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經由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15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 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網站上。YouTube引導觀眾轉向我們的網站。這些以36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道文稿件不帶版權,因此 福音宣道士無需我們准許便可使用。 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唯有挪亞蒙恩(上)

BUT NOAH FOUND GRACE –Part I
〔論《創世記》第82講–SERMON #82 ON THE BOOK OF GENESI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四年六月一日晚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ne 1, 2014

"唯有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創世記 6:8)。


據古時的拉比來看,挪亞生活在一個嚴重的離道反教時期內。創世記4:26告訴我們,人開始用耶和華的名來稱呼偶像。這是古時的拉比的譯法。從此, 直到先祖的時代,塞特的後代在墮落中越陷越深,墜入了前所未見的離道反教之中。

在過去的兩百年間,這也是在福音教派內發生的事。1820年代,查爾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帶來了 "依賴決志的轉變"。我們有理由相信,菲尼受到了魔鬼勢力的左右,甚至可能被鬼附身了。他的所謂 "轉變" 非常奇怪。在他宣稱得救的那天,他的見證中缺少了幾樣事物:沒有提起罪孽!他沒有提到耶穌!沒有提到福音!沒有提到基督救贖性的寶血!沒有提到獲得赦免!我越來越確信,菲尼從未得到轉變。我知道他受了魔鬼的影響 ── 他甚至可能被鬼附了身。麥克•霍頓博士(Dr. Michael S. Horton)說:

     在菲尼的理論中,神並非至高無上的;人並非生來便是有罪的;贖罪無法真正還清罪債;藉助於他人來稱義是對理智的貶低;新生不過是正確手段的成果。如此,菲尼…便成為傳統基督教的敵人(Michael S. Horton, Ph.D., "The Legacy of Charles Finney," from Modern Reformation Magazine, computer net posting, April 1, 1996)。

學者們都認同,菲尼是 "決志重生" 這一概念的作者和鼓吹人("決志重生"一詞來自詹姆斯•亞當斯(James E. Adams)所寫的一篇名為 "Decisional Regeneration" 的文章(點擊此處來閱讀)。我們借用了英國的詞彙 "決志主義" 來描述同樣的虛假教義。

從菲尼開始,一直到二十世紀末葉,"決志主義" 令千百萬未獲得轉變的人有了一種膚淺的經歷。它甚至不能促使他們中的多數人去教會!結果,在我們大都市中的貧民區內,幾乎每個人都認為自己 "得救" 了!在美國南部的許多城市內, 幾乎人人都認為自己是得到了重生的基督徒。有位南部的牧師告訴我,他無法再繼續挨家挨戶地傳福音了,因為 "人人都認為他們已經得救了"。

一位名叫保羅•華舍(Paul Washer)的美南進行會的宣道士,試圖通過宣講 "悔改" 來醫治 "決志主義"。他似乎沒有意識到,這其實僅僅是另一種 "決志主義" 的表象而已。我剛剛閱讀了葛培理(Billy Graham)於1952年所著的一則道文。該宣道文發行在六月份的《決志》(Decision)雜誌上,標題為《獻身的宣召:神要求一個人的全部。一樣不能少》(Call to Commitment: God demands all. No Less.)。宣道中所提出的號召,比保羅•華舍有生以來所宣講的要更加強烈!那麼,保羅•華舍的信息如何能夠阻止 "決志主義" 呢?我們聽葛培理宣講 "悔改" 已經有幾十個年頭了,但這對我們沒有幫助!不錯,保羅•華舍相信改革派的教義,但是他有沒有像惠特菲爾德(Whitefield)、愛德華(Edwards)或阿撒黑爾•耐德爾頓(Asahel Nettleton)等人那樣宣道呢?人們在聽完他的宣道回家後, 是否會因此而連續幾天, 甚至幾週戰栗不已 ── 就像約翰•班揚那樣呢?他們沒有!因此,保羅•華舍不能幫助我們!約翰•麥加瑟博士(John MacArthur)的 "主權救恩", 簡單地說,也是某種 "決志主義"。所以,我們被困在這個 "決志主義" 的泥潭裡,而我們的國家、乃至整個西方文化,正蹣跚地走向瓦解和死亡!在我來看,當今基督教的狀況比起天主教在黑暗時代中期的狀況還要不佳。不錯,相比之下情形非常的不佳。

大衛•威爾斯博士(Dr. David F. Wells)似乎理解這點。他是戈登•康維爾神學院(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的系統神學教授。威爾斯博士說:"教會所需要的不是復興,而是改革…我們追求的是滿足,而不是聖徒所具有的那種對邪惡的不滿。這便是為何我們所需要的不是復興, 而是改革"(David F. Wells, Ph.D., No Place For Truth,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3年版, 第296, 300, 301頁)。

如果多數最保守的牧師也不再信聖經式的轉變,我們如何能談論復興呢?僅有革新才能令我們擺脫 "決志主義" 的束縛。但是,許多滿足於自我的福音派和有決志主義領袖太過怯懦並且缺乏靈性,他們不會真的去改革,不會拋棄其他各種形式的 "決志主義"。投舍博士的下列話說得非常正確:

我們必須有一場新的改革。我們必須與…那缺乏責任感…且在如今自認為是信仰基督的偽宗教…斷然分手(A. W. Tozer, D.D., We Travel an Appointed Way,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88年版,第118頁)。

而那正是大洪水之前的狀態。那是一個百萬民眾高呼 "耶和華之名"(創 4:26)的時代 ── 但却一頭墜入了最無恥的離道反教之中,陷入了有史以來最可恥的與最敗壞的崇拜方式。那時根本沒有空間、毫無緩解、毫無場所去迴避那無孔不入、勢力猖獗、令人窒息、並吞噬了整個世界的離道反教的潮流。

"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  (創世記 6:5)。

生活在這種情形下是多麼的可怕;其中的民眾一定是多麼的絕望!生活在那樣的世界裡會是一種多麼淒慘和苦悶的經歷!如果不是接下來的那十二個字,我們無疑會轉頭迴避對那世界的描述了,

"唯有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創世記 6:8)。

在現今邪惡的時期內,恩典的信息是極為重要的。我希望你能夠下週回到我們的網站上來閱讀這篇道文的下半部分。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