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對復興的渴望

LONGING FOR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中譯草稿–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六年七月廿四日晚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24, 2016

"〔噢–KJV〕願祢裂天而降;願山在祢面前震動。"
(以賽亞書 64:1)


這是我今年夏天第四次宣講有關復興的道。第一講是 "對復興的憧憬"。我講述了在古典復興中所發生的事。但你們很多人想,"那樣的事不會在這裡發生!" 你們思考着不愉快的事情,比如認罪、冗長的沒完沒了的禮拜、無聊的禱告等。你們有些人想, "誰想要那些東西呢?那聽起來又艱難又不愉快!" 在接下去的晚禮拜中,我講了 "復興的喜樂"。我曾說過,很少人會提到這點,因你必須經歷過復興才能了解其中的喜樂。許多基督徒從未感受過復興中所帶有的甜蜜感。他們生活了一輩子,卻從來不知道這種甜蜜的滋味。你無法用言語來向他們解釋。這就像嘗試向從未愛過女子的男人解釋戀愛的感受。博西·斯莱奇(Percy Sledge)在他的歌中確切地體現這種感受:"當男人愛上女人時,他無法再顧及其他事。" 那種苦中帶甜的滋味是無法解釋的。復興時苦中帶甜的滋味也是如此。當我對你們說這事時,你們面無表情地盯着我!復興中的甜美在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僅有在復興中能找到。那好像在樹上成熟的杏桃所具有的微妙的香甜味──是你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你在有機食物店裡能嚐到一絲 這樣的甜味,但那永遠比不上在樹上成熟的果實所具有的鮮甜味道。那是你在其它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的甘甜美味。我無法想像現在會有任何小孩能像我小時候那樣──獨自在姥姥的後院裡──渴望嚐到新鮮的杏桃。我還記得這種滋味,卻再也找不到它了。如今它僅僅是我心中的一個遙遠的記憶。雖被時間沖淡,那留戀卻永遠不會消失。能再嚐一次該有多好。如果嚐不到,那會永遠徘徊在你的心頭。那不過是種模糊的記憶──不再是真實的滋味,比不上以往。再不像1969夏天那樣;再不像1972年在三藩市那樣;再不像1992年在 維珍尼亞海灘(Virginia Beach)那樣。留下的不過是位老人心中揮之不去的思念。老人希望再嚐一次那鮮甜的味道。但如今那只能是場夢。正如海明威筆下的老人,夢見很久以前非洲海灘上的獅子一般。那情景幾乎每晚都會來入夢 ── 那總使他無法忘懷的夢境。

而那正是以賽亞說出這句話時所懷的感受,

"〔噢–KJV〕願祢裂天而降"(以賽亞書 64:1)。

你能從那節經文中品嚐到甜蜜嗎?你能感到一點以賽亞所有的情懷嗎?我能使你產生一點這樣的感受嗎?但願如此。你可能在他禱告開始的「噢」字中感覺到一點。"〔噢〕願祢裂天而降"。

鍾馬田醫生(Dr. Lloyd-Jones)知道其中的意思── 因他曾經歷過復興。那位老人說,"真正的禱告總能通過這「噢」字來表現出來 ──「噢,願祢裂天而降。」再沒有其它的字比這個「噢」字更能表達人的渴望。那顯出了他內心深處的渴望,這是一個人在無可奈何狀況下等候神、尋求神、並渴望神所發出的呼喚…他抓住神不放…此乃一個非同尋常的詞,然而卻那麼真實。那是〔為復興〕真心的禱告──並非為我們的需求所做的平凡禱告,更不是一句〔隨便的〕心不在焉的禱告, 而是某種少有的、獨特的、迫切的、懇求聖靈在復興中降臨訪問的禱告"(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4, 第305頁)。

"〔–KJV〕願祢裂天而降;願山在祢面前〔流淌〕震動"  (以賽亞書 64:1)。

這個 "噢" 字顯現出以賽亞渴望神的降臨。他的渴望就像一位男人失去女人時的渴望。他的渴望就像我對伊麗婭娜(Ileana)的渴望;當她拒絕了我的第一次求婚時,我以為我永遠失去了她。",願祢…降臨。" 他對此的渴望,就像我在十二歲的時候與母親分離、不能跟她住在一起時對母親的渴望。",願祢…降臨。" 他對神的渴望就像我母親去世時我對她的渴望。那令我茶飯不思。早上起來我渴望見到她。經過她的房間時我渴望見到她。我渴望她直到深夜。一周接一周、月復一月、年復一年── 我渴望再次見到母親的音容;那渴望令我有時不覺落淚, 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時也須把車停在路邊。先知正是如此渴望神的 "降臨"。如你我能像這樣,渴望神的降臨,好像我渴望母親那樣 ── 那很可能是個徵兆、是個跡象 ── 預示在現今這個邪惡的世代中,我們或許能見到復興臨到我們教會。

你能盼望從未見過的東西嗎?你能渴望從未喝過的飲料嗎?你能因從未嚐過的食物去冥思苦想嗎?我父親在我兩歲時就離家出走。我不記得自己曾像其他孩子那樣有個家。我從未有過家,但我渴望得到一個家。我從未體驗過自己的家,但我仍然渴望有個家。我嚮往一個我從未有過的家。那便是你渴望、期盼、並夢想得到復興時的情形。很久以前,我在華人教會裡參加的第一次夏令營中,我們反復唱過一段副歌。在那之後──近六十年過去了──我再也沒有聽人唱過那首歌。但在我寫這篇道文時,這首歌再次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我心中饑渴地愛慕着耶穌,我心中饑渴地愛慕着祂;
但求接近祂,常與祂同在,我心中饑渴地愛慕耶穌。
("Longing For Jesus" 詞﹕Richard D. Baker)。

當我們開始帶有那種感受時,我們的禱告便會升華。它們將不僅是言詞而已。它們會充滿以賽亞所感到的那種渴望。

",願祢…降臨。"
 ",願祢…降臨!"
  ",願祢…降臨!"

那才是真正的禱告!那是我們渴望、期盼、懇求神降臨、並與我們同在的徵兆!這不是向神大聲喊叫的禱告。此乃深思熟慮、充滿淚水求祂降臨的禱告。你說,"我無法那樣禱告!" 當然,你現在無法那樣作祈禱!誰說你可以?但是,當神開始在我們教會工作時,祂會賜你你這樣禱告的能力。當神使你有能力這樣作禱告時,這便是一個徵兆,表明祂已經開始帶我們進入復興了。聖經說:"當祢掌權的日子…你的民要…甘心犧牲自己"(詩 110:3)。是神把淚水澆灌到我們的心靈、充滿我們的眼眶。當我們渴望和嚮往祂降臨的時候,便是神融化我們的心靈、改變我們的祈禱、領我們走向復興的跡象。事實上,當神使我們誠心地、熱淚盈眶地祈求祂的降臨、求祂使我們復甦過來的時候,我們已經處在復興中了!只要我們的禱告依然如故,我們便能確定,神還沒有在引領我們。我們的禱告將仍舊是冰冷、刻板的。我們的禱告仍將是一成不變,直到神使我們的心靈熔化,令我們的雙眼充滿淚水,哀求祂降臨我們中間──直到神使我們看到,沒有祂的同在我們是多麼的無望。當我們意識到自己絕望的處境時,我們才會向神呼求,求祂降臨,來改變我們的教會。

我九歲那年,在一家大百貨公司裡迷了路。我在過道上跑上跑下,四處尋找母親。我當時很害怕,渾身冒汗。我迷路了!我又哭又求,祈求神幫我找到她。我們祈求神在復興中與我們同在,也必須這樣祈求。那是我們靈魂深處的感受,因為神將此感受植入了我們心中。我們哀痛不已──好像一個人的妻子去世之後,只剩他一個人在冰冷寂寞的屋子裡那樣。我們之所以感到我們的教會冷淡孤獨,是因為沒有神的同在。我們極其渴望神的同在!我們必須有祂同在

"〔–KJV〕願祢裂天而降。"

如果你能那樣禱告,且心裡和眼中都帶着淚水,那便是神在引導我們的徵兆。這很有可能是復興的序曲。我希望看到人們嚮往神、渴望祂的同在、渴望祂降臨到我們中間!這時常是神施恩的前兆。當神使我們能夠充滿熱淚地祈求祂的同在時,這便有可能預示着神即將以全新的、充滿生機的方式裂天而降。

我的家族曾來自加拿大,到美國的內布拉斯加州 和阿肯色州當農夫。在我的夢中,我仍可聽到他們談論以往的年代。通過她的父親和祖父奥尼尔(O'Neill)我母親能清楚地講述19世紀中葉的事情。我覺得我似乎能回憶起林肯總統和內戰時期的事。不像我們如今,那時他們沒有醫院,沒有青霉素,也沒有藥房和藥物。他們只有從油燈裡倒出一些煤油,然後加點糖和威士忌酒。那便是他們唯一的藥物。我祖母充當了自己的醫師。當醫生來到時,他已喝醉了酒。結果,她把醫生抬上床,為自己接生了嬰兒,然後用剪刀剪斷臍帶。那時超過三分之一的婦女死於難產;一半以上的嬰兒在一歲前便夭折。當時生活很苦,死也很痛苦。當人死後,其他人會把他放進一個松木棺材裡,然後把屍體在房間內停放一天一夜,然後才埋在後院的樹底下。死亡是如此的常見,以至他們時常思考有關天堂的事。

如今我們如此的衛生,如此聰明,以至我們不再時常思考死亡。天堂的概念如今對我們來講似乎很怪誕。但在過去,那卻實是極為真實的──因為在大平原(Great Plains)和美國西南沙漠的那些日子裡──生死之間不過一步之遙。而且我的家族時常思考天國;他們歌唱天國、談論天國,並且他們宣講天國。天國總是在他們的心中。他們的歌聲今晚溫馨地進入了我的心田。

當我們回到天家,
 那日期真歡喜極大福氣,
當我們見耶穌,
 我們常常歌頌讚美。
("When We All Get to Heaven" 詞﹕Eliza E. Hewitt)。

在那邊點名的時候,
 在那邊點名的時候,
在那邊點名的時候,
 在那邊點名的時候 – 我必到!
 ("When the Roll is Called up Yonder" 詞: James M. Black)。

到那日,樂無比,
 同眾聖得聚會在美地。
到那日,樂無比,
 同眾聖得聚會在美地。
("In the Sweet By and By" 詞: Sanford F. Bennett)。

那光明之城,潔白如珍珠,
 有我的衣衫、冠冕和住處,
我如今警醒、等待、並盼望,
 進入約翰所見潔白聖城。
("The Pearly White City" 詞: Arthur F. Ingler, 1902)。

許配地,我為你渴望,
 我某日,將立足其上。
那裡是我永恆家園,
 許配地,甜蜜的故鄉。
("Sweet Beulah Land" 詞﹕Squire Parsons)。

他們錯了嗎?沒有,那些老前輩是對的。錯的是我們。我們變得冷漠、剛硬、物質化。我們從來不去思念「許配之地」(Beulah land)。我們從來沒有談論過 珍珠潔白的聖城、或到那日 樂無比。但這並不是因我們變得更加聰明,而是因為我們錯了,並且比他們還錯得離譜。他們如亞伯拉罕,在 "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 就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來 11:10)。願神賜福亞伯拉罕!神賜福給那些堅定不移的老前輩。他們使美國變成世上的強國。他們相信天國。天國對他們來講很真實。他們見到、亞伯拉罕也見到──靠信念的靈眼見到那國。他們渴望天國。他們嚮往天國。他們天天為此思念。即便他們從未用肉眼見到,他們仍然渴望天國、渴望與耶穌同處。

那正是神如今能使我們所懷有的渴望。要知道,復興是神的降臨、天國從另一維空間爆發出來,臨到我們生活的世界中。正如約翰·彼得遜(John Peterson)所寫的那樣,"天上榮耀充滿我的心靈。"

就是復興!那是神從另一維空間開啟了天窗 ── 進入我們的世界、進入我們的教會、進入我們的生命、也進入我們心靈!神把永生榮耀的甘甜賜給我們!神把人間天堂的甜頭賜給我們!神賜給我們新的生命、新的力量和新的希望!你不想要嗎?你不渴望嗎?你不嚮往祂的同在、祂的愛、並讓祂的喜樂充滿我們的教會與心靈嗎?如果你渴望,竭盡所能地去禱告!每天為此作禱告!為此不斷地禱告!一直禱告到神降臨為止。然後再為此感謝神。那會永遠地改變你的一生。而你將終生難忘!把一切遮蓋神顏面的罪惡都捨棄一旁。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每天為復興而活。無時無刻都想着復興。渴望復興。嚮往復興。向神懇求復興。為復興祈求、尋找、叩門。"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麼?"(路 11:13)。並且每天早上、中午、晚上都做以賽亞的禱告,直到答案臨到我們的教會和我們的生命中!

"〔噢–KJV〕願祢裂天而降;願山在祢面前〔流淌〕震動"  (以賽亞書 64:1)。

請起立來唱聖詩第七首,"充滿我理想"(Fill All My Vision)。

充滿我理想,我求救主,願我心目中僅見耶穌;
 祢雖引我過幽暗山谷,永在榮光 卻環繞佑護。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身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令我渴望 獲得祢榮光;激勵我心
 得祢的善美,願主愛憐 與上天之光守護一生。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祢聖潔的身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罪孽陰影 莫讓它掩蓋心中光明。
 願我僅見祢萬福顏面,全心信賴你無限的恩典。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身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詞: 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

請坐。宋天禮、亞倫·楊希、和約翰·凱根,請照此順序帶領我們禱告。

現在,我必須對那些仍未得救的朋友說幾句話。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為了償還你的罪孽。耶穌在十字架上灑下了祂的寶血,為的是洗淨你所有的罪惡。祂的肉體從死中復活,為了賜給你永生。祂現在就在三層天外的另一維空間內,坐在父神的右手邊。如果你信靠耶穌,你將從罪惡和審判中得到拯救。當你懺悔並信靠耶穌之後,你的罪惡會被祂的神聖的寶血洗得一乾二淨。

如果你想得到諮詢,討論有關信耶穌的事,你需和凱根博士約時間,他會安排時間輔導你。或者你可以在一周內打電話到他的家庭辦公室安排時間;你也可以今晚就和他約好得到諮詢的時間。阿們。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Abel Prudhomme)先生領讀的經文﹕以賽亞書 64:1-4。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O Breath of Life"(詞﹕Bessie P. Head, 1850-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