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水和血

THE WATER AND THE BLOOD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九月二十日早
于 洛杉矶浸信会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September 20, 2015

"惟有一个兵拿枪扎祂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看见这事的那人就作见证–他的见证也是真的, 并且他知道自己所说的是真的 – 叫你们也可以信"(约翰福音 19:34, 35 )。


使徒约翰是十二门徒中最年轻的一位。约翰那时仅十八岁。然而,他是唯一跟随耶稣去到十字架刑场的使徒。其他使徒仍在躲藏。其中有一条教训。美国军队征兵打仗时,找的是18至22岁的男子。年纪更大的人会更保守,没有那么胆大。我认为,这便是为何历史上每次主要的复兴都是从年轻人开始的原因 ── 毫无例外!我甚至从未听说过老年人的复兴。

但我必须十分谨慎。我上周停止了对复兴的强调,原因是我看到了很多混乱,却很少人觉醒。在这些方面,你们仍需我来提供建议。我是个老兵,我经历了许多战争 ── 其中有些是十分重大的战役!如在神学院里扞卫圣经的争战;反对堕胎的争战;抗议那出可憎恶的电影《基督的最后诱惑》( 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的争战;反对「罗克曼主义」( Ruckmanism)的争战;反对「决志主义」( decisionism)的争战。还有与那些跟随 "谋利挖私"(Olivas)分裂时离开教会的人所作的长期搏斗。此外,我还亲眼目睹过三次非同寻常的、由神遣送的复兴。所以,这位老兵说:"等一等!我们还未准备好!" 老兵们晓得这方面的事。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是美国最伟大的将军之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罗斯福总统命令他撤离菲律宾。但在他离开的时候,麦克阿瑟将军说:"我会重返"。而他也确实回来了!我们得胜了!感谢神!年轻人,我们也会重返 ──我相信,我们迟早会看到复兴!

主啊,请遣送复兴,
 主啊,请遣送复兴,
主啊,请遣送复兴,
 让复兴从您而降!

再来谈谈约翰!多么出色的男子汉!他比彼得更有勇气!他比多马更有信心。他就站在十字架脚下。要知道,到那里是要冒生命危险的!他站在那里,保护着基督的母亲。他不过是位青少年,但却是多么出色的男子汉!是位英雄!他跟随救主一直去到十字架前!就在那里,他看着自己的救主死在十字架上!我肯定约翰以为一切都完了。但事实并非如此。基督说:"我必再来"。我们的救主,我们的统帅,将会重返!祂说, "我…就必再来"(约14:3 )。祂所说的祂一定会办到!

他们在伊拉克迫害贬低我们。在伊朗,他们迫害贬低我们。在叙利亚,他们迫害贬低我们。在北非,他们攻击贬低我们。甚至在白宫内,他们也在迫害贬低我们!他甚至可能会成为独裁者!我听到有位参议员暗示过这一可能性。我们可能会处于恐怖统治之下!我们可能需要隐藏起来 ── 就如中国政府迫使〔基督徒〕转入地下那样。但不论他们怎么做,我们伟大的元帅说,"我必再来"!" 感谢神!我们有祂这一承诺!"救主必要再来" ── 大家一同来唱。

救主必要再来,救主必要再来,
 曾被世人弃绝的基督耶稣,
祂一定要再来,祂一定要再来,
 带着权柄荣耀,祂一定要再来!
("He is Coming Again" 词: Mabel Johnston Camp, 1871-1937)。

回到约翰的话题上!他何等英勇!多么杰出的男子汉!他站在十字架旁,看着自己的救主死在十字架上!我肯定他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但可能,或许有可能…耶稣的话确实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人子将要被交在人手里。他们要杀害祂。 第三日祂要复活"(马太福音 17:22, 23 )。

"可能吗?" "不可能!" "但可能会这样!" 我确信这些念头出现在约翰的脑海里。所以他看着。他一动不动地目睹了一切细节。约翰知道,他所目睹的是极为重要的事件。事实上,这是他所目睹的最重要的事件。我想约翰知道这点。我认为,他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把这件事记下来!他必须不出任何差错。他必须把所有细节都记住。如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那样,他觉得他必须把这事 "确凿地记下来── 不能掺入任何虚假不实的内容"。于是,约翰仔细地观察,把细节都记在自己的心里。

当我们所爱的人去世时,这难道不是我们所做的吗?我们记得我们身在何处。我们记得琐碎的细节。我们在脑海里反复回想。你难道不会这样做吗?

每位与我年龄相仿的美国人都能记得 肯尼迪总统被刺杀那天的许多细节。这些事在他们的脑海里永远地保存了下来。我能回忆起我祖母去世那天最细微的情景 ── 那已是五十八年前我十五岁时的事了!我能记起我母亲去世那天最微不足道的细节。我记得我在什么地方。我记得我在读什么书。我记得她的病房是什么样子。我记得墙上有些什么相片。我记得母亲的脸色。我记得护士的话。我记得医生的相貌。我甚至记得他穿什么衣服。我记得医院的气味。这些细节已永远地铭刻在我的心中。

约翰那天的情形也是这样的。他永远不会忘记耶稣死在十字架上那天他所目睹的事情。

"惟有一个兵拿枪扎祂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看见这事的那人就作见证–他的见证也是真的,并且他知道自己所说的是真的 – 叫你们也可以信"(约翰福音19:34, 35 )。

 

凌斯基博士(Dr. R. C. H. Lenski)说, "这正是〔邪教徒科林瑟斯–Cerinthus〕与那些早期诺斯底主义者所否认的事实。在他们的意测中, Logos〔道〕并未化为肉身;那降临到耶稣身上的 '灵 或Logos'(他们将其称为 '基督的eon')在祂受难之前便离开了祂;这位 '基督'…不可能受苦 ── 此乃某种「幻影说」(Docetism)。此异端宣称某种交往与沟通,但却没有「耶稣,他(神的)儿子」的清洗罪孽的祭献性宝血。这也正是如今那些鄙视「古旧滴血神学」之人所宣扬的概念。但「血」比「死亡」更为具体,因「血」意味着祭献。带来献上的总是洒下的血。神的羔羊洒下了祂赎〔赦〕罪的宝血…正是「耶稣–祂儿子」的宝血、那位降世为人、具有人性的耶稣,但同时又是「祂儿子」的血、那位提供生命的Logos、那化为肉身(约 1:14)的圣三一中第二位的宝血 ── 正是祂的血,一旦洒下〔成为祭献〕便有清洗我们一切罪孽的能力"(R. C. H. Lenski, Th.D.,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Epistles of St. John, Augsburg Publishing House, 1966, 第389页;有关 约翰一书 1:7 的注释 )。

凌斯基博士是位路德教信徒。我不管别人(我指任何人)怎么说 ── 他的话完全正确 ── 尤其在如今当「古旧的滴血神学」遭人厌弃的时刻。

"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利未记17:11 )。

"祂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启示录 1:5 )。

我很喜欢唱这首歌,丝毫无惧!我很想到 约翰·麦加瑟博士的教会里去唱这首歌!他贬低宝血的功效。我很想向麦加瑟博士本人去唱这首歌!

请问可曾信主靠宝血权能?
 是否靠耶稣血来洗净?
是否现在完全信靠主得救?
 是否靠耶稣血来洗净?
你是否靠宝血,靠羔羊的宝血来洗净?
 你的衣裳是否洗净白如雪?
你是否靠宝血来洗净?
("Are You Washed in the Blood?" 词: Elisha A. Hoffman, 1839-1929 )。

顺便问一句,「古旧的滴血神学」有到底有什么不妥?马丁·罗伊-琼斯博士说: "人们憎恨这「古旧的滴血神学」, 但除了基督宝血的倾洒之外,再没有其他神学理论是值得一提的"(Martyn Lloyd-Jones, M.D., Assurance〔Romans 5〕,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71年重印,第148页 )。

归根结底只有两种神学理论── 一种是依靠善工善行的神学,另一种是基督宝血的神学;一种是菲尼(Finney)的理论,另一种是路德的神学;一种是决志主义的理论,另一种是改革派的理论 ── 仅此两种理论,任你选择。望你能作出正确的选择,因为 "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来 9:22 )。该隐献上了菜蔬的祭献(善工、祷告、决志 );弟弟亚伯向神献上了血祭。该隐遭到拒绝;亚伯得救了。那正是对两种得救之路的原始描述 ── 靠善工得救,或者靠血祭来得救。那都在圣经之内,一目了然!── 人们或是认为他们能靠行善而得救,或认为他们永远不够善良,从而必须靠基督的宝血洗去他们的罪恶。凌斯基博士说:"仅有基督圣洁的宝血 能使我们这些可怜的罪人与神和好往来,并保持这和好的关系"(同上, 第390页 )。路德说:"基督的血是神的血。基督本人是永恒无限的,即使祂的一滴血也足够拯救全世界"(关于以赛亚书53:5的注释 )。路德还说:"即使通过一滴血,基督也能够平息神对这世界的忿怒"(关于加拉太书2:16的注释 )。伟大的改革家路德再次说:"基督通过祂的血赎回了我们。祂的血乃神的血,是造物主、荣耀之主的血,是神的儿子的血。所以,当使徒们谈到宝血的时候,他们强烈地为这一点作证"(对 约翰一书1:7与 启示录1:5的注释 )。

使徒约翰说:

"惟有一个兵拿枪扎祂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  (约翰福音 19:34 )。

约翰不仅仅是提供了基督钉十字架事件的实录。他也知道基督宝血的重要性。约翰在他的第一封书信中说:"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一, 1:7 )。约翰在他的第一封书信中再次说道:"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圣灵、水,与血,这三样也都归于一"(约一5:8 )。

"惟有一个兵拿枪扎祂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  (约翰福音19:34 )。

尼古劳斯·青岑多夫伯爵(Count Nicolaus Zinzendorf, 1700-1760)是史上最杰出的基督徒之一。正是在思考基督如何在十字架上洒出宝血来清洗他的罪恶时,他得到了转变。他见到一幅画像,上面一句十字上的基督说的话 深深地震憾了他的心:"我为你办了这事;你在为我做什么?" 这位年轻的贵族内心充满了认罪感;接着,他意识到他的罪得到了耶稣宝血的清洗。他开始差派 摩拉维亚 传教士到世界各地传道。他实际上开创了现代的传教运动。他手下的一位传教士引导卫斯理(John Wesley)信了主;因此,他对第一次大觉醒的产生与循道宗运动的开始都具有创建性的影响。他对威廉·凯利(William Carey, 1761-1834)的影响 促使他成为去印度传道的第一位浸信会传教士。后来几百位浸信会传教士跟随了他。

青岑多夫的宣道和神学理论完全是以基督为中心的。青岑多夫说: "基督的宝血不仅是罪恶的唯一良药:它也是基督徒生活中获取营养的主要来源。" 他不断地宣讲基督所受的伤,以及基督的宝血。他说:"圣灵以宝血赐救恩的方式降临到我们身边"。他说:"神受伤的羔羊,我渴望用您的宝血清洗我。" 他用德语写了以下这首诗歌,卫斯理将它翻译成英文:

耶稣的宝血和公义,
 作我荣美圣洁之衣;
如此装饰有何能比,
 昂首前行我心欢喜。

主你宝血我深相信,
 在你施恩宝座之前,
你为罪人长远代求,
 靠你宝血我灵得救。

奥古斯都·拖普拉迪(Augustus Toplady, 1740-1778)并非愚人。他在西敏公学(Westminster School)和爱尔兰都伯林的圣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读过书。他在15岁时得到了转变的。他24岁时得到英国国教教会授予的牧师职位。艾尔晋·莫耶(Elgin S. Moyer)说〔他是〕"英国国教中加尔文主义的热衷倡导人,辩论与写作都充满了挚诚"Who Was Who in Church History, Moody Press, 1968, 第408页 )。这位伟大的学者写成了我们在宣道前所唱的那首歌。拖普拉迪在歌中把耶稣称为万古磐石。15岁时我第一次在祖母的葬礼中听到这首歌。这首歌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以至我找到一本歌集反复去阅读它的词句。那便是歌页上的第一首,请放声唱。

万古磐石为我开,容我藏身在主怀;
愿因主流水和血,洗我一生诸罪孽,
使我免干主怒责,使我污浊成清洁。—《万古磐石》
 ("Rock of Ages" 词:Augustus M. Toplady, 1740-1778 )。

这是向耶稣所做的祷告。耶稣在十字架上被撕开(撕裂 )。这一祷告向耶稣祈求,希望祂用从肋旁伤口中流出的水和血清洗我们的罪恶。约翰见到水和血从耶稣的肋旁流出。这一定意味着士兵的长矛刺穿了耶稣的心包囊 ── 使水和血涌流出来。正是那水和血如今仍然清新可得,可洗净你所有的罪恶,能永远地拯救你的灵魂。当你靠信念来信靠耶稣时,立刻在神眼中你就靠祂的宝血洗净了所有的罪恶。不要寻求某种冲动或感受。看向耶稣。用心灵去信靠祂。你永远不会忘记在神眼前你得到耶稣神圣宝血清洗的那天。

约翰以第三人称方式写成我们的经文。我现将它改用第一人称来加以强调:

"惟有一个兵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我] 看见这事就作见证 ──〔我〕的见证也是真的,并且〔我〕知道自己所说的是真的 ── 叫你们也可以信"  (约翰福音 19:34, 35 )。

约翰记下了这事件,为了你可以相信,并靠从神的儿子耶稣肋旁流出的血和水获得拯救,摆脱罪恶、逃离审判。不要尝试去理解一切,这深奥到你无法彻底理解的地步。约翰写下来,为了你能从心里去信。当你信靠主耶稣时,你便被洗净、获得拯救了。阿们。陈医生,请带领我们祷告。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rlhymersjr@sbcglobal.net(可点击)你可用任何语言发电邮给海博士,但尽可能使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可发至〔美国〕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领读的经文﹕约翰福音 19:31-37。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A Crown of Thorns" (词﹕Ira F. Stanphill, 1914-19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