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奈莉•里根的儿子 – 一则母亲节道文

NELLE REAGAN'S SON –A MOTHER'S DAY SERMON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五月十日早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May 10, 2015


请打开圣经,翻到出埃及记第二章第二节。在司可福研读圣经内,这是在第72页上。大家请起立,一同朗读这节经文。

"那女人怀孕,生一个儿子,见他俊美,就藏了他三个月"(出埃及记 2:2 )。

请坐。

以下是摩西出生的记载。摩西的母亲是位叫做 基别 的希伯来女子。埃及的法老下令,所有希伯来人男婴都须扔到河里淹死,于是,摩西的母亲基别将他藏了三个月。当她再也藏不住的时候,她做了一只小方舟,类似一个小篮子,然后把婴儿放在里面,让那方舟飘到法老女儿洗澡的地方。基别知道,她的孩子能否存活下来的唯一希望,在于法老的女儿是否会收留他。当她隐藏在蒲草丛中、看着自己在方舟中的孩子飘到法老女儿洗澡的地方时,她一定在努力地祷告。神回答了她的祷告,法老的女儿收留了那孩子,因为 "可怜他"(出 2:6 )。

在神的引导之下,法老的女儿派她的仆人去寻找一名希伯来女人来喂养那孩子。他们找到了基别,即摩西的亲生母亲来喂养他。基别照顾那孩子,直到他长到十来岁为止。在那之后,摩西被当作法老女儿的儿子, 在埃及的宫殿中长大。

"摩西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使徒行传 7:22 )。

摩西在法老的宫殿中长大,学到了一切有关埃及拜偶像的世俗宗教。人人都以为他是埃及人。然而,在摩西的内心中,他认识神;因为在他小的时候,他的亲生母亲兼乳母 基别对他讲过神、讲明了他的希伯来血统。

基别对她儿子的影响,超过了埃及的法老。她对摩西的影响,超过了 "埃及人一切的学问"(徒 7:22 )。圣经告诉我们,当摩西长大成人的时候,他拒绝了埃及的宗教,跟随了他母亲的信仰。圣经说,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因着信,就离开埃及,不怕王怒;因为他恒心忍耐,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希伯来书 11:24, 25, 27 )。

摩西受其母亲 基别 信念的影响之深,一切财富、权利、和埃及的智慧都无法阻止他来跟随神。

有史以来,敬虔的母亲总是对她们的孩子有深远的影响。罗斯福总统说:

优秀和聪慧的母亲 对社区来讲,甚至比最能干的人更为重要;她的生涯更值得我们推崇;她对周围社区的影响比任何其他人的职业(无论那人如何成功)功效更大。

罗斯福总统是否正确呢?我认为他是正确的。基别的生平便是个例子。她的儿子成了历史上最伟大、最敬虔的人。即使在埃及宫殿那拜偶像的场所,摩西无法忘记从他敬虔母亲身上学到的教导。摩西的母亲对他的影响是那么的深,埃及的一切财富和权力都没能阻止他去跟随神。

在我们的时代中,情形是否还是这样的呢?是的。对此,我不知道有谁要比 奈莉•里根(Nelle Reagan)与她的儿子罗纳德•威尔逊•里根(Ronald Wilson Reagan)── 美国的第四十届总统 ── 具有更贴切的例子了。

罗纳德•里根出生于 1911年,出生地是美国伊利诺伊州的但皮科镇(Tampico ),他是 杰克•里根 与 奈莉•里根 的第二子。罗纳德•里根 的父亲给他起了个小名,叫做 "荷兰人"。那个名字给人的印象很深,直到如今,总统的近友常常用 "荷兰人" 来称呼他。「荷兰人」的父亲是个挂名的基督徒,他是个酒鬼。他的母亲奈莉是一位虔诚新教徒。

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杰克•里根 带着家人四处迁移。最终,他们从 伊利诺伊州境内的 但皮科镇 搬到一个叫 迪克森 的小镇子里。在那里,他们租过五间不同的房屋。有位邻居这样说,"他们穷得不得了。"

反复搬家令 "荷兰人" 变得内向、害羞、以及孤独。「荷兰人」在回忆他小时候时这样说,他 "很难交到朋友。从某些方面来讲,这种对接近人的犹豫心态从未离开过我。" 当我和我的家人到他的办公室拜访他的时候,我能感到他有点害羞的一面。但作为一位总统,他将此隐藏得很好。在我们教会二楼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我和孩子、妻子 与 里根总统合照的相片。

下面我要从肯格博士 写的一本书《神与里根总统》中直接引用几段话God and Ronald Reagan, Dr. Paul Kengor,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2004年 )。

[罗纳德•里根] 在他孤独的童年时开始与神交往… 〔他父亲的〕另一次过失可能促使「荷兰人」转向了神… 那是年轻的里根刚过十一岁的一天…他回家时本以为不会有一个人。相反,他非常诧异地看见〔他父亲〕平躺在屋子前廊的雪地上,冻得半死,脸朝天的醉倒在地,醉得进不了房门。"他喝醉了," 他儿子回忆时说。"对世人来讲已经死了。" 男孩俯身闻到有 威士忌的气味从父亲的鼾声中渗透出来。他的头发被溶化的雪水渗透,乱蓬蓬地衬托在他通红的脸旁。

他的儿子回忆说,〔父亲的〕双臂伸开,"好像被钉在十字架上 – 他也确实被钉住了 – 被酒瓶里的黑魔" 俘虏了。

「荷兰人」一把抓住〔父亲的〕大衣,把他拖向门口。他把他拖进房子,拖进卧室…这一父子相处的时刻极为悲伤。「荷兰人」没有感到愤怒,没有怨恨,只有悲痛…又一次,他的世界一片混乱…

这次经历发生在年轻的里根精神发展的关键时刻。四个月后,他将受洗,开始了作为神的孩子的生活;那一天,他父亲像鹰一样趴在雪地中印象很可能徘徊在里根的心中,正如那使他终生难忘。

〔从此,他的母亲〕便成为造就罗纳德•里根成为基督徒的中心人物。

传记作者通常从奈莉在迪克森镇的信念开始写,但她早期在但皮科镇的教会里所起的作用值得我们来探查。就在里根的父亲再次搬家的前一个月,奈莉在教会里非常活跃…一群受1910年复兴吸引的会众在那里聚集,有一文献资料表明,奈莉几乎一手管理那间无牧师的教会:她帮助教会写公告、准备星期天的日程、推动会众更积极地支持处于困境的教会等等,她甚至还布过不少的道… 即使在他们搬到迪克森后,奈莉还常常牵着「荷兰人」, 回到但皮科镇帮助那教会。

[后来,里根的母亲加入了位于 迪克森 的一间教会]。那教会开始时在那个镇子内的基督教青年会(YMCA)聚会,一直到他们有足够的资金购买一栋房屋为止。新教堂于1922年6月18日…正式开门。

奈莉•里根成了一位领袖,她最终成了那间地方教会的栋梁。除了做牧师,她还是教会内最为公众的人物… 奈莉的主日学的规模是最大的。在1922年的教会目录中,她的班级上一共注册了31名学生;牧师班上仅有5名,而他的妻子的班级内仅有9名。

奈莉为教会里和教会外的人提供宗教阅读服务 ── 对这项服务的需求很高。因生来就拥有一个引人注意的嗓声,以及一个演员天分的自信 ── 这些优点都传给了他的儿子 ── 她扮演了许多戏剧…1926年6月,她在一间浸信会里朗诵了一本名为《信之船》("The Ship of Faith")的书,引起了全场的热烈喝彩。

…1926年,奈莉出版了一本名为《停战诗》("Armistice Day Poem") 的书…在书中,她呼吁 "神不允许我们忘记" 那些在[一战中]为我捐躯的军人。奈莉写道,那些勇敢的人,"赢得了世界民主,使残酷的独裁制度永远地灭亡了" …于1927年,奈莉出席 美国军团(American Legion ),并作了一轮 "杰出的讲演",题目是乔治•华盛顿的童年 ── 无疑,这个故事对她儿子产生了很深刻的印象。

她深信祷告的能力,她带领教会里的祷告会。当牧师度假的时候…她被派主持一周中的祷告会,并且带领有关祷告的讨论… 奈莉还 "带头" 提供 "家里祷告的服务"。

[以下是米尔德•聂尔太太(Mrs. Mildred Neer)谈到奈莉•里根为她的女儿祷告的见证。那女孩的病情极为严重,她吃不下东西,也睡不着。她的妈妈去参加教会。下列是她的话]:

     礼拜结束后,我无法离开座位。最后,人人都走了,只剩下里根夫人…
     我想,"如果我能跟里根夫人谈几句多好啊",并走到她身边…我告诉了她我们女儿的事情。于是她说,"让我们到后房去。" 我们进了后屋。然后,里根夫人说, "让我们跪下祈求。" 她的祷告非常动人,当〔我们〕站起来时, 我有一种感觉,好像祈求已承蒙神的回答。我回到家里。过不久,有人敲门。那是里根夫人。她一下午〔祷告〕和我们在一起。她六点左右离开。不久后〔我女儿〕的脓肿破裂了。第二天,医生说,"我无需刺穿它了。" 神听到了奈莉的祷告,应允了她的祈求。

会众中的另外一个成员回忆说,

…她从来不去按手,或使用任何类似手法。她祷告的方式是这样的,跪在双膝上,眼望上天,讲话好像她认识神本人一样,犹如她与神的交往已习以为常了。如果有人确实有麻烦,或病很重,奈莉便会到他们家里跪下祷告…在她离开后,人人都会感到好受很多。

…奈莉的儿子即便成年后仍然坚信祷告的力量,这点不会令人出奇。

奈莉•里根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 "贫穷与无助的人" 身上。她说,这是在她的母亲临终的床头前对她作的承诺… 她尤其关心那些坐牢的人…她[常常]到狱中向那些被关押的人读圣经… 有犯人作见证说, 他们的行为因她的事工得到了改变 ── 有一位见证甚至在作恶当场改变了主意。

[有位年轻流氓在监狱中与奈莉谈话。在他出狱不久后,他趁搭顺风车的机会准备持枪打劫司机。当他下车的时候,他说] "再见,多谢你送我一程" … "我把抢留在你的后座。我本打算要用它,但我在监狱中与一位妇女谈了一番话…"

1924年夏,她帮助筹款在纽约市建立一间俄罗斯教会,为了表示与[处于共产党压迫的]俄罗斯基督徒同心合力。

1927年4月…她举办了一轮关于日本和那里基督教情况的演讲。

奈莉•里根一心爱神,她全力以赴地要把这信念传给他的儿子雷纳德。他母亲的心愿是,有朝一日她的儿子能够把那信念带到全世界。

1922年7月21日,教会开门三天之后… "荷兰人"、以及他的兄弟尼尔、还有二十三人将成为这间新教会的首批受洗人选。里根受洗是自己的主意。 他说,"当我邀请基督进入我的人生时,我得到了一种个人的经历。"

结果,里根[总统]把圣经作为他最喜爱的书籍,他说这是 "有史以来所记载的信息中最伟大的一个"。他说,圣经里的词句有一个神圣的来源,是受启发而来的;他对圣经 "没有任何疑惑"。

在受洗之后,罗纳德•里根在[教会里]极为活跃。[里根、他的母亲、他的兄弟每周都是如此。他的兄弟回忆起他们的日程]:"星期天早上的主日学、星期天的早礼拜、星期天晚上对基督徒的励志会、励志会之后的礼拜、以及星期三的祷告会"…年仅十五岁,「荷兰人」便开始任教主日学…他的一位童年朋友 萨维拉•帕尔默(Savila Palmer)这样回忆道,"在这些年轻人中间,他成了位领袖。" "他们都以他为榜样。"

罗纳德•威尔逊•里根 后来去念一所基督教学院。1981年,他成了美国总统。在他的宣誓仪式上,他把手放在母亲的圣经上,说道,"那么,愿神帮助我。"

作为美国总统,基于圣经的原则,罗纳德•里根一直反对人工堕胎。他说,

我认为,对美国性格最大的挑战,便是把生存权重新还给一切人。没有生存权,任何其他特权都毫无意义。"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

他在1986年的「国情咨文」(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内说,

如今,在美国民族的良心上有一道创伤。只要我们继续剥夺造物主赐给未生婴儿的生存权,美国便永远不会健全。

在堕胎这一道德问题上,作为总统的里根不愿作出任何妥协。

除此之外,在里根任职期间,他强烈地反对不敬神的共产主义。他把苏联称作 "邪恶帝国"。他在伯林围墙发表讲话时,他说,"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栋墙。" 他相信无神论的共产主义在本质上是邪恶的。他打造强大的美国军事,他知道若这样做,苏联必须与其竞争,而这会导致苏联的瓦解。苏联的确瓦解了,就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论到 "邪恶帝国" 的崩溃、世界各地共产主义的消亡,其功劳没有谁要比里根总统要大了。他的传记作者莫里斯(Edmund Morris)说:"他希望基督教进入莫斯科,就这么简单。" 而罗纳德•里根在生前便看到了他的祷告得到了回答。

在今天的母亲节中,我希望所有来参加这间教会的母亲在离开后能够从 基别 ── 摩西的母亲,以及 奈莉── 美国第四十一届总统的母亲身上得到启发。我想让你知道,耶稣基督替你死在十字架上,为你偿还你的罪。我想让你知道,基督的宝血能够洗净你的所有罪恶。我想让你知道,耶稣的骨肉之躯从死里复活了,祂如今活着,在神的右手边。我希望你来信靠耶稣,全身心地信任祂。务必每周日都来教会。确保你为耶稣基督而活,给你的孩子们作一个属灵的榜样。愿神赐福你。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鲁德鸿先生(Abel Prudhomme)领读的经文:希伯来书11:23-27。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独唱:
"I Will Praise Him" (词: Margaret J. Harris, 1865-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