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灼热的逻辑!

LOGIC ON FIRE!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十月十一日早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October 11, 2015

"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启示录 7:14 )。


奎斯维尔博士(Dr. W. A. Criswell)是德克萨斯州 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大有能力的牧师。他在那里宣道几乎六十年。这位白发苍苍、年近八旬的美南浸信会长老 曾预言了美国和西方的厄运。奎斯维尔博士说,

我们已经废除了道德上的准则…政府和政客们都把谋杀、说谎、和盗窃作为合理的行为…〔学府中的〕教授们辩解说,糜烂的性生活乃是个性的自由表达。有无数站在讲坛后的传教士允许人去〔攻击〕神的道,并美其名曰 学术自由;在我们自己〔美南浸信会〕的大学和神学院内就有人这样做。污秽、暴力、和缺德的内容充斥了歌曲、戏剧、广播、与电视节目。这代人和尚未到来的一代人将会沉没在 物慾横流的享乐主义(hedonism)和贪图快活中…整个〔西方〕的世界正以每天12万5千人的速度背弃基督教(W A. Criswell, Ph.D., Great Doctrines of the Bible, 卷 8,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9年,第148, 147页 )。

自从奎斯维尔博士作过了那场伤心的报告之后,美南浸信会 已变得奄奄一息。他们的人数每年都在下降。去年就有20万人一去不返地离开了他们的教会。现在仅在我们国家,每年就有1000多所美南浸信会教堂永远地关门闭户。去年,美南浸信会不得不从世界各地传教领域中召回大约800名传国外教士。奉献数目已降到如此的低,他们无法继续维持他们。而我们独立浸信教会的情形并不比他们更好。一位神召会(Assembly of God)的牧师告诉我,他们的教派几乎无法维持。所有其它的教派情形更糟糕。我手里有两本书,讲述了这个故事。一本书是《福音派的大萧条﹕即将摧毁美国教会的六条原因》( John S. Dickerson, The Great Evangelical Recession: 6 Factors That Will Crash the American Church, Baker Books, 2013 )。第二本书是《即将临头的福音派危机》 ( The Coming Evangelical Crisis, 总编辑, John H. Armstrong, Moody Press, 1996 )。我读的每本书,我看的每篇文章,都指向同一事实,即我们福音派的教会全都深陷困境。在教会里长大的年轻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开教会,而众教会却没有一个能从世俗中把年轻人赢过来。迪克森(John Dickerson)先生指出,"我们没有培养出新的门徒。我们现有成员的生活通常都无法繁殖下一代信徒,而且他们的世界观也未曾获得改变"(同上,第107, 108页 )。迪克森随后提出了一系列纠正这一问题的方法,但所有这些方法我都尝试过了,我知道它们是无效的。为什么?因为它们没有触及到问题的症结

以我本人来作实例。我当时十几岁,是个已熟的果子,随时可以摘取。我希望呆在教会里。我来自一个破碎的家庭,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我真心想成为教会的一部分。但加州罕庭顿公园市的那所白人教会却没能留住我!为什么?原因很多:他们的礼拜并非为失丧的年轻人,而是为那些属血气的中年妇女所安排的。那间教会的成员对我不感兴趣,连牧师也包括在内。毕竟,我只是一个身无分文的青少年,来自一个不良的家庭。还有那里的宣道。当我在那里的时候,我听过三位牧师。我尽力迫使自己去听道,但我记不起他们宣道中所讲的任何事。头两位牧师所讲的,我一样没记住。而第三位牧师讲的,我也没有记住任何重要的东西。他们讲的道无论如何都不能使我产生共鸣。他们没有激励我、没有向我挑战、更没有使我为罪自责。

便是我们问题的根源所在 ──在我们的宣道上!除非我们改变我们的宣道的方式,我们的教会便毫无任何希望可言!我读到约翰·穆雷(John J. Murray)在2014年2月《真理旗帜》( Banner of Truth)杂志中写的一篇文章。他列出了 "七条我们必须逃离的困境"。我同意他列举的这七点,但是我不同意他所列的顺序。他把 "有力的宣道" 排列在应加改进之事的第七位。我不同意。我看那应排在第一位。他说: "宣道在如今并不流行。" 为什么呢?因为如今的宣道很枯燥。就这么简单!他说:"听道的人极为稀少。" 为什么听道的极为稀少呢?因为所宣讲的道很枯燥。就这么简单。当今的宣道为何如此枯燥呢?原因有几个。

首先, 大多数牧师从未"受召宣道"。我们甚至不再使用 "受召宣道" 的说法。此外,有许多牧师没有得到转变。而那些获得转变的牧师通常没有受召去传道。他们没有负担、没有敬畏感、没有受膏、没有对迷途之人的同情心。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查经和宣道之间的区别!林道亮博士曾多年担任我的牧师。他说,有位神学院的教师曾说过这样的话: "解经和宣道其实是一回事。" 林博士说﹕"作为一个神学院的教授,他无法区分解经和宣道。他所教出来的学生能宣道吗?答案很清楚:「不能」"(The Secret of Church Growth, 第 20页 )。

听一听约翰·麦克阿瑟博士(John MacArthur )。他在宣道吗?听一听约翰·派魄(John Piper )。他是在宣道吗?听一听大卫·耶利米(David Jeremiah )、保罗·查普尔(Paul Chappell )、比尔·海伯尔(Bill Hybels )、华理克(Rick Warren )、查尔斯·斯坦利(Charles Stanley )。他们是在宣道吗?他们知不知什么叫宣道?他们中有些是好人。是的,他们是好人,但我认为他们不知道真正的宣道是怎么一回事。马丁·罗伊-琼斯博士(Martyn Lloyd-Jones)指出:"宣道是什么?它是灼热的逻辑!宣道是一个内心充满烈焰的人在宣讲神学理论"(Preaching and Preachers, 第97页 )。我提到的这些人中,哪位心中充满了烈焰?他们甚至是否听过心中充满烈焰的人宣道呢?电台上那样宣道的唯一一个人已经去世大概三十年了!如今有谁能像奥利弗·格林(Oliver B. Greene)那样去宣道?是的,"宣道是一个内心充满烈焰的人在宣讲神学理论" ── 如路德、怀特菲尔德(Whitefield )、豪威尔·哈里斯(Howell Harris )、但以理·罗兰(Daniel Rowland )、尼克尔森(W. P. Nicholson )、宋尚节博士、司布真(Spurgeon )、麦克琛(McCheyne )、约翰·森尼克(John Cennick )、或约翰·诺克斯(John Knox)那样。

在同一本《真理旗帜》杂志中,有一篇关于约翰·诺克斯的文章(第29, 30页 )。那篇文章提到,诺克斯的宣道大有 "能力"。"那道的宣扬犹如从天而降的电闪雷鸣。" 文章结尾处如此写道:"如果教会想在如今的时代中再次目睹改革,就必须有新一代火烈的宣道士…正如古时的诺克斯那样,他们必须放声宣扬神之道的整体,毫不踌躇或口吃,〔不论〕那是否受人的欢迎。" 司布真说:"约翰·诺克斯宣讲的福音就是我的福音;那如雷灌耳传遍苏格兰的福音,必须再次响彻全英格兰"(Autobiography, 卷1, 第162页 )。

远离那些柔声细语使我们沉睡的人!他们使我们感到枯燥!他们令我们忍无可忍!难怪我们的年轻人讨厌听他们!"宣道是一位内心充满烈焰的人在宣讲神学理论!"〔当代传教士〕惧怕什么呢?想一想!他们肯定是畏惧什么人!他们究竟怕谁?我来告诉你,这些传道士到底怕谁。他们怕那些控制他们教会的世俗中年妇女。她们如何挟持他们?她们说,"如果你继续去那样宣道的话,我们就不回来了!" 我清楚其中的蹊跷!她们曾经在我这里试过!但我坚持以往的宣道方式,直到最后,我胜过了她们!约翰·诺克斯不畏血腥玛丽(Bloody Mary)── 我们也不可畏惧世俗的弹风琴的人,或世俗的主日学校长!我认为,我们必须通过宣道把她们撵出去。那时,年轻人便会进来!那样做不会枯燥!那样会抓住年轻人的注意力!最后,我们会得到一群积极为神办事的年轻人 ── 就像今早在场的这群年轻人一样!摆脱恐惧吧开始像约翰·诺克斯那样去宣道

宣道不仅是传授知识!抛弃如今那所谓的 "解经式宣道" 吧。抛弃它们!罗伊-琼斯博士(Dr. Lloyd-Jones)仅仅宣讲一两节经文,正如清教徒宣道那样。他说, "宣道士走上讲台并非为了传达知识和信息。他为的是激励人,使人热血沸腾、充满活力,让他们离开时会藉圣灵去荣耀神"(The Puritans, 第316页 )。

罗伊-琼斯医生("the Doctor")说: "宣道的目的是要触动人心"(Lloyd-Jones, Preaching and Preachers, 第85页 )。宣道应触动人的那些方面呢?首先,宣道应该使人愤怒或害怕!愤怒,是因为你揭示了他们内心的肮脏、悖逆!愤怒,还因你点明了事实,他们并非如自己所想像的那样明智高尚。他们是否因聪明而成了无神论者?他们中没有一个比陈医生聪明。他们中没有一个比凯根博士聪明。他们中没有一个(以我独特的方式)能比得上我。我清楚这点,所以我没有怕他们!罗恩·里根(Ron Reagan)上周在电视广告上说:"我是罗恩·里根…终生〔是位〕无神论者,不怕在地狱里焚烧。" 那名乳臭未干、弱不禁风的芭蕾舞演员,是否真的以为他比父亲里根总统更聪明?事实上,他连给父亲提鞋都不配。他可以公开为父亲的脸上抹黑,但他永远不会达到他父亲的水准 ── 成为作家、公众演讲家、自由世界的领袖、二十世纪下半叶最伟大的总统!他再也不会高过作一位变态的跳芭蕾舞的人 ── 一个只能靠自己已故之父的名声赚钱的舞妓!错了,这些人不信神,并非因为他们聪明。他们不信神,是因为他们不愿正视事实,面对自己那颗不信的邪恶之心:他们不愿承认自己是个扭曲的悖逆者,亵渎了造他们的神!有人说, "不要说那样的话!你会把他们吓跑了!" 我或许会吓跑一个人,但我会把两个人吓进来 ── 最终我们会增加一人!如果我不去这样宣道,没有人会真正得救。在我的宣道中,我必须告诉你,你的心灵何等肮脏、污秽、怪异、叛逆!是的,我要告诉你:耶稣说你会因你的罪孽堕入地狱。罗恩·里根不怕下地狱,因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愚人,他以为自己比主耶稣基督、或比美国总统更聪明。你无法帮助像他那样的愚人。"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诗 14:1 )。他已上了年纪,不能再跳芭蕾舞了。他只能对自己父亲的信念冷嘲热讽,靠此来赚点钱。卑鄙的小人!他已经开始有老太太的模样了!这世俗的人渣!

有一个地狱,正在等着那些心中反叛、与神作对的人!主耶稣基督说:

"捆起他的手脚来,把他丢在外边的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马太福音22:13, 14 )。

是的,火热的地狱正在等候那些极端叛逆、不肯信靠耶稣基督的人!

但 "[神] 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 3:9 )。这就是神赐下祂独生子的原因,来为罪人献身,替我们死在十字架上,去偿还我们罪恶的代价。

这最终把我们带回到我们的经文上。使徒约翰获得了一个异象。他看到在乐园里 "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启 7:9, 14 )。天国内的人都靠耶稣的宝血得以洁净,因 "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一 1:7 )。安得烈·穆雷(Andrew Murray, 1828-1917)博士说:

我临死时能充满信心 – 我有进入天国的权益…那在神的宝座前将得到一席之地的是哪些人?"他们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如你仍未靠宝血洗净的话,切莫用天国的希望自欺欺人。如你不晓得耶稣本人已用祂的宝血洗净了你,不要去迎见死亡(Andrew Murray, D.D., The Power of the Blood of Jesus, CLC Publications, 2003年版, 第221页 )。

我呼吁你今天早上来信耶稣。当你仅仅信任耶稣的那一刻,你将得到祂圣洁宝血的清洗!是你长大成人的时刻!是你成为十字架精兵的时刻!

请听我们教会里最近得到转变的一些信徒的话。这些是真人真事,他们今早就在我们身边。一位女士如此作见证说:

海博士问,"你愿意信靠耶稣吗?跪下,然后去信祂。" 我照所讲的做了。我信靠了祂。我把自己投向了耶稣。耶稣爱我! 耶稣爱我!再也无需提任何问题;无需任何得救的确据…耶稣爱我!祂为我在十字架上流血而死,为的就是偿还我的罪恶…奇异大爱!我感谢神吸引我到祂的爱子那里。我爱耶稣,因为祂先爱了我。

下面是另一位大学男生的见证,

我得救的那天早上,海博士宣讲的是撒但如何蒙骗那些未信基督的人。他说,撒但在迷途之人心中运作的方式之一就是使他认为,他必须有得救的确据,这样,当他跟谘询员谈话时才能有话说。我对我自己说, "那正是我!那正是我一直在想的"…我一直在不断原地打转,却从来没有一次看向基督。生命正在那里等着我,然而,我却拒绝冒险去投靠祂…我怎能再去藐视祂呢?我怎能再继续抓着罪恶不放,而掩面不看耶稣呢?祂多么爱我的灵魂?噢,我多么需要祂来把我肩头罪恶的重担带走啊。我内心的阴暗与耶稣的纯洁美丽和正义 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对比啊…我没有等撒但再次来骗我。我知道,此时此刻我必须得到耶稣。我不能再等了!拖延会使我继续做撒但的奴隶。我必须到耶稣那里清洗我的罪。于是我信靠了祂!…赞美主,祂赐下了圣子耶稣来拯救我,靠祂的宝血赦免了我的罪。

下面还有另一位。这些都是真实的年轻人。其中一位是教会里长大的。另两位是大学中的年轻人,应邀来到我们教会听福音。下面的见证出自一位我们邀请来到教会,以前从未去过任何教会的年轻人。他说,

     自从高中以后,我很少去思考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任由时光飞逝,生活毫无忧虑。大学毕业后,去找到一份好工作,然后建立家庭。那似乎是我的理想,但那对我来说却毫无意义。那时,我没有特定的宗教信仰── 只有一套我自认的美德。不同的宗教对我是有趣的题材。然而, 耶稣那时在我来看不过是位宗教人物而已。祂被钉上十字架不过是故事中的言词而已。
     听到福音之后,我开始思考耶稣到底是谁。在我罪恶的本性中,我尝试去学会如何通过读圣经并观察他人来得救。但我每次尝试去信耶稣都以失败告终,即便我以为我已经得救时,也不过是我在尝试救自己。耶稣似乎离我一天比一天更远。我愈想追祂,祂和我之间的距离就愈大。
     在2015年6月7日那天,凯根博士跟海博士告诉我,我仍就是迷途之人。从前我曾多次听人说过,我是何等地迷失,但这次却不同。神降临了。我的罪恶开始在我内心带来前所未有的沉重感,我恨自己反复地拒绝耶稣;我对自己失去了任何希望,但就在此时,奇蹟发生了。耶稣变得真实了!当我流泪、祷告、感谢祂的时候,我只能思考耶稣出于爱心的祭献。祂情愿忍受磨难,在十字架上洒下祂的宝血来清洗我的罪恶。祂倾泄在我们罪人身上的爱是多么惊人。除了耶稣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会这样做。而祂要求的唯一回报不过是简单地信靠而已。噢,认识耶稣是多么的奇妙啊。我不再孤独了,因为我有祂与我交谈。我再也不迷惘了,因为我有祂在引导我。祂是我的朋友、我的神、我的救主。

现在,我的朋友啊,你愿不愿意来信靠耶稣,并靠祂的宝血来洗净你的一身罪恶?当你信靠救主时,你便能如此歌唱说,

此名使我能知主爱,舍命偿我罪债;
 救主为我流血受害,罪人惟此是赖。
我何等爱耶稣,我何等爱耶稣,
 我何等爱耶稣,因耶稣先爱我。
("Oh, How I Love Jesus" 词﹕Frederick Whitfield, 1829-1904 )。

陈医生,请带领我们祷告。阿们。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点击)你可用任何语言发电邮给海博士,但尽可能使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可发至〔美国〕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领读的经文﹕启示录 7:9-17。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Oh, How I Love Jesus"(词: Frederick Whitfield, 1829-19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