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洗净一切的宝血

THE CLEANSING BLOOD
〔Simplified Chinese〕
–中译草稿–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十月四日晚
于 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October 4, 2015

"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 1:7 )。


当耶稣召约翰作门徒时,他不过是位十几岁的年青人。但他是个优秀的年轻人。他与耶稣的亲密关系可以在客西马尼园内看出。当耶稣深入黑暗中时,祂把其他门徒留在园林外边,仅带约翰和其他两人。这时祂 "惊恐起来, 极其难过, 对他们说:我心里甚是忧伤, 几乎要死;你们在这里等候、儆醒"(可 14:33, 34 )。

当士兵来捕捉耶稣时,其他门徒都离弃耶稣跑了。但约翰第二天早上沿途跟着去到骷髅地,远远地跟随背着十字架的耶稣走向行刑地。当其他人因为恐惧而躲藏时,这位男孩子是惟一保护基督母亲的人,跟她一同看着她的儿子死在十字架上。因此约翰是那天看到耶稣死去的惟一门徒。

耶稣从十字架上低头看着约翰和祂的母亲。祂告诉约翰要照顾她。他听到耶稣说 "我渴了"。他听到耶稣在十字架上临死前所说 "成了"。但即使那时约翰仍旧无法把自己的视线从钉十字架的救主身上拉开。约翰看着一位士兵拿枪刺穿了基督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约 19:34 )。在那之后,他小心地把一切写了下来,"叫你们也可以信"(约 19:35 )。

当我母亲去世时,我开车带着 伊丽娅娜和孩子们 以最快的速度去到医院。我进入她的病房刚走几步,虽然只有几秒钟,我见到她可怜破碎的身体已被置入一个透明的塑料袋。母亲总是很害羞,不愿别人看到她赤裸的身体。当我透过塑料袋看到她的一双脚时,我马上把孩子们推回到走廊内。但她那双脚在短短的几秒内已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中。那已是十八年前的事了,但我仍可在心中清晰地看到一切,好像那就发生在昨天一样。

约翰的情形也是一样。他看到枪刺穿了耶稣的肋旁。他看到宝血从伤口中汹涌流出。他永远无法忘记当时的情景。六十年后,年纪老迈的约翰是最后一位幸存的门徒,他仍然不时的想起那天看到的耶稣的宝血。他用老迈颤抖的手,在一张羊皮纸上写下了这句话,"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一 1:7 )。为何耶稣的宝血对约翰来说这样的重要呢?

I. 第一,此乃耶稣基督 –神的儿子– 的宝血。

要知道,这不仅是任何普通人的血液。曾任 德州 达拉斯 第一浸信会牧师长达六十年的奎斯维尔博士(Dr. W. A. Criswell)说,

祂是化为肉身的神。没有比保罗对以弗所教会的长老在使徒行传20:28中所说的话更为重要的经句了,"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血所买来的。" 据某些人〔如约翰·麦加瑟〕来看,此处的语句极为昭彰、公然、粗俗、并毫无遮掩地说,洒在十字架上的是神的血。的确,圣灵引导走上十字架的正是以肉身显现的神,祂为赎回我们成为罪的祭献…因此,基督的宝血便能洗净你们的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基督藉着永恒之神的灵,将自己祭献给了神,正是祂的宝血能洁净我们、清洗我们、荡涤我们、使我们得以完全(W. A. Criswell, Ph.D., "The Blood of Jesus," The Compassionate Christ, Crescendo Book Publications, 1976, 第72页 )。

麦加瑟〔MacArthur〕讲起使徒行传20:28时说, "保罗如此坚信父神与主耶稣的合二唯一,以至于他能用洒下神的血来讨论基督的死亡 ── 而神是没有躯体、因此便没有血液"The MacArthur Study Bible;有关使徒行传20:28的注释 )。就此,麦加瑟实际上说保罗错了,并且神 "没有血液"。那是一句危险的话,因为那似乎否认了三位一体的教义。我们谴责麦加瑟 说的话。我们采取保罗和奎斯维尔博士的立场,既 "洒在十字架上的是神的血"(同上 )。

II. 第二,耶稣基督的宝血能清洗我们一切的罪。

使徒约翰说:

"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 1:7 )。

麦基博士(Dr. McGee)说: "洗净 一词用的是现在时 ── 基督的宝血会不断地清洗我们所有的罪恶"Thru the Bible;关于约翰一书 1:7的注释 )。那意味着耶稣的宝血现在仍然存在。"洗净" 的现在式告诉我们,即使是现在、就在这一刻,基督的宝血也能清洗我们一切的罪。约翰·麦加瑟博士并不相信这点。他说:"基督自己的血液并不能清洗我们的罪" (The MacArthur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on Hebrews, 第237页 )。那是个谎言

"祂儿子耶稣〔基督–KJV〕的血也洗净〔现在时〕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 1:7 )。

马丁?罗伊-琼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说:

我们的福音是宝血的福音;宝血是根基;没有宝血便一无所有The Way of Reconciliation, Ephesians 2, Banner of Truth Trust, 第240页 )。

又一次,罗伊-琼斯博士说:

查看一个人是否真的在宣讲福音,最终的试金石是看他对「宝血」的强调。仅仅谈论十字架和死亡还不够;最终要看他是否宣扬「宝血」( 同上, 第331页 )。

凯根博士是我们教会的副牧师。在凯根博士得救之前,他每个星期天去麦加瑟博士的教会,这样持续了一年。凯根博士说:"我在转变前,我听的是他的讲道。他是我的牧师。他教我圣经…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大部分细节。但是,我不是在他的宣道之下得到转变的…麦加瑟博士主权形式的决志主义,在我看来是以善工来赚取救恩…我相信我们在福音派宣道中必须将基督的宝血讲得更清楚明白…──如果我们希望所宣讲的福音宣道能被神用来使多人得到转变的话" (《向垂死的民族宣道》Preaching to a Dying Nation,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1999, 第 183, 184页 )。

我完全同意罗伊-琼斯博士的话:"只谈论十字架和 [基督的] 死是不够的…一个人是否真的宣讲福音的最终测试,在于他有没有把宣道的重点放在 '宝血' 上。" 阿们!我很高兴罗伊-琼斯博士讲了这番话!我宣扬福音已超过了57年。我通过经验得知,迷途的罪人需要听的是,靠耶稣的宝血能洗净他们的一切罪恶的道。照常规来说,靠听有关地狱或圣经预言的讲道,他们不会得救 ── 这些讲道刚开始也许还不错,但是,当我们 "开始要办正事" 的时候 ── 转变是一件正事 ── 我们必须宣讲有关救主宝血的道。

有关宝血的讲道不仅仅是为迷途者而讲的。我有时候这样想:"噢,主阿!若没有了您儿子的宝血,我该如何去过每一天阿!" 在我伤心的时候,没有什么东西能像耶稣基督的宝血那样能使我的内心欢喜!那是我难过沮丧时期的灵丹妙药。

赞美耶稣洗罪宝血,
 何等奇妙的救主!
藉主中保蒙神喜悦,
 何等奇妙的救主!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稣我的耶稣!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稣我的主!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唱那首古老的圣诗了,但一天晚上它出现在我脑海里!我一唱再唱,直到我的内心充满了欢乐!跟我一起唱!这是你们歌页上的第七首诗歌。

赞美耶稣洗罪宝血,
 何等奇妙的救主!
藉主中保蒙神喜悦,
 何等奇妙的救主!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稣我的耶稣!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稣我的主!
("What a Wonderful Saviour!" 词:Elisha A. Hoffman, 1839-1929 )。

我试图在我的诗歌集中查找那首诗歌,但却找不到。后来,我翻出了我50年前的一本古老《浸信诗歌》,我们在「第一华人浸信教会」用的就是这本歌本。找到了!就像多年后看到老朋友一样。当我唱歌时,眼泪盈眶而出。现在,一起来缓慢地唱一遍!

赞美耶稣洗罪宝血,
 何等奇妙的救主!
藉主中保蒙神喜悦,
 何等奇妙的救主!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稣我的耶稣!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稣我的主!

有些所谓的 "专家" 告诉我,我必须以 "解经" 的方式,用一长串的经文来讲道!但是我听不进这些 "专家" 的话!我或许应该听,但我办不到!我必须从一节经文、甚至一节经文中的一部分吸取其精髓 ── 我们的先父便是这样做的;跟随他们的清教徒和伟大的福音宣道士们也是这样去做的;他们包括了 怀特菲尔德(Whitefield )、卫斯理(Wesley )、约翰·森尼克(John Cennick )、但以理·罗兰(Daniel Rowland )、豪威尔·哈利斯(Howell Harris) ── 愿神声祝福他们!还有约瑟·帕克(Joseph Parker)以及 宣道王子司布真(Spurgeon )。和他们一样,我必须从一两节经文、或者一节经文中的一部分来讲道。我不能让我宣讲的道从一个主题跳到另一个主题。我要的是有实质的东西,我要骨头里的脊髓!这是为我的灵魂 ── 以及你的灵魂供给营养的东西!骨头里的脊髓!

"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 1:7 )。

魔鬼轻声细语地对我说:"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人们便不会认为你是一位杰出的宣道士。" 我把答案直接掷向牠 ── "我何必理会他们是否认为我是‘杰出’的宣道士?我对此毫不在乎。" 我的目标、我的意愿、我的荣耀、我的乐趣在于,罪人能否来到那活泉,得到耶稣基督宝血的清洗,脱离一切罪恶。

我认识两位失丧的浸信会牧师。他们的生活方式显示了他们从未得到重生、没有得到转变、没有得救。我知道其中一位阅读我讲的许多道文。在我参加一位华人牧师的葬礼上(我们是认识多年的朋友 ),我遇见了另一位失丧的牧师。在我瞻仰了死者的遗体后,我走出了那房间。我正好与那位牧师碰面。我认识他有好多年了。那可怜的人因为放纵于自己的未收敛喜好,失去了一切。我与他握手。我慰问他的健康如何。让后,我对他说:"我希望你能够上网阅读我讲的道。" 他面带微笑地对我说:"你在开玩笑吧?我每周都有上你的网站阅读!" 我心里十分欢喜!我与那位可怜的人的友谊,已有半个世纪之久!我不能令他失望!我也不能令你失望!我必须抛弃做一个 "杰出牧师" 的想法。我不能令他失望!我也不能令你失望!我必须告诉一切失丧的罪人,

"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 1:7 )。

赞美耶稣洗罪宝血,
 何等奇妙的救主!
藉主中保蒙神喜悦,
 何等奇妙的救主!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稣我的耶稣!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稣我的主!

我知道失丧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我甚至知道,作为一个失丧牧师的感受如何 ── 因为我曾经是个失丧的牧师,一共三年,从我十七岁 "献身宣道" 到我二十岁得救为止。像那样迷途的状态是一种可怕的感受。失丧的状态就如同人间地狱,与神断绝关系,没有保障,没有安定,总是在指责自己!亲爱的朋友啊,给我打个电话。我将不会驱逐你的灵魂 ── 我也不会掩面不理你。给我打个电话,我将尽我所能地向你显明另一条路 ── 和解的道路 ── 得到清洗和新生命的道路 ──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宝血的道路!我曾经三年错过了那条路。你错过的时间可能会更长。为何延迟呢?你知道你没有基督的宝血。此刻,来沐浴其中。先知对患大麻疯的病人乃缦说:"你去在约但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复原,而得洁净…"(参 王下 5:10, 14 )。我今晚要对你说:"到耶稣的宝血中沐浴一回,你便永远洁净了"。

"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 1:7 )。

赞美耶稣洗罪宝血,
 何等奇妙的救主!
藉主中保蒙神喜悦,
 何等奇妙的救主!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稣我的耶稣!
 何等奇妙的救主,是耶稣我的主!

宋尚节是一位十分聪慧的华人,他曾经到美国读书。但他觉得自己并不成功。他没有成为他父亲希望他成为的人。他令他在神学院里遇到的女孩子大失所望。他没有找到安宁。他受内疚感的折磨。他处于灵界的一场征战中。后来,在二月份的一天晚上,他看到自己生命中的罪恶在他眼前展开。开始的时候,他感到时候无法摆脱这些罪恶感,他觉得自己必定会入地狱。他试图忘记自己的罪恶,可是他做不到。这些罪令他觉得扎心。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自己的圣经。他把圣经翻到路加福音二十三章耶稣钉十字架的地方。耶稣为替他赎罪而死在十字架上的场景是如此的震撼,他似乎身临其境、就在十字架周围,他祈求能够得到宝血的清洗、洗净自己的罪恶。他继续哭泣与祷告,一直到了午夜。然后,他听到有一个声音在他心里说:"儿啊,你的罪得以赦免。" 他罪孽的重担似乎立刻消失了。一种强烈的得到释放的感觉临到他身上,他高兴得跳起来,喊道,"哈利路亚!" 他跑到宿舍的走廊中,大声赞美神搭救了他(摘自A Biography of John Sung by Leslie T. Lyall, China Inland Mission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1965 年重印,第 33, 34页 )。他后来成了中国最知名的福音宣道士之一!

"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 1:7 )。

我今晚号召你来信耶稣。放下所有的疑惑与恐惧。来信靠救主。在祂的宝血内得清洗。阿们。陈医生,请带领我们祷告。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点击)你可用任何语言发电邮给海博士,但尽可能使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可发至〔美国〕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宣道 / 证道结束– DRAFT –翻译草稿)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领读的经文﹕路加福音 23:39-47。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What a Wonderful Saviour!"(词: Elisha A. Hoffman, 1839-1929 )。


洗净一切的宝血

THE CLEANSING BLOOD
〔Simplified Chinese〕
–中译草稿–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 1:7 )。

(马可福音 14:33, 34;约翰福音 19:34, 35)

I.  第一,此乃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宝血,使徒行传 20:28。

II. 第二,耶稣基督的宝血能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一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