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这些宣道文稿和影视如今经由我们的网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传至215个国家地区的150万台个人电脑上。YouTube视频的观众也不下几百人,但他们会很快离开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会引导观众回到我们网站上。YouTube引导观众转向我们的网站。这些以36种语言刊载的道文每个月能传至12万台电脑上。这些道文稿件不带版权,因此 福音宣道士无需我们准许便可使用。 请您点击这里, 读一下你如何能每个月为我们提供资助, 把这伟大的福音传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许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内

每当你发电邮给海博士时,切莫忘记把你发信的国家告诉他,不然他无法回信给你。海博士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生活在离道反教的时代中

LIVING IN A TIME OF APOSTASY
〔论《彼得后书》第二讲 / SERMON #2 ON II PETER〕
(Simplified Chine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五年四月廿六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April 26, 2015

"神也没有宽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临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却保护了传义道的挪亚一家八口。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监戒;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 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 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彼得后书2:5-8 )。


在本章内,使徒彼得在藉他先知的身份来说话。他在1-3节内告诉我们,假教师会出现,并将引进致命的异端。他告诉我们,这些人会否认主耶稣基督。他说,很多人会跟从他们,以至令世人把圣经内基督教的真理说成是邪恶的。他说,这些假教师所追求的是金钱,并非神。这多么准确地描述了我们的时代!我们生活的时代中充斥着离道反教、虚假的说教、以及新异教的崛起。

我必须承认,我不太喜欢卡尔·亨利(Carl F. H. Henry, 1913-2003 )。他是一位新福音派的神学理论家。他总在努力证明自己是何等 "有学识"。然而,我还从未读过比他对当今离道反教的论述更为清晰的描述了。亨利博士说,

     我们这代人完全失去了对神真道的认识…由于这种无知,他们正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他们正迅速地退回到异教中。野蛮人正四处骚扰,你能从我们时代的节奏中听到他们的嘈杂与喧哗声〔在中东、北非、在整个欧洲 ── 伊斯兰教徒已经降临。上从白宫起,我们所有的领导人都变得困惑、软弱、对神毫无敬畏之心〕…
     野蛮人正在搅动腐败文明的尘埃,正在颓废教会的阴影中潜行(Carl F. H. Henry, Ph.D., Twilight of a Great Civilization: The Drift Toward Neo-Paganism, Crossway Books, 1988年;括弧内是我加的论述 )。

知名的民调专家 乔治·巴纳(George Barna)告诉我们,我们的教会没有前途。他说,我们教会的年轻人超过百分之八十会离开教会,"不再复返" ── 在不满三十岁之前。我们的教会似乎对如何使教会外的年轻人转变一无所知!他们所能做的,只有教唆其他人教会的会员离开自己的教会,来加入他们的教会。宣道士们把领带取下来, 把摇滚乐带入星期天早上的礼拜中,试图使自己看起来 "很酷" 和 "很现代"。现在他们应该知道,这行不通!失丧的世界把他们当作笑柄!这是很不幸的!神知道我是如何为我们的教会而伤心落泪的!

许多牧师被诸如 福乐神学院(Fuller Seminary)这样的学院给害了。在较为保守的社圈里,学校教他们如何解析一两个希腊词,但从来不启发他们去宣道,这令他们变得无能。对这一不幸的状况,麦克·霍顿博士(Dr. Michael Horton)写了一本书,《不含基督的基督教:美国教会的另一个福音》 (Christless Christianity: The Alternative Gospel of the American Church , Baker Books, 2008)。穆迪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为《即将临头的福音派危机》( Moody Press, 1996, The Coming Evangelical Crisis)的书。这本书于十九年前写成。如今这场危机已经到来了!我们的教会可说是一团糟,人人对此都心知肚明!几乎所有的教会都取消了他们的晚礼拜。这是死亡的徵兆!大多数教会很久以前就取消了祷告会。这是死亡的徵兆!教会里极少有积极的得人活动。这是死亡的徵兆!那些所谓的 "宣道",不过是枯燥的、一节经文接一节经文的查经罢了。这是死亡的徵兆!即使没有他人抱怨 ──我会!即使没有他人出声 ── 我会!这话必须有人说出来,并且高声清楚地说出来!我们生活在一个极度的离道反教的时期内!我们生活在一个被彼得后书2:1-3所描述的时期内!

你或许会问,"你为什么要谈这个题材?这会令你们的年轻人感到迷惑!" 你又错了!真理并不会使人迷惑!事实上,如果我不宣扬这些真理,他们才真的会感到迷惑 ──被新福音派和那些查经班给迷惑住了!如果他们不知道自己正生活在一个毫无信仰、并且离道反教极深的时期内,他们会感到十分困惑 ── 他们面临的是自宗教改革以来最严重的离道反教时期!这是过去五百年以来最严重的离道反教!正是现在!我们正生活在彼得后书2:1-3所描述的时期内。那么,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呢?请起立朗读彼得后书 2:5-8。这在《司可福研读圣经》的第1318页上。

"神也没有宽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临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却保护了传义道的挪亚一家八口。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监戒;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 )"(彼得后书 2:5-8)。

请坐。

我们经文中的词句乃神的话语,用以教导我们如何在一个离道反教、罪恶肆虐、困惑混乱的时代中生活。那正是我们经文讲的主题。使徒彼得给我们举了有关两个人的例子,挪亚和罗得。通过告诉我们这些人的事情,他向我们显明了如何在一个灵性迷茫的时期过基督徒的生活。从挪亚和罗得身上,我们能够学到一个很重要的教训。

基督徒随时都在受到世俗之灵的考验,尤其是在如今这样的离道反教的时期中。我们受到考验,因为我们是少数。那是一场非常艰难的考验。如果我们生活在十八世纪,我们或许能够处于一场大复兴中,一场触及英国诸岛和北美的复兴。那时有很多人相信真正的宣道、真正的转变、真正的祷告。十九世纪的情形多少也是这样的 ── 二十世纪的头70、80年基本也是这样的。

光阴似箭,有时会令人诧异。当你到了我这个年龄,三十五年似乎很短。三十五年前的情形与如今极为不同。当时总统竞选得胜的是 罗纳德·里根。葛培理才60出头,他仍在举办他的宣道大会。杰瑞·法威尔(Jerry Falwell)每周日晚上在电视节目上露面,收集百万美金,似乎正带领 "道德大多数"(Moral Majority)去阻止人工流产。1980年春,约翰·莱斯博士(Dr. John R. Rice)仍然在宣道。马丁·罗伊-琼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仍然在世。弗朗西斯·谢弗博士(Dr. Francis Schaeffer)亦然在世。那时并非完美的时期,但与2015年相比,那时的环境对基督教来讲是友好得多了。如今我们是受憎恨的少数群体!我说的是 ── 人们恨我们!他们怕我们,他们恨我们!每一位浸信会信徒、福音派信徒、五旬节信徒、甚至天主教信徒 ── 所有和基督教有关联的人,都感到了这种压力。外面的世界憎恨我们。这使得对神忠心更加困难,比其他世纪或时期更加困难。

挪亚也无疑受到了那种考验 ── 一种孤独的考验。我们的经文说,神 "保护了… 挪亚一家八口"(彼后 2:5)。挪亚生活在大洪水之前 道德沦丧和 离道反教的时期内。那是一个罪恶滔天与魔鬼肆虐的时期。当时的情形变得如此恶劣,以至于人 "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创 6:5)。神说:

"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创世记 6:3)。

当时的情景是如此的糟糕,几乎没有一个人得救。记住,神 "保护了…挪亚一家八口"。也就是说,仅有挪亚和妻子,还有他的三个儿子、以及他们的妻子得救。全世界仅有八个人得救!我们对此认真加以思考是非常重要的:在如此邪恶的时代中,以至带来了大洪水的审判,挪亚是如何在如此的环境中生活的。

接着是罗得的故事。当你在创世记一书中读到罗得的故事时,你或许会好奇彼得为什么在我们的经文中称他 "义人罗得"(彼后 2:7)。但彼得说的并非罗得搬家到所多玛的错误。使徒告诉我们,在罗得搬到所多玛的感受以及他采取的行动。我们的经文说,他 "常为恶人淫行忧伤"(2:7)。如果你读创世记十九章,你便可看到那城市的状态 ── 颓废、猥亵、可耻。而罗得和他的家人正生活在这个城市中。

他们的境况与挪亚和挪亚的家人是一样的。我们在创世记第十八章读到,如果那城中有十个义人住在那里,神将不会毁掉所多玛。但那里没有十个义人– 只有罗得和他的家人。只有他们努力地过一个虔诚的生活。那城中的其他人都目中无神,过着罪恶的生活。

由此可见,不论是挪亚还是罗得,作为极为少数的基督徒的一员,是一个很与严峻的考验。而如果在家里你是唯一的基督徒,那是一个更严峻的考验。我清楚地记得,当我试图过基督徒的生活时,我的亲戚如何嘲笑、戏弄我。如果在学校里、公司里、大学校园里、或家里,你是唯一的基督徒,你会不断地被嘲笑。如果你一个优秀的基督徒,你将会被人看作是愚人。你越是优秀,失丧的世界就越是与你作对。这是一项非常艰难的考验。你们中大多数人会失败。他们觉得他们必须向他们的在学校或工作场合中交到的 "朋友" 让步。对那些向失丧世界 "让步" 的人,有两件事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1. 即使他们得救了,他们也会失去他们的快乐。你不能与世俗交朋友,同时拥有基督的喜乐;另外,他们在基督将来的王国内也要失去赏赐。

2. 如果他们在失丧的世界中有密友,他们将不会得到转变。圣经说,"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雅各书 4:4 )。


莱斯博士说,"你是否…曾因神的缘故失去过一位朋友?如果你因对基督的信仰从未失去过…一位朋友…那么你是否能说,你确实真心爱主?一位优秀的基督徒定会失去一些朋友"(John R. Rice, D.D., What It Costs to Be a Good Christian,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52, 第28页)。圣经说,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这人便为有福〕"(诗篇 1:1)。

如果你查看一下基督教历史,你就会看到,所有真正伟大的基督徒都是那些与世俗隔离的男女。就拿伟人特图良(Tertullian)作例子。他生活在公元160到220年间。他见基督徒受到异教徒罗马人的迫害,见基督徒受折磨、或砍头,甚至有些被投入竞技场里让狮子四分五裂。他因他们的胆量深受感动。他说, "基督教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在驱使人们这样做。他们准备去牺牲一切,甚至他们的性命。" 他也同样因他们彼此间的爱受到了感动。当他大概35岁时,他获得了一种突然、确定、而且彻底的转变,成了基督徒。他开始扞卫那些被鄙视 遭迫害的基督徒。他写书反对各样早期教会的邪说。最后,他离开了天主教,因天主教开始渐渐变得世俗化。他开始时跟从了「孟他努派」(Montanists),一组类似现今五旬节教派的人。我认识一位年轻的朝鲜人,他因读了特图良有力的讲道而获得了拯救。年轻人,当效法特图良!正如他效法挪亚与罗得一样

然后再想想伟大的 彼得·瓦勒度(Peter Waldo)。他生活在公元1140到1205年的法国。他是一位富商。但是有天晚上,一位朋友在他的餐桌上猝死。这使彼得·瓦勒度备受震撼,然后他成了一位真正的基督徒。他开始宣道,并有许多追随者。他强调研读圣经 以及外出得人。跟随他的人被称为瓦勒度派(Waldensians )。他被逐出了天主教教会,但因着奇蹟,他仍继续宣道直到去世。大约在300年后, 瓦勒度的跟随者在瑞士的日内瓦加入了新教。年轻人,当学彼得·瓦勒度的样子!正如他效法挪亚与罗得一样!

接着再想一想伟大的慕拉第女士(Miss Lottie Moon )。她生活在1840年到1912年间。她于1873年以浸信会传道士的身分去到中国。当时在中国的生活很危险。她爱上了一位旧约教授 克劳福德·妥(Crawford Toy )。他们订了婚。但是慕拉第 后来发现,大部分的圣经他都不信。当时她心碎了,但她仍旧取消了婚约,因为他是一个自由派的非信徒。慕拉第继续待在中国,一直没有结婚。1912年,她病倒了,因为她不断地把食物让给其他传教士,或施舍给华人。她的体重降到仅剩50磅,结果被遣回美国。她在回国途中去世了。直到今日,她仍被认为是美南浸信会差派出的最伟大的传道士之一。每年圣诞节期间为国外传教事业收取 "慕拉第奉献" 时,人们仍然在谈起她。他们从来不提她因未婚夫是位非信徒而断了婚约。但是神记得!年轻人,当学慕拉第的榜样,正如她效法挪亚与罗得一样!

"[神] 也没有宽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临到那不敬虔的世代, 却保护了传义道的挪亚一家八口。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监戒;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彼得后书 2:5-7)。

二十世纪伟大的英国宣道家马丁·罗伊-琼斯博士 针对这节彼得后书的经文宣过一次道。马丁·罗伊-琼斯博士如此来总结他那场宣道。

结束前我要问一个问题。我们是否像挪亚或罗得呢?如今的世界与〔他们的〕时代极为相似。人们是否能很容易地认出我们是基督徒?我们是不是远离世俗,是否与众不同呢?…我们是否因世人正在抛弃他们的灵魂而悲伤?我们是否正为此而祷告,并尽最大的努力去加快真实复兴的降临?那便是挪亚和罗得 对现代基督徒提出的挑战(Martyn Lloyd-Jones, M.D., "The Example of Noah and Lot," Expository Sermons on 2 Peter,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83, 154页)。

请起立同唱歌页上得圣诗第六首。放声来唱!

我将身心奉献给你,神的羔羊曾为我死;
 愿我向你忠心到底,我救主,我的神!
祂为我死,我为祂活,生命充满无限喜乐!
 祂为我死,我为祂活,我救主、我的神!

我今相信 你接纳我,因你受死 我得存活;
 我愿一生 靠你而活;我救主,我的神!
祂为我死,我为祂活,生命充满无限喜乐!
 祂为我死,我为祂活,我救主、我的神!

在骷髅地 你为我死,救我灵魂 从罪得释;
 我今愿意 奉献自己,我救主,我的神!
祂为我死,我为祂活,生命充满无限喜乐!
 祂为我死,我为祂活,我救主、我的神!
("I'll Live for Him" 词﹕Ralph E. Hudson, 1843-1901; 经牧师修改)。

天父,我们祈求有人今晚会信靠耶稣 – 你的儿子,并靠祂洒在十字架上的宝血洗净他们一身的罪孽。以祂的名字,阿门。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视频信息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陈群忠医生(Dr. Kreighton L. Chan)领读的经文﹕彼得后书 2:4-9。
宣道前葛利费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独唱:
"In Times Like These"(词﹕Ruth Caye Jones, 1902-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