存在" 并不希奇。

在我们教会里,你们似乎很盲目。 你们不知感恩。 任何好处你们照收不误,但却毫无感激之心,看不到海博士为我们提供的一切,并如何引导我们去寻求复兴–是他首先想到了寻求复兴! 但神却对海博士夫妇说:「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林前 15:58 )。 神对他们说 :「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林前 2:9 )。 引用执事李揆东的话,我要向海博士和夫人说,愿神丰盛地赐福你们! 阿们。"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独唱﹕
"Close to Thee"(词﹕Fanny J. Crosby, 1820-19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