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为何撒但不让你为转变禁食!

WHY SATAN DOESN'T WANT YOU TO FAST FOR CONVERSIONS!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七月十九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19, 2015

"非用祷告禁食,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马可福音 9:29 )。


不错,对这节经文我要再多讲一次道。但今晚我要讲的内容将会更多。我一定是做对了事,因为在过去几天中,我一直在受到撒但的攻击!准备这篇道文的艰难性 可能超过了两年以来任何其他一篇道文。在某个阶段,我觉得我受到了撒但的直接攻击。我知道,有些人(甚至有些牧师)会认为我在夸大其辞。但我没有。我确信,上星期天晚上,我受到了鬼魔的直接攻击。自从我上周宣讲这节起,我感到浑身不适,思维一片空白。突然间,我意识到,神要我再次宣讲马可福音9:29。但撒但极力要迷惑我,想阻止我去这样做。

上星期天晚上("奥巴马时代中的禁食祷告" ),我向大家讲了为何不应该把 "禁食" 二字从马可福音9:29中删除的六个原因。所有新译本中都把这两个字删除了。删除了这两个字的希腊文经卷是西乃抄本 (Sinaiticus manuscript);那是蒂申朵夫(Tischendorf, 1815-1874 ) 在圣凯特琳修道院中发现的经卷,该寺院位于离亚历山大港大约四百多英里的西奈半岛上。诺斯底主义在此地非常盛行 ── 该理论否认物质世界,把重点放在非物质的灵界中。

圣凯瑟琳修道院建于公元548年。西乃抄本大约在公元360年 抄写完毕。因此,该抄本似乎是从其他地方转来的,很可能来自亚历山大港。我越是深入研究 越是确信,信奉诺斯底主义的僧侣把 "禁食" 二字删除了,因为这两字不符合他们的观点。

我们必须用真正基督徒的思维 ── 一种严肃对待鬼魔和撒但的心地 ── 来看待这一类问题。西乃抄本正是在现今时代的 "末日" 中被发现,难道这是巧合吗?这部抄本被发现的时候,与 "决志主义(decisionism )" 更改了我们众多教会对转变的看法处在同一时期内,难道这是巧合吗?众多教会受到魔鬼教义的攻击,与这份抄本被发现、并开始流行处在同一时期内,这又是巧合吗?菲尼的 "决志主义"、坎贝尔(Campbellites)主义靠受洗得救的说教、摩门教的三位神、自由派对圣经的攻击、耶和华见证人的以善工为义、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安息日论,这一切都在十九世纪的五十年内涌现出来,这难道又是巧合吗?西方世界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复兴发生在1857-59年之间,而就在同期(1844年)内,蒂申多夫发现了西乃抄本,这难道是巧合吗?自从 "禁食" 二字 因西乃抄本的发现 而被删除之后,西方世界便再也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复兴,这难道是巧合吗?如此众多的巧合怎会可能呢?这段期间发生了有史以来对正统基督教最强烈的攻击 ── 删除 "禁食" 二字便是这类攻击的一部分。

圣经曾特别警告我们末世中鬼魔的活动。使徒保罗说:

"圣灵明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提摩太前书4:1 )。

亨利·摩利斯博士(Dr. ininHenry M. Morris)说:

"这些欺骗人的邪灵在侍奉他们的王子,魔鬼。他们正是造成末世中离道反教的背后势力,其最终目标是引导世间的男女去跟随 路西法, 既撒但,可牠们无法公开行事, 只能借助于不正当的手段"(Henry M. Morris, Ph.D., The Defender's Study Bible, World Publishers, 1995, 第1345页; 有关提摩太前书4:1的诠注 )。

虽然我不同意他对基督宝血的看法,麦加瑟博士(Dr. MacArthur)说,这类鬼魔的活动 "在基督回归的前夕〔将达到〕高潮"(The MacArthur Study Bible; 对提摩太前书4:1的注释 )。

我确信,鬼魔正是造成 "后来的时候" 错误思潮的 "背后势力"── 这些错误包括了 "决志主义"、坎贝尔主义、摩门主义、自由主义、耶和华见证人、基督教科学、极端伊斯兰教 等等。魔鬼知道,祷告和禁食是基督徒手中的得力武器。魔鬼也知道,马可福音9:29和马太福音17:21是新约内唯一告诫我们禁食祷告之能力、及其必要性的经文。若没有这两节经文,就没有耶稣直接亲口教导禁食的记载。想想看!当 "禁食" 二字被删除后,教会便没有特定的经文教导,告诉我们如何、并且为什么应禁食!自从 "禁食" 二字被删除后,我们的教会变得软弱无能,这是巧合吗?我认为这绝不是巧合!绝对不是!

从前的牧师知道,鬼魔是假宗教的幕后主使。此外,早期的宣道士知道,撒但和鬼魔有时候相当的顽固,单靠祷告无法胜过牠们。他们然后会跟随基督的训诫,"非用祷告禁食,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可9:29 )。十九世纪中叶之前的所有福音人士和主要宣道士,都知道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的这句话是正确的:"在此之前,使徒们赶鬼不必禁食" ── 但 "这类鬼除了祷告禁食以外不会出来"(Wesley's Notes on the New Testament, 卷 1, Baker Book House, 1983 重印;对马太福音17:21的注释 )。

所有伟大的改革派人士都禁食祷告过 ── 如路德(Luther )、梅兰克顿(Melanchthon )、加尔文(Calvin )、诺克斯(Knox)── 他们都曾禁食祷告过!禁食祷告还被诸如班扬(Bunyan )、怀特腓德(Whitefield )、爱德华(Edwards )、豪威尔·哈利斯(Howell Harris )、约翰·肯尼克(John Cennick )、达尼尔·罗兰(Daniel Rowland )、麦城倪(McCheyne )、耐德尔顿(Nettleton)等伟大的宣道士采用。但如今,用罗伊-琼斯博士的话来说,"教会已变得迷糊不清;她正在沉睡,而且察觉不到这场〔与撒但的〕争斗" (Martyn Lloyd-Jones, M.D., The Christian Warfare,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76年, 第 106页 )。

基督所说的 "祷告禁食",并不仅仅适用于赶鬼上;那在任何人的转变上也会适用,尤其是极为困难的那一类转变 ── 在末世的时候,每一案例似乎都变得越来越难!罗伊-琼斯博士(Dr. Lloyd-Jones)说:"即使未曾到直接附身的地步,我们仍必须接受这一事实﹕我们的对头── 魔鬼 ──正在许多人身上〔施展〕其暴政和权威。我们必须明白,我们正为保存性命 与某种强大的势力搏斗。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敌人"(Studies in the Sermon on the Mount, 第二部, Eerdmans出版社, 1987年,第148页 )。

我们打的是一场灵界的战争。撒但的势力越来越强大。我们为失丧之人得到转变而祷告,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他们没有处在认罪感之下。他们不觉得自己需要基督。他们拒绝来投靠祂。他们的思维昏暗,对属灵的事物心地昏昧。我们继续祷告,但仍旧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们感到想放弃了。但请等一等!还没有完!罗伊-琼斯博士说:

"我不知我们是否想过,我们应该去考虑一下禁食的事情?事实是(不是如此吗)这一问题似乎已从我们的生活中完全消失了,它已从我们基督教思维的体系中销声匿迹了" ( Studies in the Sermon on the Mount, 第二部,第34 页 )。

当卫斯理兄弟禁食祷告时,事情发生了。查尔斯的名字常常被他的兄弟 约翰 掩盖了。但报导说,当查尔斯·卫斯理宣道时,许多次获得转变的人数更多。当你唱 查尔斯·卫斯理的歌曲时,难道你感觉不到神的能力的倾注吗?

耶稣能消灭罪权势,
 令囚徒得自由;
主宝血洗净污秽者,
 主宝血为我流。
耶稣的名除我惊惧
 安慰我心忧愁,
这是罪人音乐,
 主名是我生命平安。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 词: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曲用: "O Set Ye Open Unto Me" )。

耶稣,爱我灵的主,容我投入你怀中,
 可畏暴雨夹狂风,波涛滚滚势汹汹。
恳求主将我隐藏,直到风静浪稳平,
 使我安全无恐慌,直至接纳我灵魂。
("Jesus, Lover of My Soul" 词: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这些优美的歌曲正是查尔斯·卫斯理写成的。

请把圣经翻开到以赛亚书第58章,这在《司可福研读圣经》的第763页。以赛亚书第58章第6节。请大家起立,我来领读经文。

"我所拣选的禁食不是要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么?"(以赛亚书 58:6 )。

请坐。在你的圣经内, 请把这节经文加下划线。这节经文描述了禁食的正确方式。这节经文也显明神希望基督徒禁食的方式。我希望你能把这节经文背诵下来。以赛亚书58:6是下一节我们要背诵的经文。敬虔的禁食

(一)能松开罪恶的绳套 [与 索链]。
(二)能除去负担。
(三)能使被欺压的得自由。
(四)能折断一切的轭。

阿瑟·沃利斯(Arthur Wallis)说:"禁食能够帮助代求者〔祷告能手〕保持压力,直到撒但被强迫松开牠对俘虏的捆绑。这就是神赐给我们脱离撒但掌控的方法"(Arthur Wallis, God's Chosen Fast, 2011 版, 第67页 )。我建议那些已经把玛拉基书中的经文背下来的朋友,应开始背诵 以赛亚书58:6。

这周六我们教会准备再次禁食一天。为此,我要为大家提供几项指点。


1.   尽可能在暗中禁食。不要到处宣扬(即使亲属也不例外 )。

2.   花时间读经。读使徒行传中的一些章节(开头几章最好 )。

3.   星期六禁食的时候把 以赛亚书58:6背下来。

4.   通过祷告祈求神来接受我们的禁食。

5.   为我们教会里仍未获得转变的年轻人指名道姓地作祷告。求神为他们办成祂在 以赛亚书58:6中所作的应许。

6.   祈求神吸引今天(星期天)第一次来访的客人,使他们能在下周星期日回来。如果可能,按其姓名来作祷告。

7.   祈求神向我显明在下周星期日早、晚应讲些什么道。

8.   为由年轻人组成的特殊祷告小组而祈求(目前有三个小组)。如果你有兴趣,请见约翰·撒母耳·凯根先生。

9.   要喝大量的水。每小时大约喝一杯水。如果你有喝咖啡的习惯,在禁食开始时先喝一杯咖啡。不要喝汽水 或如红牛 类的能量饮料。

10.  在你禁食以前,如你对自己的身体健康有任何疑问,请你问医生(你可以问我们教会的 陈群忠医生或朱迪·凯根医生 )。如果你有严重的健康问题,如糖尿病或高血压等,千万不要禁食。仅在星期六作祷告便可以了。

11.  从星期五晚上开始禁食。晚餐后不要吃任何东西,直到我们星期六下午5:30到教会用餐为止。

12.  千万记住,最重要的祷告事项,是我们教会里失丧的年轻人能得到转变 ── 以及在这段期间有新的朋友能进入教会、并长期地逗留下来。


事实上,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撒但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魔鬼的轭的,是主耶稣基督。这些是耶稣基督的工作,但是,我们必须祷告禁食,祈求神,耶稣将把神圣灵的大能遣送到我们教会里,使我们教会里那些还未得到转变的新来朋友 以及在教会里长大的迷途的孩子们得救!我们会把这篇道文的打印稿给你带回家。每当你在星期六祷告的时候,请你重温这十二点。

此刻,我要对你们那些还未得到转变的朋友说几句话。耶稣死在了十字架上,为的是还清你所犯之罪孽的沉重代价,使你逃脱对罪恶的审判。耶稣的骨肉之躯复活了。祂这样做 是为了赐给你永生。耶稣回升到了到了神的右手边,处在第三层天外。你可以通过信念来投靠祂,祂便会救你脱离罪恶 与审判!愿神祝福你。阿们。陈医生,请带领我们祷告。

下面是一篇有关「西乃抄本」的文章,是一名叫 "小钉子"(One Little Nail)的人在 "清教徒布告栏"(Puritan Board)上刊载的博客帖子 (2013年12月24日)。(参: http://www.puritanboard.com/showthread.php/81537-Sinaiticus-is-corrupt)

这是蒂申朵夫(Tischendorf)发现「西乃抄本」( Codex Sinaiticus ) 的故事:

1844年,在萨克森国王 弗雷德里克·奥古斯特(Frederick Augustus)的赞助下,在他寻觅手稿的路途中,蒂申朵夫(Tischendorf)来到了西奈山的圣凯瑟琳修道院(Convent of St. Catherine )。他在这里见到一箩筐纸张,里面有些外观相当古老的文件,正准备用来为炉子点火。他把抄本捡了出来, 发现那43张羊皮纸是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Version)的抄本。扞卫英皇钦定本圣经的一些敌人声称,手稿并非在 "废纸篓" 内找到的,但事实的确如此。那也正是蒂申朵夫本人的描述。"我看见一个又大又宽的篮子里装满了老羊皮纸,而且馆员还告诉我,两堆这样的手稿已经付之一炬了。在这堆稿件中所发现的令我大吃一惊…"(Narrative of the Discovery of the Sinaitic Manuscript,第23页 )。在蒂申朵夫发现西奈抄本时,约翰·伯根(John Burgon)仍然在世。他也曾亲自去到圣凯瑟琳修道院去研究古抄本。他作见证说,抄本 "已放进了修道院的废纸篓内"(The Revision Revised, 1883年, 第319, 342页 )。

所以,这在我来看表明了一点﹕正统教僧侣早已决定,这些手稿因其众多的疏漏和更改已被视为完全无用,并在过去许多世纪中把它闲置在壁橱里不加使用。然而,蒂申朵夫却为它积极地广作宣传,说它比几千份支持「公认文本」( Textus Receptus)的手稿更为准确。还有,他自称这手稿源于大概公元4世纪,但他从来无法提供任何确凿的证据来证实它比公元12世纪更古老。

请考虑下面有关「西奈抄本」的事实与离奇之处:

1. 西奈抄本由三个不同的文士写成,并在后来由其他多人纠正。[ 此乃大英博物馆的 米尔尼(H.J.M. Milne)和斯基特(T.C. Skeat)通过广泛调查之后所得的结论,并将其调查结果于1938年在伦敦发表在Scribes and Correctors of Codex Sinaiticus的论文内。] 蒂申朵夫统计到这份手稿内有1万4千8百处的修订(David Brown, The Great Uncials, 2000年 )。斯格利夫纳 博士(Dr. F.H.A. Scrivener)在1864年发表了《西奈抄本的完整归类》(A Full Collation of the Codex Sinaiticus) 之后如此作证说: "抄本内所充满的多处修订清楚地反映出抄写文士的涂改性品格 ── 这带来了至少十位不同的审校者,他们中有些人在每页上都作过系统性的订正,而其他人所做的只是偶然的、或仅限于手稿局部的修订。这些人很多是头批文士的同代人, 但其大部分来自第六或第七世纪。" 因此很明显,过去许多世纪中的文士不把「西奈抄本」当作一份纯正的文本。但它为何被现代经卷评叛家 如此推崇确实是一个谜。

2. 抄写和校订的过程中显示出许多粗心大意之处。"「西乃抄本」'中的眼误与笔误繁多,其程度在第一流重要文件中虽未达到绝无仅有的程度, 却也可(稍带自慰地)称之为非同寻常的。' 文件中多次因大意而漏掉了10、20、30、或40个字。字母、单词、甚至整句话 时常抄写了两次,或开写后又马上取消掉;同时,因其结束之词与前一分句刚好相同,还有整个分句被漏掉的情形 – 这一类重大错误在其新约内至少发生过115次"(John Burgon, The Revision Revised )。很显然,抄写「西乃抄本」的文士并非神的忠心仆人,没有带着至高的敬意去对待经卷。与希腊文「公认文本」相对比,「西乃抄本」遗漏的字仅在四福音内便多达3,455个(Burgon, 第75页 )。

3.  马可福音 16:9-20 在「西乃抄本」中被完全漏掉了;虽原本中有那段文字,抄写文士却把它删除了。

4. 「西乃抄本」还包括经外书(apocryphal books, 既 Esdras, Tobit, Judith, I and II Maccabees, Wisdom, Ecclesiasticus)以及另外两卷异端书籍:《巴拿巴书》与《赫玛斯牧人》( the Epistle of Barnabas, the Shepherd of Hermas )。经外书《巴拿巴书》内充满了异端和幻想寓言,比如,书内宣称亚伯拉罕会说希腊文;另外,人必需受洗才能得救。《赫玛斯牧人》是一本诺斯底主义的书,散播了「基督之灵」( Christ Spirit)在耶稣受洗时临到祂身上等异端。

5.  最后,「西乃抄本」( 以及「梵蒂冈抄本」– Codex Vaticanus)明显地透露出它们所受的 诺斯底主义 的影响。约翰福音1:18内的 "独生子" 被改成了 "独生的神",藉此助 亚流异端(Arian heresy)延续下去,试图通过割断 约翰福音1:1与 约翰福音1:18之间明确的关联,使圣子耶稣基督与 神 分开。我们明知 神 是不可能降生(所得)的;只有圣子在道成肉身时降生、被神所得。

如这篇宣道对你有所赐福,请通过电邮告知海博士。他的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点击链接 )。你可用任何语言发电邮给海博士 但希望你尽量用英文发信。

(宣道 / 证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Abel Prudhomme)先生领读的经文﹕马可福音 9:17-29。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I Would Be True" (词: Howard A. Walter, 1883-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