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美国和西方的教会得不到复兴的两个原因

THE TWO REASONS WHY THE CHURCHES IN AMERICA
AND THE WEST DON'T EXPERIENCE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九月廿五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5, 2016


今晚我要讲的主题是,美国和西方的教会得不到复兴的两个主要原因。我所讲的 "复兴" 指的是我们读到的18世纪末叶至19世纪上半叶的古典式复兴。我指的完全不是新福音派与五旬节派所宣称的 "复兴",既在我们现今生活的20世纪与21世纪初所目睹的一切。

请打开圣经,翻到提摩太后书3:1(那在司可福研读圣经内是1280页 )。希望你跟我一同读一下那章书的前7节。

"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这些妇女担负罪恶,被各样的私慾引诱,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提摩太后书 3:1-7 )。

下面请读第13节。

"只是作恶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恶;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提摩太后书 3:13 )。

这些经文告诉我们在「末世」(3:1)教会中将会发生的大规模的离道反教。第2至第4节描述了我们时代中大部分叛道反教的所谓 "基督徒" 的状况。而第5节则说明了这些假 "基督徒" 如此叛逆与邪恶的原因。他们

"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摩太后书 3:5 )。

在我解释这节经文前,我要分享一些 弗农·麦基(J. Vernon McGee)博士有关这段经文所说的话。谈起第一节内的「末世」二字,麦基博士说,"「末世」二字是个学术词语,用来…描述教会晚期的状况"。有关第1至4节的内容,麦基博士说,"此处分别列举了十九点特征…〔这群人〕的面目确实丑陋狰狞…此乃经卷中对末世教会的最佳描述"(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有关提摩太后书第三章的注释 )。然后,麦基博士继续解释第五节说, "「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他们虽满足了宗教礼节上的要求,然而却毫无真心活力"(同上 )。这些所谓的 "基督徒" 有 "敬虔的外貌" ── 也就是说,他们有外在基督徒的虚名,但却否认其实质上的权能。这意味着,他们从未通过神与基督宝血的能力得到真正的转变。这便说明经文第7节 为何描述了当今绝大多数福音派成员的现状。他们 "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今晚在座的有些人正是如此!

他们可以几十年研读圣经,但却从未得到转变。查尔斯·莱利(Charles C. Ryrie)博士说,这意味着 "他们永远无法真实地认识基督,进而得救"Ryrie Study Bible;有关第7节的注解 )。数以百万计的福音派教徒如今正处在这种状态下。他们从未得到转变、是属血气的人。哥林多前书2:14把他们描述成 "〔未得转变〕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并且不能知道,因这些〔人的灵眼瞎了–KJV〕"。下面,我要为大家列举两个原因,说明在过去140多年间,美国与西方世界中为何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复兴。

I. 第一,在过去140年间,大规模的复兴从未发生过,因为我们几乎仅在为迷途的人施洗!

数以百万计的福音派人士从未得到转变,因他们已受 查尔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带入教会的 "决志主义" 的蒙骗。此邪说已如此彻底地渗透了当今世间的教会,有数以百万计的世人自认为自己已经得救,因他们曾 "做过某种决志"、念过几句 "罪人祷告" 的词句,或信奉了圣经内的某节经文。但他们并没有通过宝血与圣灵的工作得到转变。圣灵的首要工作是令罪人认罪。约翰福音16:8-9说, "祂〔圣灵〕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责备自己。为罪,是因他们不信我。" 除非迷途之人深刻认清自己的罪恶,他永远不会真正看到自己对基督的需求、对祂十字架上祭献的需求、以及他接受基督宝血清洗的必要。我们时常遇见说自己想得救的人,但他们许多人仍未因己罪而深感内疚,结果这些人始终无法信靠基督。

圣灵的第二重工作是荣耀基督。耶稣说:"祂要荣耀我,因为祂要将受于我的〔我传给祂的〕告诉你们"(约 16:14 );或如耶稣在约翰福音15:26内所说的,圣灵会 "为我作见证。" 当〔罪人〕经历了认罪过程后,圣灵这时 – 也仅有这时 – 便会向罪人指出,仅有耶稣能赦免他的罪。转变之工的最后一步是神引导罪人走向基督。耶稣说,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约 6:44 )。提出 "我如何来信基督?" 这一问题的人,仍旧没有明白,他必须首先认罪自责,看清基督是他从罪孽中获救的唯一希望,然后得到神的引导来到基督面前。救恩的全部工作都依赖神的力量。当耶稣的门徒问道﹕"这样谁能得救呢?" 耶稣回答说: "在人是不能,在神却不然,因为神凡事都能"(可 10:26-27 )。

在古典新教的转变中,首先发生的就是这种极深的认罪感,这进而导致罪人为自己得救所怀的绝望感。这时,罪人仰望基督,把祂作为自己唯一的希望,并在神的吸引下走向救主、并来投靠基督。当然,这一切都被现代的 "决志主义" 者弃绝。如今所需的一切不过是念一句祈祷的咒语,或沿过道走上前去。神在人心灵中的工作被完全否认了。这就是美国与西方无法得到复兴的第一个原因。

约翰·凯根是我们教会的一位年轻人,他打算进入传道事业。他在15岁时得到了转变。下面我引用了他得救见证的全部证词,其原因有二。首先,这是一则完美的 "古典" 改革宗转变的见证 ──既那种在菲尼把转变偷换成 决志以前我们常见的、并且我们如今所迫切需要的转变。第二个原因是,有位抵抗基督近两年多的大学生,在听我宣读了这则见证后,于上周六晚上得到了转变。据我所知,极少有任何人得救的见证 能使他人获得转变。下面便是约翰·凯根的得救见证。

      我对自己获得转变那一时刻的记忆 是如此的生动、亲密,以至言词会变得无能为力,因它们与基督在我人生中带来的巨大变化相比,会显得太不足挂齿了。在我转变之前,我内心充满了恼怒和愤恨。我对自己一身的罪孽时常引以为荣;我以为他人带来痛苦取乐,并与那群憎恶神的人来往甚密;在我来看,罪并非是令人遗憾的 "错误"。我故意让自己走上了这条路。但神却用我无法预料的方式开始在我身上作工。祂开始令我周围的世界迅速崩溃。在获得转变之前的那几周内,我感到如垂死一般:睡不着、笑不出;我找不到任何方式的安宁。我们教会正在举行一系列的布道会,我仍清楚地记得我在嘲笑他们,如我从前那样对牧师和我父亲不怀一丝敬意。
      在这段时间内,圣灵开始十分确定地令我因罪自责,但我用尽了所有的心计来抵挡神、并拒绝得到转变的概念。我拒绝去思考它,但我无法停止我内心那痛苦的感受。到了星期天早上,2009年6月21日,我已疲惫不堪。我开始厌烦这一切,开始恨自己,恨我的罪,恨它为我带来的感受。
      当海博士讲道时,我的傲慢心在拼命地抵触着,闭耳不听。但当他宣道时,我能确实地感到我所有的罪在压迫我的灵魂。我一分一秒地倒计时,盼望布道会的结束,但牧师却在不停地说下去。我的罪无休止地变得越来越糟糕。我再也无法用脚踢刺了;我必须得救!当牧师邀请人信主时 我仍在抵触,但我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我清楚,我是位再邪恶不过的罪人了,并且神能正义地谴责我进入地狱。我挣扎得实在太累了;我实在太厌倦我的一切了。牧师开始与我交谈,告诫我来信基督,但我不肯。即便我一身的罪都在指责我,我仍不肯接受耶稣。这些时刻可能是最难忍受的,因我觉得我似乎无法得救了,我只能下地狱了。我在 "尽力" 去得救,我在 "尽力" 去信基督,但却办不到;我无法靠自己的心意来信基督(will myself to Christ)– 这令我感到极为绝望。我能感到我的罪正把我推入地狱, 但我同时感到我的固执在强迫自己收回眼泪。在此冲突中我进退两难。
      突然间,一次多年前布道中所听到的话跳入了我的脑海:"向基督屈服吧!向基督屈服吧!" 我必须向耶稣屈服的概念 令我如此苦恼,以至在那似乎是永恒的时刻中我就是不肯。耶稣为我献出了祂的生命。当我仍是祂的敌人时,永生的耶稣却为我钉死在十字架上,而我倒不愿向祂屈服!这想法令我心碎了。我只能放弃这一切了。我再也无法持守我自己了,我必须现在来获得耶稣!就在那一刻,我向祂屈服了;靠信心,我来到耶稣身旁。在那一刻,我似乎必须使自我死去,然后,基督便把生命赐给了我!我没有做任何事,没有任何心灵上的意愿;不过在基督里简单地安息而已,祂便拯救了我!祂用宝血洗净了我的罪孽!就在那一刻,我不再抗拒基督。那变得如此清楚,我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相信祂;我能记得准确的时刻,那已不再是我;剩下的仅有基督。我不得不屈服!在那时刻中,我没有任何肉身上的感受,或见耀眼的强光;我无需任何感受;我现在有基督了!然而,在信靠基督那时刻,我好像觉得罪从我的心灵中被提走了。我转离了我的罪,唯独望向了耶稣!而主耶稣拯救了我。
      耶稣对我的爱一定极深,不然祂怎能原谅我这位成长在一间优秀教会中、却仍旧执意离弃祂的罪人?言语似乎无法表达我的转变经历,更无法表明我对基督的爱。基督为我献出了祂的生命;为此,我愿将一切交给祂。耶稣舍弃了祂的王位,为我走上了十字架 ── 即便我在不断地唾弃祂的教会,嘲笑祂的拯救。我怎能充分地宣扬祂的爱和怜悯呢?耶稣带走了我的憎恨与恼怒,并将爱心赐给了我。祂不仅赐给我一个新的开始 ── 祂赐给我一个全新的生命。只有靠信心,我得知耶稣已洗净了我所有的罪。我发现自己总想搞清楚,在缺乏确切的证据下我怎能接受这一切,但我时刻提醒自己,"信就是…未见之事的确据",而且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认为我的信念立在耶稣身上,就此我内心得获安宁。耶稣是我唯一的答案。
      我非常感激神赐给我的恩典,以及祂一再为我提供的机会,并用祂大能之手把我引到祂儿子的身边,因为我永远不可能靠自己来信靠耶稣。这一切不过是些言词,但我的信念建立在耶稣身上,因祂改变了我。祂一直在那儿等候着我 ── 我的解救者、我的安息、我的救主。我对祂的爱 与祂对我的爱相比 是多么渺小。为了祂,无论我生命有多长、心地有多真诚也不足够;我永远无法为基督做过多的事。侍奉耶稣是我的快乐!当我所知的一切仅是憎恨时,祂却把生命、平安赐给了我。耶稣是我的志向与未来。我不再信我自己,而把希望唯独寄托在耶稣身上,因为祂从未令我失望过。基督来找到了我;为此,我绝不会离弃祂。

以上便是约翰·撒母耳·凯根十五岁时得到转变时的见证。如今,他打算进入传教事业。那发生在 约翰·凯根 身上的事才可称为真正的转变

当今大多数宣道士 都会立刻引导他念一段祷告,然后为他施洗,使他成为我们众教会中千百万失丧迷途者之一!我们如今无法得到复兴的第一个原因,是宣道士没有让神在罪人心中工作。他们把罪人从神的工作中夺去,在罪人还处于失丧的状态下给他们施洗!我相信,当今受洗的人中,几乎所有都是迷途者。那便是我们没有复兴的第一个原因几乎所有自称得救并且受洗的人都没有经历真正的转变!我承认我犯了这一错误!但愿神原谅我。除此之外,神还有什么原因在过去的140年内不向我们遣送复兴呢?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

II. 第二,过去140年间复兴从未发生过,因我们一直在大谈圣灵,却没有强调基督徒忏悔自己的罪过、并得到宝血清洗的需要。

我很早便知道这一点。但近来我对此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亲眼目睹过三次复兴。到此为止,第一次是最强大的一次──而那次复兴的发生并非靠圣灵的 "洗礼",也没有靠说方言、医病、施奇蹟等事。那次复兴完全是从基督徒认罪、并在基督的宝血内得到清洗更新而开始的。

在我们现今的众教会中,即使已获得转变的人仍带有罪恶 ── 内心的罪、头脑中的罪、属血气的罪。在我目睹的第一次复兴中,几乎全体教会成员都到坛前向神忏悔了罪恶;他们痛哭不止,直到神赐给他们安宁为止。使徒约翰说: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一书1:9 )。

神如何清洗基督徒的罪呢?"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一1:7 )。

首先,要由内至外忏悔一切的罪过。其次,要通过耶稣的宝血洗净我们的罪。这听起来很简单,对不对?然而,如今有多少教会在重申这点呢?我没有听见有一间教会这样做。这正是我们在过去140年间得不到复兴的第二个原因!

布莱恩·爱德华(Brian Edwards)在复兴的题材上作了很深的研究。请听他所说的。

复兴…从深沉的为罪自责开始。这种认罪感通常会使那些阅读复兴记载的人感到不安。这种经历有时令人崩溃。人会禁不住地痛哭、或更强的反应!但请记住,没有因认罪或痛苦而落下的泪水,便没有〔真正〕的复兴(Edwards, Revival, Evangelical Press, 2004年, 第115页 )。

若没有深沉的、令人不适 与 颤抖的认罪感,便不会有复兴发生(Edwards, 同上, 第116页 )。

我目睹的第一次复兴是从少数几位基督徒哭泣认罪开始的。很快,整间教会便充满了痛哭认罪的会众,其中有些人在呻吟叹息。仅此而已。其中没有人在说方言; 没有圣灵浇灌;没有医病;没有 ?遭灵屠宰?(slayings in the Spirit)的现象。仅有认罪、哭泣、叹息,那情形持续了几个小时。

虽这进程会停止一两天,但圣灵会再次返回工作;这样的事陆陆续续地持续了三年多。到复兴结束的时候,那间教会添加了3000多人。他们周日早上有四次礼拜,而不是一次;晚上也举行两次礼拜。

我认为,我们祈求复兴不仅仅是为了有更多的人来到我们教会。正确的动机应当是让我们有一间洁净的教会!我们必须拥有一个洁净的教会!

我们曾举行过系列宣道会。我们曾上过基督教的电视频道。我们曾有过医病治疗会。我们见过教会说方言,外加其他各类经历。但在过去140年间西方世界和美国并没有得到古典传统式的复兴!我们被那些琐事分了心。我们没有允许圣灵让我们作基督徒的自责忏悔。我们没有向耶稣哭诉,求祂用宝贵神圣的血清洗我们,使我们焕然一新!

我们这间教会 "尝到了一点" 复兴的滋味。在短短的几次晚间聚会中,有十几人获得了转变。凯根博士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反复查验过这十几人的见证。他说,这十多个人全都获得了转变。我们有八位基督徒认了罪,他们每晚都在含泪祷告。自从这间教会创建以来,在过去41年中,我们从未有过类似的聚会。

可是我犯了罪。凯根博士告诫我不要把它称为 "罪"。但我认为我犯了罪。我自傲起来,因我们得到了复兴!那复兴才刚开始,我便停止宣讲 认罪 和 基督的宝血,并且请来其他人来带领我们的聚会。我们所强调的从耶稣转到了圣灵上。我本该记得,耶稣说圣灵 "要为我作见证"(约 15:26 )。我绝对不应让其他人来我们教会宣讲圣灵。这些是我的罪。自傲与自以为是的罪。我今晚在你们面前认罪, 我自傲与自以为是的罪。请大家祈求神能赦免我忽略了耶稣、忽略了认罪的过犯。(会众祷告 )。此刻,请大家祈求神能回到我们身边,就如祂在我目睹的第一次复兴那般。祈求神再次与我们同在。望你能带着泪水祷告,就如中国的基督徒那样。(会众祷告 )。请大家起立,一同唱《奇妙救主》。下面,再唱《永生神的灵》。接下去,一同唱《神啊,求你鉴察我》。接下来,一同唱《充满我理想》的第一节与最后一节。阮小姐,请祈求神再次降临。在场仍有许多人是迷途或心中背道的。祈求神降临到他们身边。

那些希望复兴回到你们身上的,请起立祈求神能再次降临。像在中国的基督徒那样来祷告。那些想要认罪的到前面来。那些想要得到基督宝血清洗的,到前面来。那些想得到耶稣拯救的人,也请到前面来。阿们。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提纲

我们得不到复兴的两个原因

THE TWO REASONS WE DON'T HAVE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这些妇女担负罪恶,被各样的私慾引诱,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提摩太后书 3:1-7 )。

(提摩太后书 3:13, 5; 哥林多前书 2:14)

I.   第一,过去140年间,大规模的复兴从未发生过,因为
我们几乎仅在为迷途的人施洗!约翰福音 16:8, 9, 14;
约翰福音 15:26; 6:44; 马可福音 10:26, 27。

II.  第二,过去140年间复兴从未发生过,因我们一直在大谈
圣灵,却没有强调基督徒忏悔自己的罪过、并得到
宝血清洗的需要,约翰一书 1:9, 7; 约翰福音 1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