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在一起 — 我们强大!分开来 — 我们弱小!

TOGETHER WE ARE STRONG! ALONE WE ARE WEAK!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早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une 21, 2015

"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希伯来书 10:24-25)。


就像我之前讲过的许多道一样,这篇道带着一种不明的沉重感。我听说有两个新来的女孩喜欢我们的年轻人。她们说:"他们很友好!" 但是她们却不喜欢我。我一直在想这件事,不停地反复揣摩。这并不是我讲的道枯燥乏味。我竭尽所能地使讲道有趣动人。当我讲道的时候,年轻人通常一动不动地坐着,微张着嘴,两眼注视着我。这应该也不是因为我的个性。我喜欢与年轻人在一起。她们可以看得出来。我认为让那两个女孩子不高兴的,是我在每次讲道结束後讲的内容。我做了一个简短的祷告。然後我走近录影机镜头,对YouTube和我们网站上的观众讲几句话。我对观看的朋友讲了类似这样的话 ── "不论你做什么,要进入一间浸信教会,最好是一间有星期天晚上礼拜的教会。确保每次教会开门时都要去参加。" 最後几句话是我从 杰瑞·法威尔(Jerry Falwell) 那里学来的。在他结束他的电视节目时,他会说,"每次教会开门时都要去参加。" 然後,我经常说,"不要从一间教会跑到另一间教会。" 那些女孩不喜欢的,就是在宣道结束时讲的这几句话。事实上,她们离开教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会停止这样讲吗?不会 ── 我会继续这样讲下去。为什么?因为那正是年轻人应该做的事 ──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教会的成长,几乎全靠赢得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这是很稀有的。大部分教会失去他们百分之八十八的年轻人。但那是另一篇道文的话题了。我们的成长,是靠添加强壮的年轻人,他们的年龄层与其他教会失去的年轻人的年纪相同。我们采取的方法,不是靠欺诈或对他们 "甜言蜜语"。如今的年轻人有足够的理智去识别那种方法的伪善。我向他们直截了当地说话。我说:"这是你需要的 ── 而这是你需要的原因。" 这不是游戏!而是直截了当的教育!要不要由你!即使他们离开了,他们也会知道,我是诚实对待他们的!我并没有尝试要让你喜欢我!我在尝试引导你获得转变。我的目的是要帮助你成为一位真正的基督徒,并且成为一个强壮的教会成员!

你说:"我为什么这么需要这间教会?" 让我来告诉你原因。因为没有教会,你将没有任何永恒的东西,那就是原因!阿尔文·托夫勒 (Alvin Toffler) 在他的著作《未来的冲击》(Future Shock) 中谈到这点。他提到了 "永久之概念的死亡"、"短暂无常的概念"、"未来的友谊"、"串行婚姻"、"如何失去朋友" 等等。改变、改变、再改变。人的流动和变更,使我们不再有长久的家庭、长久的朋友、以及长久的关系!我们所认识的一切事物和人都只是暂时的!这给年轻人带来了未来的冲击(future shock)!托夫勒在1970年写成这本书的。当我在上星期四又再读一遍後,令我以为是六个月前写的!人们不断地搬迁,又经常改变,年轻人看起来像是住在不同箱子底下、每天晚上住在不同街道上的流浪汉。难怪这么多小孩处于药物的治疗下!这个世界使他们晕头转向 ── 快到他们觉得必须要吃药才能忍受生命。每当听到小孩子把才认识一两个小时的人称为 "朋友" 时,我总会感到惊异。我不是在挑错误。我只是在观察。似乎现在的小孩换 "朋友" 就跟我们过去换内裤一样频繁!

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刚好比我小一岁。他的年纪勉强可让他做一个晚期的嬉皮士。如许多嬉皮士那样,甲壳虫乐队的 保罗·麦卡特尼 受孤独的困扰。他写了葛利费斯先生刚才唱的那首奇怪的歌。他和约翰·列农合作,那首歌成了甲壳虫乐队大受欢迎的歌曲。那首歌谈到了两个人。埃莉诺·里格比(Eleanor Rigby)—— 一位未婚的中年妇女报 和 神父麦肯齐(Father McKenzie)—— 一位单身独居的神父。

麦肯齐神父正在写道文,没有人听。
没有人来听。
看看他,白天工作,晚上孤零零地修补自己的袜子,
他在乎吗?

一位年迈的神父,在写一篇没有人听的道。他 "孤零零地" 修补着自己袜子上的洞。"他在乎吗?" 他已经习惯了孤单地生存下去,这再也不令他感到烦恼了。

埃莉诺·里格比在教会里去世了,墓碑上只有她的名字。
没有人来瞻仰。

她去世了,没有孩子继承她的名字。没有人来参加她的葬礼。

麦肯齐神父离开墓地的时候,抹去手上的尘埃。
没有人得救。

没有人来参加她的葬礼。没有人听那神父的道。没有人得救。接着是副歌,

一切孤独的人啊,
他们从何而来?
一切孤独的人啊,
他们的归宿在何方?

那样的概念令嬉皮士担忧。他们中成千上万人聚在一起 ——在伯克利、在旧金山的海特 阿什伯利市区、在好莱坞大道上、在威尼斯海滩上。他们中有些人会结群租一间破旧的房子。他们住在一起。有些人会到那里 "暂住" 一两晚。他们渴望在一起。他们希望得到一种公社的感觉。那时候,邀请他们来教会并不难,尤其是你让他们带着行李袋进来,并且允许他们坐在地上。人们把他们叫做 "耶稣怪人" 或 "耶稣运动者"。

浸信会错过了他们。他们能够很容易地赢得这数十万孩子。但浸信会畏惧他们。如今已为时过晚 —— 已不可挽回了。灵音派和五旬节派得到了他们。如今浸信会畏惧那些亚裔和西班牙语裔的孩子。他们能够很容易地赢得他们中的成千上万人。但是他们也怕这些人。很快他们也会错过这个机会 —— 那时一切都太晚了 —— 再次错过了机会。

但你们年轻人不需要公社去 "暂住"。你们根本不觉得需要像那样的一个社区。不久前,我和一个与 "耶稣运动者" 打交道的朋友谈话。我问他,当今的年轻人为什么不觉得需要一个社区呢,就像嬉皮士那样呢?他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点。我不知道。" 他刚说完那话,答案便涌入了我的脑海里 —— "他们不需要公社,因为他们有iPhone 和智能手机。" 他们可以用这些设备发短信与交谈 —— 假装他们有亲密的朋友。这些机器取代了他们真正的朋友。为什么要忍受交真正朋友的麻烦呢 —— 拥有电子朋友是那么简单?埃莉诺·里格比和麦肯齐神父若拥有你们的电子设备的话,他们就不会感到那么孤独了。他们会像你一样,拥有 "虚拟" 的朋友。但是,"虚拟" 的朋友不是真正的朋友!绝对不是!你可有听说 南卡罗来纳州 有个年轻人的事情?他上周杀死了九个人。他出了什么问题?是的,他生活在网络内!这使他的脑子混乱了。停止使用那些机器,至少有时候要停下来。停止使用那些机器,过一个真正的生活!来教会!这把我们带回到了我们的经文上:

"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希伯来书 10:24-25)。

关于这节经文,我参考了超过十本不同的圣经注释。每一本注释都说,这节经文里讲的是 地方教会里友谊的必要性。奎斯维尔博士(Dr. W. A. Criswell)说:"圣经内强调地方教会之重要性的经文中,这段经文是口吻最强的经文之一"(The Criswell Study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79 年版, 第 1438页; 有关希伯来书 10:25的注释)。

请允许我在此处提供现代译本的经文。我只使用英皇钦定本圣经宣道。我并不推荐其他译本。但是有时候,使用现代版本可以帮助我们 "感受" 到经文的冲击力。以下是根据《美国标准版圣经》和《新国际版圣经》的混合翻译:

让我们来考虑如何相互鼓舞激励,好使我们有爱心、能行善工。我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有些人停止惯了那样;我们要彼此劝勉 —— 你们既看到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希伯来书 10:24 NASV; 10:25 NIV)。

我们需要在教会里,激发爱心,勉励行善。我们需要在教会里 "彼此勉励"。另外,还有约翰·麦加瑟博士(John MacArthur)所说的 "末世的紧迫性"—— 这显示了如今在教会里比以往更加重要,因为 "那日子临近"。"那日子" 指的是基督再次降临的那天。此乃一条极为重要的预言。在我们迈进这个世界的末日之时,全身心地加入地方教会变得越来越重要。为什么呢?因为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末世中,社会压力越来越大,人更加容易失去信心。在过去的时候,人们一周参加一次教会便可持守信念。但是如今,社会变更(未来冲击, future shock)的狂风使得在地方教会里与其他基督徒聚会变得更加重要。请听托马斯·海尔(Thomas Hale)在他的圣经注解内说的一段话:"如果有人开始对[自己的信念]动摇的时候,让我们立刻勉励他,增强他的信心。让我们互相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但愿我们之间没有人返回到[罪恶和世俗之中]。在一起,我们强大。分开来,我们弱小" (Thomas Hale, The Applied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Kingsway Publications, 1997年版, 第913, 914页; 关于希伯来书10:24的注释; 方括号内注解由海博士添加)。

地方教会并非一个来查经的地方 ——虽然研读圣经很重要。我们的友谊并非仅仅建立在每次礼拜结束後的餐饮 —— 虽然一同用餐很重要。我们的友谊是建立在教会的主旨上:把外面那些还不是基督徒的年轻人带进来。托马斯·海尔在他的注解中写道:"传福音是教会的主要宗旨…传福音的首要目的,是为了引导世人信耶稣得救"(同上,第125页)。

因此,我们告诉新来的朋友:"和我们一起参加聚会!和我们一同用餐!和我们做朋友!和我们一同敬拜!和我们一同传福音!全身心地进入教会!来参加晚礼拜!来参加祷告会!进入神的大家庭!" "在一起,我们强大。分开来,我们弱小。"

不是每个人都会立刻这样做。我们会等待你。我们会解释为什么这是必要的。我们将会竭尽全力地帮助你。早期的教会便是这样的。麦克·格林博士(Dr. Michael Green)写了一本非常出色的书,《早期教会的传福音》(Evangelism in the Early Church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2003 年版)。格林博士说:"…论到教会的增长,友谊是绝对必要的。若要吸引人[进入教会],我们必须用一个更加友爱、更富有收益的友谊来吸引他们…[他们看到]基督徒如何彼此相爱"(第256页)。 "教会提供的友谊,超越了种族、性别、地位、以及学位的阻碍,这是非常吸引人的"(第253页)。格林博士指出,这事不是在私底下做的。非信徒被带进教会,受到和其他人一样的待遇。古代基督徒作家 特图良(Tertullian, 160-220 AD) 谈到了基督徒在教会里的爱。他说,这是早期大量的异教徒成为基督徒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同上)。特图良说,成千上万异教徒加入北非的教会,原因是他们所经历的爱和友谊。

我曾经是一个孤独的男孩。我的父母离婚了。我不得不和亲戚一起住。他们并不欢迎我。我在大街上独自行走。我就像约翰·列侬(John Lennon)歌中唱的其中一个人,

"所有孤独的人啊,
他们的归宿在何方?"

让我来告诉你他们的归宿在哪里。他们属于像这间教会的教会里!那也是的归宿!很不幸的是,约翰·列侬从未信耶稣,没有加入地方教会!在他生命晚期,他吸食毒品,大多数时间都躺在床上。

如果我以前没有加入一间强壮的教会,我很肯定我今早不会在这里。我确信我会在好几年前就丢了性命,就像可怜的约翰·列农那样。我的朋友自杀了。我会不会那样做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一点:我在地方教会里找到了温暖和友谊,使我逃离了一个黑暗和孤独的世界。在我还是青少年的时候,教会成了我的第二个家。

我知道,你们中有许多人听不进去我的说的话。我也知道,你不会和我们一起走到底。但请记住这一点:我们邀请了你进来!请随时记住这一点:我们希望你和我们在一起。不错,你会为此付出些代价!当然会!承诺总是会有代价的。若没有承诺,你不可能有持久的婚姻。我很想向你承诺。我邀请你也向我承诺。正如托马斯在他的注解内所说的,"在一起,我们强大。分开来,我们弱小"(同上, 第914页)。有人或许会说:"我办不到。" 对自己坦白点。你办得到,但你不愿意这样去做。你想 "自由自在"。不幸的是,这意味着你将会孤独。在一起,我们强大。分开来,我们弱小!

在一起,我们强大!分开来,我们弱小!这便是我今早要对你讲的信息!你此刻便可信耶稣。来信靠祂吧!祂死在十字架上,为要拯救你逃离审判。祂从死中复活,来赐给你一个新的生命。祂如今活着,在乐园里,在第三重天上。切莫像回头浪子的哥哥那样在门外等待。圣经说,"大儿子却生气,不肯进去"(路 15:28)。其他人在里面,正在举办一个欢乐的聚会。但是他说,我不肯进去。你们中有些人仍然那样做。我们说,"来信靠耶稣!进来聚会!" 但你说,"我不肯进去。" 我们仍旧在等待着你!信靠基督、加入聚会!

归家,归家,
   伤心愁闷者归家!
耶稣温柔慈声迫切呼唤你,
   归家,今请你归家!
("Softly and Tenderly" 词: Will L. Thompson, 1847-1909)。

天父,我祈求有人将会来信耶稣 —— 并且进入我们教会的大家庭内。以主的名义,阿们。"在一起,我们强大!分开来,我们弱小!" 如果你忘记了我今早说的一切话,请你记住这句话!在一起,我们强大。分开来,我们弱小。阿们。

如这篇宣道对你有所赐福,请通过电邮告知海博士。他的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点击链接 )。你可用任何语言发电邮给海博士 但希望你尽量用英文发信。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Dr. Kreighton L. Chan)领读的经文﹕希伯来书 10:19-25。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独唱:
" Eleanor Rigby"(词: Paul McCartney, 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