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马勒古 — 基督治瘉的最后一人

MALCHUS – THE LAST MAN CHRIST HEALED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七年三月廿五日星期六晚
于 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March 25, 2017

"西门彼得带着一把刀, 就拔出来, 将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 削掉了他的右耳。那仆人名叫马勒古"(约翰福音 18:10 )。


与祂的门徒一同吃过逾越节晚餐之后,耶稣带领他们走入客西马尼园子的黑暗中。祂把大部分门徒留在园子的边缘处,仅带彼得、雅各、和约翰,更深地走入园内的黑暗中。之后,祂又离开他们三人,独自一人往前走多了几步路去作祈祷。这时,当 "耶和华〔开始把〕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赛 53:6)时,祂的 "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路 22:44 )。

几分钟之后,当耶稣对门徒说话时, "犹大领了一队兵和祭司长并法利赛人的差役,拿着灯笼、火把、兵器,就来到园里"(约 18:3 )。耶稣问他们在找谁, "他们回答说:「找拿撒勒人耶稣」"(约 18:5 )。耶稣回答说, "我是"(约 18:5,"I am he"–KJV )。英文KJV译文中的 "祂"he字用斜体字印刷,标明希腊原文内不包含那字,耶稣没有说出这个字。那是译者加进去的 ── 那便是KJV译本斜体字的含义。当祂一说出 "我是"(或 "我自有永有";"I am" 乃神的自称之名;参: 出 3:14)时,兵丁们马上 "退后倒在地上"(约18:6 )。接着发生了一场小小的争执,

"西门彼得带着一把刀, 就拔出来, 将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 削掉他的右耳。那仆人名叫马勒古"(约翰福音 18:10 )。

耶稣便责备彼得,要他收刀入鞘。

这便引我们讲起这位名叫马勒古的人,他被彼得切掉了一只耳朵。这件事是如此的重要,以至圣灵引导福音的四位作者都将它记载下来(太 26:51; 可 14:47; 路 22:50; 约 18:10 )。四位作者都提到了 他是大祭司的仆人,但仅有约翰把他的名字马勒古告诉了我们,并仅有约翰指出,切掉他耳朵的门徒是彼得。几位现代注解家猜测,马太、马可 和路加 没有提到彼得的名字,可能是怕提起他的名字会 给他带来麻烦。但彼得从来都没有脱离过困境,因此我怀疑那并非真正的原因。在我看来,此类问题的答案在你我是无法知晓的。我们最好是简单地说,圣灵选择了迟一步著书的福音作者–约翰–来向我们揭示彼得 与马勒古的名字。另外,仅有路加告诉了我们,耶稣把马勒古切下来的耳朵治好了。

"内中有一个人,把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的右耳。耶稣说,「到了这个地步,由他们吧。」就摸那人的耳朵,把他治好了"(路加福音 22:50-51 )。

马勒古是 "大祭司的仆人"(路 22:50)这一事实,说明了他为什么站在捕捉耶稣士兵行列的前头。马勒古代表了大祭司本人,领士兵跟随犹大前来。这表明彼得为什么选中他去攻击,因为他是领头的。然后我们读到,耶稣 "就摸那人的耳朵, 把他治好了"(路 22:51 )。凌斯基博士(Dr. Lenski)说,

此乃一侧值得注意的事件,是耶稣所行的最后一次奇蹟…[可能] 那耳朵仍挂在一丝皮肉上,结果在耶稣的触摸下便得复原(R. C. H. Lenski, D.D., The Interpretation of St. Luke's Gospel, Augsburg Publishing House, 1961年重印,第1082页;对路加福音22:51的注解 )。

"耶稣就对彼得说:「收刀入鞘吧。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翰福音18:11 )。

"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 18:11 )。麦基博士说, "这便是祂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尝受的惩罚…请我们不要以为,救主很不情愿地〔走上了十字架〕。希伯来书 12:2 说,「…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了神宝座的右边」"(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卷IV, 第485页;有关约翰福音18:11的诠注 )。

不要忘记,这是耶稣本人──那位神人一体的圣者。当祂说声 "我是" 时,连士兵们都会跌倒。靠祂的能力,祂治瘉了自己的敌人马勒古的耳朵。正是这位神人一体的耶稣,令彼得收刀入鞘,并且说,

"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么?"  ( 马太福音 26:53 )。

祂完全能召唤千万天使,来解救祂免受十字架的痛苦。但祂心甘情愿地走上了十字架,来还清我们所欠下的所有罪债。

救主祷告在园里,人将祂双手加捆绑,
沿街游行、倍加辱骂;
圣洁无罪之救主,竟遭世人当面唾弃,
说:「祂有罪,钉祂上十架。」
祂虽能求父 差千万天使,
毁灭这世界,将祂释放;
祂虽能求父 差千万天使,
却情愿为我,献身十架。—《千万天使》
 ("Ten Thousand Angels," 词: Ray Overholt, 1959 )。

耶稣 "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赛 53:7 ),心甘情愿地走上了十字架,去偿还我们的罪孽,并将我们从神的审判与惩罚下解救出来。

但今晚我们宣道的重点是马勒古,那位大祭司的仆人 ── 那位彼得用剑切掉耳朵的人── 那位耶稣上十字架前所治瘉的最后一人。他是否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呢?不是。对基督教来说,他并非一位重要人物。然而,四福音内全都记载了他的事情,而且在约翰福音中还记下了他的名字,并于福音另一处再次提到了他,说 "有大祭司的一个仆人,是彼得削掉耳朵…的"(约 18:26 )。

他在四福音内五次被提起。但这便是圣经内有关他的全部事情了。我们再没有读到有关他的其他事情了──仅有彼得切掉了他的耳朵,以及耶稣如何治瘉了他的耳朵──其他什么都没提到!更进一步,在古历史传统中也没有提到任何有关他的事情。虽然我并不特别注重古代传统,但如果他后来成为一位基督徒,我们可以猜测,他至少在历史上或传统中必然被人提到一次。至少教会先父之一、或 优西比乌(Eusebius )、或其他某人,至少会顺便提到他一次。但我们什么都找不到 ─ 圣经内没有,传统历史上也没有 ─ 找不到任何有关他的史实。他是耶稣走上十字架前治愈的最后一个人,但我们却再没有听到有关他的事情!这告诉了我们什么呢?我看原因很清楚。他后来从未获得转变。他一直没有成为基督徒。我看那是很明显的结论。

为什么他得到治瘉被记在经卷上呢?我相信在希伯来文与希腊文的经卷内 每个词句都是神所默示的 ──我相信经卷内所写下的每一词句都有其理由。使徒保罗如此说,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摩太后书 3:16 )。

如相信提摩太后书3:16是真实的,我们从马勒古获得治瘉这件事中能学到什么 "有益" 的教训呢?难道答案不是很清楚吗?凌斯基博士说,"这一奇蹟〔在马勒古心中〕留下了何种印象呢?我们什么都看不到"(同上, 第1083页;对路加福音 22:51的注解 )。我确信那便是答案。我们从马勒古获得治瘉上可以学到 ── 耶稣能够在一人身上作出一样奇蹟,却在精神上对他生活毫无任何影响。一个人可以感受到肉身上的奇蹟,却仍旧迷途不悟 ── 仍未获得转变 ── 再也未曾得救。难道那不正是我们从马勒古身上学到的教训吗?如那不是我们能够学到的教训,我确实猜不到圣灵将此奇蹟记在圣经内的用意了!神可以在你身上行出奇蹟,而你却未曾得救。此乃一侧极为重要的教训,尤其在如今这如此重视治瘉与奇蹟的时代中。

在宣道结束前,请允许我讲一个故事。此乃一侧真人真事, 毫无夸张修饰。我不过照事情发生的实况,把事情讲给大家听而已。

一天很晚的时候,有人打电话给我。我从小认识的一位朋友病危了。其实, 我听说医生认为他仅能再活一小时左右。他们求我去为他祷告康复。那天刚好暴雨连天,他所在的医院又离我很远。因此我请了凯根博士与我一同前往。我们俩最终去到那间医院。他家人告诉我们,医生已把他完全放弃了,死期会随时临头。凯根博士和我一同走进病房。我把手放在他身上,求神能治瘉他,仅此而已。然后我们便开车回家了,内心认为他绝不会度过那晚。第二天,我很惊奇地听说,他通宵无恙。更使我惊奇的是,几天后他病况已稳定下来,甚至出了院。他家人将此看为一件异事;医生说此乃一桩奇蹟;那人本人也说这是不可思议的奇蹟。我本人也认为这确是奇蹟。

令他几乎丧命的原因是他酗酒成性,肝功能失调。但神不知为何治瘉了他, 所以,我很出奇地听说,他出院后几周后又抱起了瓶子喝酒了。

不出意外,在几个月之内,我又在午夜时分听到了电话铃声。他们告诉我他又不行了。这次,医生认为他根本没有任何恢复的可能。但他家人仍旧求我前往造访。又一次,凯根博士和我一同长途跋涉去到医院。当我们走进病房时,他几乎说不出话了。但他轻声对我说,如果神这次治瘉他,他定会回到我们教会 "得救"。再一次,我为他置手祷告。又一次,奇蹟发生了。医生惊诧不已!很快,他又出了院。几周后,他持守了他诺言的一半。一个星期天早上,他和妻子一起走进了我们教会,在前排坐下听我宣道。但整个宣道过程中他从未抬头看我一眼,双眼一直紧盯地板。礼拜结束时,我要求在场希望与我们谈论得救之事的人举起手来。他没有举手。礼拜后我私下找到他,请求他信靠耶稣。他说,"我要再考虑一下"。

长话短说,回头他又抱起了酒瓶。几个月之后便因此一命呜呼。他们来电话请我主持他的葬礼,我同意了。但我无法赐给他家人任何安慰的言语。我仅能宣讲一侧简单的福音道文,然后便作了祷告,结束了葬礼。我终生不会忘记他的面孔。他从小便是我的朋友,两次奇蹟般地被治愈,但却从未忏悔己罪,一直未曾得救,至死抗拒了基督。

我要讲的是什么呢?这篇宣道的要点很简单──你可以亲身经历一桩奇蹟, 但却仍未获得拯救。你可以得到了祷告的回答,却仍未获得转变。你可以得到神的赐福,却一直未得拯救。那便是圣经内马勒古的状况;那也是我可怜、失丧之朋友的情形。他爱酒瓶爱到了如此的地步,以至他一直不愿信耶稣。马勒古到底奢爱什么,以至他无法信靠奇蹟般治瘉他的救主呢?我们无法猜测。圣经在这方面是沉默的。但我们可以确信,马勒古的生活中肯定有一样他不肯放弃的事──以至他为此失去了自己的灵魂。耶稣说﹕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 )。

(朋友 ),到底是什么阻止了你来信靠耶稣呢?祂死在十字架上来偿还你的罪孽;祂洒下了祂的宝血来清洗你的罪恶;祂从死中复活,为把生命赐给你。到底是什么妨碍了你来信靠祂,从而去接受这一切益处呢?我求你离弃你的罪孽,直截了当地来信靠祂,因为耶稣说过,

"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翰福音6:37 )。

人间最大的奇蹟是你灵魂的得救。当神吸引你走向耶稣,最终使你信靠祂时,那世上最大的奇蹟便会在你心中发生! 那时,你便靠祂的慈悲与恩典 获得了重生!

把繁星布满天空需要一奇蹟,
 要把世界悬空而挂需一奇蹟;
当祂救我灵魂,清洗、令我完全,
 所需的则是爱与恩典之奇蹟! ──《需一奇蹟》
( "It Took a Miracle" 词﹕John W. Peterson, 1921-2006 )。

我希望你们仍未得救得朋友 走到前面来,坐在前两排座位上。其他得朋友可以上楼吃饭。请到前面来,我们会与你讨论你信靠耶稣的事。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Dr. K. L. Chan)领读的经文﹕路加福音 22:39-51。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独唱﹕
"It Took a Miracle"(词﹕John W. Peterson, 1921-20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