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复兴中的祷告拼搏!

THE BATTLE OF PRAYER IN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七年七月九日晚
于 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9, 2017


当我察看我手头的赞美歌集时,除了一首之外,我找不到一首描述教会争战的歌曲。 只有一首描述武装起来的教会,而其中仅有一段歌词与其有关! 〔相比之下〕描述 "安全感" 的有十五首赞美诗。 有关 "赞颂" 的收录了三十二首圣诗。 有关 "儿童" 的收录了二十首。 有关 "崇拜" 的收录了二十一首。 但只有一首圣诗谈到了 "武装" 起来的教会 – 描述争战中的教会! 那首赞美诗中只有一段歌词,并且那也没讲明我们应如何去争战! 在整本歌集中这是唯一的一段歌词,谈到了我们正在与鬼魔和恶魔作战! 葛利费斯先生刚刚唱过那段圣诗。

见此得胜旗号,撒但军逃遁,
凡属基督精兵,齐步向前进,
一听赞颂歌声,地狱皆震惊,
弟兄高声歌唱,颂赞主无尽。
基督精兵前进,齐向战场走,
耶稣是我元帅,引导在前头。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词﹕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

那便是唯一一首赞美诗内的唯一一段歌词,谈到了教会正与撒但和牠的恶魔争战!而那段歌词也已从所有现代圣诗集内被删除了! 那段歌词是在1957年被删除的。 更糟糕的是,那整首圣诗也几乎从所有现代诗歌集内被删掉了! 西方世界的基督徒甚至不知道有场战争正在进行着。 我们都睡着了。 美南浸信会每年都从他们的教会中丢失二十五万成员。 他们每年都有一千所教会永远地关门闭户! 这也包括了我们教会所属的「国际浸信圣经联谊会」( BBFI )。 祷告会已变成了查经班,或根本被取消了。 星期天晚上的礼拜正在西方各处的教会中消失。 这也包括了我们BBFI的教会。 所谓的 "宣道" 早已变成了枯燥的圣经讲解班。 真正的福音宣道已寿终正寝。 我所认识的牧师没有一位知道如何准备福音道文的 – 更不用提见他们去宣讲福音了! 如今我在任何教会中都听不到福音的宣讲。 钟马田医生(Dr. Martyn Lloyd-Jones)是二十世纪公认的最伟大的传道士之一。他说,

   神知道基督教教会已在旷野上流荡多年。 如果你读过1840年左右之前的教会历史,你会发现,在许多国家内复兴经常发生…大概每隔十年左右便爆发一次。 但近来并非如此。 自1859年以来,仅发生过一次大规模复兴… 我们已度过了教会悠久的历史上最贫脊〔无生命〕的一段时期…并仍在继续着…不要信〔任何人〕说,我们已走了出去–我们还没有。教会仍在旷野上(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2年版,第129页 )。

我们的教会为何如此死气沉沉? 我们尝试过通过唱四十分钟的诗歌来获得生气! 我们尝试过用小鼓或吉他去激发会众的情绪。 但这些都证实无效! 我们所做的一切没有一样能帮我们 – 这一切没能帮浸信会或灵恩派信徒 经历由神遣送的复兴。 再重复一次﹕一丝帮助也没有。

答案何在呢? 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和谁争战! 我们甚至不明白我们正处在战争内! 请把圣经翻到以弗所书6:11与12节。 请起立一同朗读这两节经文。

"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 6:11, 12 )。

请坐。《新美国标准圣经》( 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如此去翻译 第12节﹕

"因我们并非与属血气的〔人〕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以及管辖这世界邪恶势力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 6:12, NASB )。

查尔斯·莱利博士(Dr. Charles Ryrie)说:"信徒们的敌人是撒但手下的群魔。 牠们总在聚集起来与人争战"(对以弗所书6:12的注释 )。这是肉眼看不见的斗争 — 是一场与撒但的搏斗。我们没有能力、没有热情,不愿与撒但及其群魔争斗。我们甚至不知道 我们应与牠们展开争战! 撒但催我们入睡! 即使在《基督精兵前进》里的那段歌词也错了! 歌词这样说:"一听赞颂歌声,地狱皆震惊"。错了!牠们不怕 "赞颂歌声"! 牠们对 "赞颂歌声" 嗤之以鼻! 牠们都在笑话浸信教徒用小鼓或吉他伴奏演唱的副歌! 牠们在嘲笑灵恩派的呼叫! 牠们在取笑我们,因我们以为能靠小鼓弄些噪音来吓走牠们!

我们绝不能认为我们要做的是件容易的事。"我们并非与属血气的争战",而撒但最应手的把戏之一,便是让我们认为,得到复兴及神的同在是轻易的。但我们被召,正是为与幽暗世界中鬼魔的势力展开搏斗、争战。

我们绝不能认为,与这些权势争斗是容易的! 首先,我们生活在敌占区,住在受牠们控制的文化中。 我已注意到,复兴在异教国家内爆发的几率 远比在西方世界高得多。 这是因为在美国与西方,我们生活在受恶魔强大势力掌控的文化中;这位魔君把我们完全掌控了。 我们必须与这黑暗世界的统治者争斗。 正如昂戈(Unger)博士如此翻译的,"与这黑暗世界的统领者作对"。 莱利博士说:"邪恶的天使正试图统治国家政权… 控制列国政权的争斗 正在邪恶与正义的天使之间持续展开"(Ryrie Study Bible, 对但以理书10:13的注解)。昂戈博士称牠们为 "这黑暗世界的统领者"(Biblical Demonology, Kregel, 1994, 第196页 )。在但以理书10:13内,执政的恶魔被称为 "波斯国的魔君"。如今,"西方的魔君" 掌控着美国 及其盟友。 执政的恶魔获得了权柄,利用物质主义奴役了我们的百姓。 物质主义的恶魔控制了美国及其盟国。 唯物主义的恶魔阻碍着我们的祷告,奴役了我们的百姓,阻止了复兴发生。 钟马田医生是理解这一点的少数几位传教士之一。 他说,这位恶魔蒙蔽了非基督徒的心灵,摧毁了我们的教会。 他说:"神的概念几乎完全消失…对神、对宗教、对救恩的信念已被人放弃或遗忘了"(Revival, 同上,第13页 )。 这之所以会发生,完全是因为物质主义的恶魔在工作,牠就是我称为 "西方魔君" 的鬼魔。

在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中,物质主义的邪灵并不能像在美国那样牢固地掌控人心。 在中国、非洲、中南亚半岛,甚至在穆斯林国家内,正有千百万人转变成基督教徒。

但在美国与其盟国内,千百万计的年轻人正在脱离教会。 民调家 乔治.巴拿(George Barna)告诉我们,在教会里长大的人,其中有88% 在未满二十五岁前 便已离开教会,"一去不再复返"。

物质主义的邪灵如何掌控他们?他们受黄色视频的控制,他们花无数个钟头上网流览。 他们嘲笑祷告,并同时受社交网站的催眠。 他们早上起来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摆弄智能手机。 根据最新的一项报导,他们一天内查看手机的次数要超过150次。他们吸食大麻,变得神志不清。他们通过电子设备,从早到晚与物质主义的邪灵交往,受其控制。 他们几乎把每秒空闲的时间都花在智能手机上。 他们凝视着这些设备,正如先知何西阿时代的古以色列人 凝视他们的偶像 一样。我看,社交网站就是一具偶像,受撒但利用来掌控当今年轻人的心灵! 多数宣道士认为社交网站很 酷、很时髦!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在与鬼魔的势力打交道 – 如钟马田医生所说的那样! 难怪我们的教会如此的软弱、如此世俗化!

先知何西阿时代的情形变得如此糟糕,以至神对他说:"以法莲亲近偶像,任凭他罢"(何 4:17 )。 整个民族都被神放弃了。 他们被神遗弃,任凭鬼魔摆弄,成了鬼魔势力的奴隶!

我们把他们带到教会里。 但是神却不在这里。 他们能感到神不在这里。先知何西阿说:"他们…去寻求耶和华,却寻不见;祂已经转去离开他们"(何 5:6 )。神离开了!祂离弃了我们众教会。 神已离开我们这间教会几个星期了。 神没有与我们同在,并非神不存在。错了!祂没有降临 正是因为祂存在! 那正是神离开我们的原因。 神是绝对圣洁的。 神在恼怒我们!这正是祂离开我们的原因。这正是我们缺乏与神同在的原因。 这正是圣灵不在场的原因。 这正是我们得不到复兴的原因!

我们把客人带到教会里。 我们为他们举行生日派对,为他们准备丰盛的饮食。 我们放卡通影片给他们看。 而这些便是我们仅能为他们提供的东西! 我们觉得好像是那位情词迫切的朋友,说:"我没有什么给他摆上"(路 11:6 )。 他的朋友来见他,但是他没有东西能为他摆上! 除了一点食物和卡通片之外,我们什么都无法摆上! 没有任何有关神的东西可以摆上! 那则比喻以这样的言词结束:"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祂的人么?"(路 11:13 )。

但我们不想回去再做去年所做的事。我们的昏昏欲睡与懒惰 使我们宁愿要一个没有圣灵的教会。 我们只想去做和尚撞钟。 为什么去搅动人心呢? 为何要打扰我们呢? 让我们随着睡意去宁静下去吧。 我们不想在做苦工,为求神的同在和大能去禁食祷告。

四十年来,在我们教会里没有一场复兴发生。 为什么? 我曾多次谈起过复兴。 但我们从未得到过一次。 每次我们强调复兴时,都会有可怕的反弹发生。 有人生气。 有人离开教会。 我们开始害怕强调复兴了。 那似乎并非福分,反而更像是诅咒! 那主要是因为教会里大部分的人都没有得到转变。 那些想要得到转变的人是少数。 我们被那些未得转变的人搞得喘不过气来。 但那些人渐渐离开了。 大部分人都已得到了转变。 我感到如今是再次为复兴作祷告的时候了。

我们现在有足够的基督徒数量超过了假转变的人。我们因此开始为复兴祷告。我们有足够相信神的人而因此得到了神的回答。仔细听神在去年那场小规模的复兴中所做成的事。泽西.扎卡秘森(Jesse Zacamitzin)得救了!伍闵(Minh Vu)得救了!丹尼·卡洛斯(Danny Carlos)得救了!绫子.萨巴拉嘎(Ayako Zabalaga)得救了!陈提摩(Timothy Chan)得救了!宫强(Joseph Gong)得救了!朱莉.习福蕾(Julie Sivilay)得救了! 其余得救的还有张百阳(Baiyang Zhang )、安德烈·松阪(Andrew Matsusaka )、娅丽莎·扎卡秘森(Alicia Zacamitzin )、粱永健(Thomas Luong )、夏泽(Tom Xia )、刘云(Erwin Luu )、尹乃嘉(Jessica Yin )、王熤(Robert Wang )、朱艳文(Susan Chu )、弗基尔·尼克尔(Virgel Nickell )! 总共有十七位朋友! 陈群忠医生得到了复兴。约翰.撒母耳.凯根献身福音传道事业。 亚伦.杨希 与 颜国辉(Aaron Yancy, Jack Ngann)成为执事候选人。 克里斯廷·阮 和 李雪莉太太(Christine Nguyen, Shirley Lee)成了祷告的能手。

但是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必须和撒但与鬼魔拼搏!凯根博士这样在他的每天复兴纪录中写到,"海博士说他读了这个纪录后他注意到两件事。第一,当神的圣灵与我们同在时,大而可畏的事发生了。第二,当神不在时,没有事发生。" 在复兴期间,一个人攻击我然后和他的家人离开了教会。还有另一位年轻女士离开了教会。他们的反应就跟从前的 "开门教会"(Open Door)时期的成员一样。 这种事情明显地曝露了撒但面孔–牠是与复兴作对的。

颜国辉先生纪录了一点在祷告中与撒但拼搏的事。 颜国辉当时在与亚伦·杨希祷告。他说,"我们开始为神的同在祈祷。 当我作第二轮祷告时,我开始感到头晕,似乎要昏倒。作有条理的祷告极为困难。我感到有某种强大的恶魔势力,令我无法持续。 我告诉亚伦我无法继续祷告。 于是亚伦接下去祷告,并同样感到极为艰难,无法作有条理的祷告。 我们感到了某种恶魔的势力。 我们跪下,祈求神解除这恶魔的笼罩,同时恳求得到基督宝血的佑护。 结果,我脸朝下的趴在地上。 我们在如此姿态下开始了第三轮祷告,我们感到神的大能开始穿越阴霾,恶魔的笼罩被驱除了。 我们明白,这场聚会至关重要。 这发生在下午4点左右。"

两个时辰后,在当天晚上的礼拜中,我宣讲了为何美国和西方世界没有复兴发生。讲道中还有约翰.凯根的完整得救见证。当我邀请人信主时,尼克尔先生 带着眼泪走上来,承认他是迷途的。 凯根博士与他谈话,引导他信靠耶稣获得了拯救。 现在我们知道,为什么亚伦和颜国辉在那之前两个小时会在祷告中与撒但展开了如此的争斗!

在元旦那天,我宣讲了一篇道文,名为 "地狱般的一年–复兴的一年!"。我说我们经历了真正的新约基督教–一场灵界的争战。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以弗所书 6:12 )。

这场争战仅能通过祷告中的真正搏斗而得胜。

下星期二,约翰.凯根和凯根博士会飞到印度,约翰会在那里举办三场不同的福音宣道会。 我要求我们教会里所有的人星期三晚上都来参加祷告会–那天没有传福音的活动。我们先花一个钟头为约翰.凯根的宣道会祷告,然后下一个小时为神能在复兴中临到我们教会而祷告。 我请求你们所有的人都能在下星期三晚上7:00来参加这场重要的祷告会。

今晚我还没有讲福音。 但我在每次礼拜中都提过福音。 耶稣为了你的罪死在了十字架上。 祂洒下了祂的宝血,为了清洗你所有的罪恶。 现在祂仍然活着,坐在父神的右手边为你祷告。 信靠耶稣基督本人吧,祂会把你从罪和神的审判中拯救出来。 我祈求,你会很快来信靠耶稣。

凯根博士 和约翰,请你们俩到前面来,坐在讲坛前的椅子上。 他们俩星期二便要起程去印度宣道三个礼拜。 约翰要在印度的三个城市中举办三场宣道大会。请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能上前面来为他们祷告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凯根博士(Dr. C. L. Cagan)领读的经文﹕以弗所书 6:10-12。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独唱﹕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词﹕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