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对复兴的憧憬

A VISION OF REVIVAL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七月三日晚
于洛杉矶 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3, 2016


请跟我打开以赛亚书64:1。那是在司可福研读圣经768页上。

"愿祢裂天而降;愿山在祢面前震动 ─ 好像火烧干柴,又像火将水烧开,使祢敌人知道祢的名,使列国在祢面前发颤! 祢曾行我们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时祢降临,山岭在祢面前震动。从古以来,人未曾听见、未曾耳闻、未曾眼见 在祢以外有什么神 为等候祂的人行事"(以赛亚书 64:1-4)。

阿们。大家请坐。

复兴通常会先降临到那些已获转变的人身上。但他们并没有在生活中真实地感到神的存在。他们来教会完全出于习惯,但他们没有感到神的同在。他们虽在祷告,但却感到自己好像仅在喃喃自语。他们没有感到神真的在聆听他们。他们在祷告会中甚至可能祷告得很动听。他们的祷告可能听起来很有能力。但他们却没有与神在心灵上沟通。在复兴中,那些看似有能力带领祷告的人,通常会首先意识到, 他们自身的 "罪恶 使祂掩面不听〔他〕们"(赛 59:2)。

复兴的发生,通常是当某些优秀的基督徒领导感到,自身的罪孽使他失去了与神同在的圣洁与微妙的感受。在过几分钟,我会读一段对一场大规模复兴的描述。那是如何开始的?那是某天星期六的晚上在一场祷告会上开始的。当时所做的不过是些寻常的祷告,根本没有任何神降临同在的感受。"然后,有位牧师情不自禁地开始落泪。这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 他在全体会众面前公开认罪, "承认自己心里刚硬"。当他含泪叙述时,认罪感 "开始散播,直到从聚会厅各处…传来了抽泣、哀哭、与呻吟的声音。" 这些都是已经得救的人,但牧师的公开认罪 使他们意识到,他们的心也是同样的刚硬。"聚会延续到凌晨两点…正是在那时候,圣灵临到了会场中。"

当我提到复兴时,你们有些来了好多年的人不想听。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见过复兴,而且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约翰·凯根(John Cagan)告诉我,我希望得到复兴,因为我能 "尝到它的滋味"。我见过复兴,并喜爱其 "滋味",总想再尝一次。你们从来没有尝过,所以你总在想,"牧师说的到底是什么?他为什么总在谈复兴呢?" 如果你尝过那个中的滋味,你也会想再尝一次。你会渴望神的降临,渴望祂与我们同在。

今天早上我宣讲了 "新的浸信会幕"。但我们仅在更改几样事情,把教会里的 "机械程序" 做些调整,那无法创建一间新的教会。我们必须有新的生命!新的生命只能从神而来。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说,"神赐下生命,但却不会改进旧生命。祂把生命赐给死人…为得生命,我们需要完全彻底地倚赖神,因祂是生命的根基和源泉。" 除非我们的心地因神的圣灵而 焕然一新、改头换面、复原翻新、生机盎然,我们将无法得到一间 "全新的" 浸信会幕。有一个词可以描述这一切。那词就是复兴!复兴正是以赛亚在我们的经文内所祈求的,

"愿祢裂天而降;愿山在祢面前震动 ── 好像火烧干柴,又像火将水烧开,使祢敌人知道祢的名,使列国在祢面前发颤!祢曾行我们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时祢降临,山岭在祢面前震动。从古以来,人未曾听见、未曾耳闻、未曾眼见 在祢以外有什么神 为等候祂的人行事"(以赛亚书 64:1-4)。

我无法停唱 "充满我理想"(Fill All My Vision)那首圣诗。当我在公园散步祷告时,我唱这歌;当我准备宣道时,我也唱这首歌。我发现自己整天都在哼唱这首歌。晚上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也是对自己唱这歌。

充满我理想,救主神圣,直到您的荣耀充满我灵。
 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圣洁的形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词: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请大家起立跟我一同唱那副歌。

充满我理想,救主神圣,直到您的荣耀充满我灵。
 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圣洁的形影折射我身。

请坐。

以赛亚祷告说,"愿你裂天而降;愿山在你面前〔流淌〕震动"(赛 64:1)。锺马田医生把这称作为 "复兴所作的终极祷告"(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2年版,第 305 页)。

我非常后悔, 我没有用日记把降临到我们罗省第一华人浸信会(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 of Los Angeles)的复兴记载下来。那能为大家提供一点资料,告知你们应为之去祈求的是什么。但是,呜呼,我没有留下文字的纪录。我所能做的不过是为大家提供 对另一场复兴的记载,一场非常类似于我在1960年代末在华人教会里见到的大规模复兴。这篇记述是大卫·戴维斯牧师(Rev. David Davies)于1989年写成的。我从他的书中摘选了一些段落。戴维斯牧师说,

   …这并非一场福音宣道会,也不是被人煽起来的活动。复兴是神本人下凡来到人间。

他说,

   我是我们周围几间教会的领导。这些教会很忙,总有大量的活动。我们照例有很多聚会…但会众之心却逐渐冷淡,不像以往那样渴望去参加祷告会。恩典无疑仍在我们身边,仍旧有人获得转变,但我们总感到缺了点什么。有位牧师告诉我,"在外人眼中我们看起来不错"。〔我的评论: 你有时不也觉得我们礼拜中缺了点什么吗?〕
   有人督促我们做领导的每个月花一整天来作祈祷。我们这样做了。我们中有些人认识到,我们〔的心〕并没有为神而燃烧。我们意识到,我们的人际关系有些不正常,于是我们相互和解了。
   复兴始于一次星期六晚上的研经祷告会上。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研读使徒行传,注意力放在早期教会对神的崇拜上。牧师很担忧,因为祷告非常古板,聚会很是冷淡。这时,有位牧师失声哭了起来。这情形很不寻常。他向大家解释说,自己心里非常刚硬。当他说话时,这种认罪内疚感开始散播,以至从会场各处传出抽泣、哀哭、呻吟、甚至尖叫的声音。人们面伏于地,呼求祷告。我记得司布真曾祈求说:"主啊,请为我们赐下那荣耀的混乱时辰。" 聚会领导试图让一切静下来,但却毫无效果,结果礼拜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
   我自己的兄弟得知复兴的消息,并对此提出了异议,认为这看起来过于冲动。他一直在为复兴祷告,但这时他却告诉神,这并非他希望得到的。这时,神告诉他,复兴的火焰正被他不信的铁石之心冷却了。而就在这时,圣灵临到了会场。〔我的评论:神这时插了手,带来被 司布真 称作 "荣耀的混乱" 时辰。〕

戴维斯牧师说,

   现在轮到我来怀疑了。当我兄弟用极端的语言描述了所发生的事时,我极感不安。但复兴总是非同凡响的,因它并非人的作为。复兴的蔓延如烈火燎原,传遍了方圆数百英哩,席卷了其他许多教会。
   一名年轻的传教士宣讲了一场强有力的布道,但什么事都没发生。于是,我宣布唱完最后一首圣诗,祷告后便散会了。当会众开始散离时,有位年轻的教师走进来,在前排坐下来。他开始无法自禁地颤抖抽泣。有位年轻女孩开始尖叫道,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要下地狱了!" 人们都跑回到教会里。这女孩通常被人看成是好孩子,一位基督徒。但她因作弊而内疚不已。而那位年轻人则怀有嫉妒心 ── 那对许多人来讲虽是件小事,但它却使这位年轻人惊恐万状。
   当我在引导那些呼喊求救之人时,有人对我说,我妻子需要我回家。这时我发现有位很好的信徒正坐在地上痛苦不堪,反复呼喊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他公开忏悔了自己的罪。然后他喜悦地说,"我的心灵靠耶稣的宝血洗洁净了。" 我们都回到了教会里,继续举行了另一场礼拜。第二天是公开认错、并相互谅解的日子。突然,神降临了,令那天成为人间的天堂。
   掌控局面的不是我们。神掌控着一切,样样都井井有条。我注意到,教会的领导在第一天都受到了影响。而第二天受自责感 触动的是教会里的工人;第三天是妇女;第四天是中学男生;第五天是中学女生。我们宣道士好像一群观众,观看着神的奇工。
   这次,复兴发生在已得转变的人中间。最初的两三个月中很少有不信的人得救。神首先在清理教会,搜索人心。很多人的罪已经隐藏了许多年,以为这些罪无关紧要。神在痛苦地单独与这些人打交道。一位高大强壮的牧师苦闷地绞着双手,泪水满面。这名男子曾引导过多人信主。但他有罪要忏悔,内心找不到和平,直到他站在全体教会前承认了一切。他的话使人像触电一般,令人纷纷倒地忏悔。到了这时,全城都在谈论神。〔我的评论:当基督徒敞开心扉,彼此坦诚相见时,那会使迷途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有时,因罪内疚是件可怕的事情。那些不愿公开悔过认错的人受苦最深。有位男人晕倒在地。有位女士感到她几乎要因罪带来的内疚而精神失常了,直到她公开忏悔了自己的罪。这便是那些试图抵抗神、隐藏罪孽的人所须付出的代价。这一奇景很快过去了,但复兴带来了持久的果实:圣洁、温柔、对圣经和祷告的热爱、以及对基督本人和祂圣工的赞扬。〔我的评论:当基督徒摘下面具,相互坦诚相待时,它能在教会里带来新的柔情与爱心。以往的嫉妒、恐惧和偏见被真实的怜悯与温柔的爱心所取代。〕
   人人都来参加聚会,并且礼拜可能持续很久。从早上6:30开始相聚的 到中午礼拜仍在持续,这类情形并非罕见。人们的交谈总是窃窃私语,因感到神就站在身旁。一位男子说,"我们似乎完全被神的存在拥抱着。" 我曾参加过一些聚会,其中神的存在是如此的真实,你简直不敢在椅子上坐下来。这使我想起约伯记42:5的话,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人们的祈祷与往常截然不同。在复兴中众人一同祷告是常见的事,但那从未显得不合体统或紊乱。另外,人们也充满了传福音的热情。成千上万的人得到了拯救。〔我的评论:我在两次复兴中见过这种情形。〕

戴维斯牧师说,

   那是否延续了下去?我记了十八个月的日记,在那段时期之后,神的能力依然存在。三十年后的教会领导都是那些在复兴中得福的人。但新的一代人需要有自己的复兴,因 "后来有〔另一代人〕兴起,不知道耶和华,也不知道耶和华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士 2:10)。你无法为复兴能临到你的教会作祷告,除非你希望它会临到你本人身上 ── 除非我们能 "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我〕们可以得医治"(雅 5:16)。

以上的记载来自大卫·戴维斯牧师。我在其中几个地方更换并省略了一些词句,为了让人更容易理解── 引自Brian H. Edwards, 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年版,第 258-262页。

戴维斯牧师说,"当神带着复兴的大能降临时,凡事都与人的想像不同…复兴是神临世与人同在。一切从某位教会的领导不禁失声开始。他解释说,他的心地太刚硬了;当他说这话时,认罪感在那些已经得救的会众里传播出去,以致抽泣、哀哭、与呻吟充满了整个会场。人们在呼求祷告;礼拜一直延续到凌晨两点。"

这非常类似我在1960年代晚期于华人浸信教会里所见到的复兴。复兴主要的特徵是眼泪、祷告、以及在全体会众前公开认罪。这与灵音派和五旬节教派的礼拜大不相同。这里没有 "方言"、医治、或特别音乐。这里也没有所谓的 "崇拜"。只有公开认罪、呼求、以及人们相互请求对方的原谅。几周过后,许多不去教会的人进来得救了。约翰·凯根问我,那些迷途的人是怎么进来的。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人们自己会带亲朋好友同去作礼拜。无需安排接送。一切都很自然地发生了。最后有将近2000人进入了那所华人教会,并获得了拯救,受洗后成为教会里坚定的成员。数百人如今仍然待在那里!有四所新的教会从那里分了出去。

"愿祢裂天而降;愿山在祢面前震动 ── 好像火烧干柴,又像火将水烧开,使祢敌人知道祢的名,使列国在祢面前发颤!祢曾行我们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时祢降临,山岭在祢面前震动。从古以来,人未曾听见、未曾耳闻、未曾眼见 在祢以外有什么神 为等候祂的人行事"(以赛亚书 64:1-4)。

请起立唱圣诗第八首。

充满我理想,我求救主,愿我心目中仅见耶稣;
 祢虽引我过幽暗山谷,永在荣光 却环绕佑护。
充满我理想,救主神圣,直到您的荣耀充满我灵。
 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圣洁的形影折射我身。

充满我理想,令我渴望 获得祢荣光;激励我心
 得祢的善美,愿主爱怜 与上天之光守护一生。
充满我理想,救主神圣,直到您的荣耀充满我灵。
 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祢圣洁的形影折射我身。

充满我理想,罪孽阴影 莫让它掩盖心中光明。
 愿我仅见祢万福颜面,全心信赖你无限的恩典。
充满我理想,救主神圣,直到您的荣耀充满我灵。
 充满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圣洁的形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词: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不要停止向神祈求得到复兴。不要停止祈求神裂天而降!不要停止祈求神来促使我们 "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我〕们可以得医治",治癒我们的冷漠和罪孽(雅 5:16)。这正是如今在中国和第三世界其他地区内正在发生的复兴 所具有的特征之一。不要停止祷告,求神降临来医治我们的心灵,赐给我们一所新的、更有爱心、更强大的浸信会幕!我现请亚伦·杨希(Aaron Yancy)和约翰·凯根起立,带领我们祷告,祈求神能降临、并与我们同在。亚伦 先作祷告,然后是约翰。若有其他人也可以站起来祷告。

耶稣基督来到人间受苦,代替罪人死在了十字架上。如果你还没有得救,你必须离弃你的罪恶和自私的生活。你必须悔改,信靠耶稣──神的独生子。只有祂才能用自己的血洗去你所有的罪。只有祂才能从地狱的火焰中拯救你。只有耶稣可以从罪恶里救你。往后周日很长一段期间内,我们不打算开放谘询室。如果你想与我们谈话,你必须预约,在周四晚上找凯根博士面谈。你可以打电话找他,或在礼拜后找他约时间谈话。阿们。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点击)你可用任何语言发电邮给海博士,但尽可能使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可发至〔美国〕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领读的经文﹕以赛亚书 64:1-3。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Fill All My Vision" 词: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